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城市,过份执着相信一份爱情,总让人担心。可是,我们尽管执拗,天真,也不想做背弃真心的那一人。当爱越来越方便,像碗泡面即时,我们更要耐心熬煮,等火侯到的时候,好好爱一个人。(推荐阅读:

那时候再怎么说也仅能算上天真,天真的好笑,痴痴的无尽等待,等待占有你的那瞬间。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那只是自己的拗执,实在是荒唐到了极点。

总是精心的包装每一份想送给你的爱,像是七彩栏杆,或是醉甜的糖衣,都代表着我爱你。

只是这种一厢情愿,往往忘了你依然不屑一顾,刹时觉得自己像是被切开的柠檬,酸楚泄漏,带点苦涩,深深地包围着我直到进入梦乡。那天,我甚至还做了恶梦,梦到自己双手枯干,拥抱你的瞬间便碎裂风化,那画面醒来之后,久久不散。

老一辈的人总说,爱要等到白发苍苍,让时间去涌流所有不必要的情感,那些爱恨情仇终究会过滤为单纯的亲爱,但总不敌时间的我们,就只能不断的循环占有与失去,直到失败导致堆叠成塔,甚至还在里面开上了花朵,纯白无暇的样子,无情残忍熠熠地,讪笑我的眼泪。(嘿亲爱的:如果你爱我,不必等来日方长

才知道先人的价值观早已经不适合现代的爱情。从前的爱情很简单,如木心大师从中的一句: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而现今车水马龙,人如汹涌,如繁星,更别提爱情好似流星,划过一瞬便未果。

速食爱情早已取代了单纯的厮守,谁都只选择当只蝴蝶纷飞自在,披挂着快活的皮,在誓言与欺瞒之中穿梭。

那些坚守爱情的人,如同你与我,还在想着无尽等待,就算撑把廉价的伞也愿在大雨里蹉跎,只为衷曲一唱,悼尽永恒伤悲,咏唱宇宙间星尘松散的爱。那些丁点累积起来便是我们甸甸的爱,无限的占有,只是这样的纯粹早已经腐烂,逼走了一个个只想嬉戏的对象。

尽管对方也曾如你我,但彼此都知道这样的爱是一种最沉的负担,光是独行就如赤脚踏遍雪地,要再背一人往前,倒不如索性一摊死去。

“要背负另一个人的爱,比裸身渡冬河还难。”

几次将爱情含在嘴里尝着味道,满满尽是辛辣,要回甘简直是难上加难,便吐了一地迳自离去,只是反覆想过之后才知道,原来占有也是如此,而回溯到原点时便发现,原来只是不肯放过自己。

因为倔强,想在名为爱情的围城里突破重围,或是期许自己战无不胜,但都只是自己的双簧,爱只是相遇时乍现的民谣,但最后都变成了一字字纶音。

“我唱,我写,我爱,只是这样的梦依然最后碎裂成一块块局部的画面,肢解我的初衷。”

因为倔强,所以不放过自己,不愿自己在整段感情中独自退场,尽管横竖都是单身,但我早已经起舞,也拉不下脸停止摆动,最后整场宴会只剩自己婆娑,那席柳树早已枯萎,而还是选择傻傻的灌溉。直到最后我终于理解,放过自己,好过占有不属于的那些,至少拥抱的力气尚存一息,至少还能哭泣,那都对得起自己,还好在崩坏之前收手回家,早点疗伤等待愈合后继续信步。(同场加映:你的爱是双人床,我的爱是单人房

虽然对爱依然渺茫,但懂得进退后便能在沦陷之前抽身,看的也比以前透彻,谁是犹大或是希特勒,都与我无关。至少在下一次贪婪占有出现时,我懂得见机行事地离开,轻轻无声。

原来爱没有分以前或现在,只是对象变多了,选择变多了,所以乱了分寸。

在明白这些之后我依然能说着:“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在明白这些之后我总算知道:“与其占有你,不如放过自己。”
在明白这些之后我依然想说:“我的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所以我放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