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告一段落,远在法国的 RenRen 一样关心这场选战,也听听他分享法国媒体如何看待这场选举,以及不同文化的选举文化观察。(推荐阅读:

受到全世界瞩目的台湾总统立委选举终于告一段落了,不知道身为选民的你是否满意这个结果呢?

做为一个法国人的太太与业余法文课学生,Renren 平时会在家收听法国的网路广播也在 IG 或 FB 追踪了不少法语新闻媒体(可是法文还是以蜗牛的速度进步)。在大选前的一个礼拜左右,平时习惯收听的法文电台 FRI 以整点新闻的频率报导台湾的选情;而在选举前两天,这个电台甚至邀请了四位亚洲政治研究者讨论了近 40 分钟的台湾政治现况、新政党崛起、将来国会多数会变成另一个党、以及我们与中国美国的关系。

选举之后各个法国知名的媒体都在脸书上发布台湾选出了女总统的新闻,结果我看到好多法国网民纷纷留言恭喜台湾,还有好多人留言说什么时候法国才会有女总统呀!跟 2012 年的总统大选比起来,台湾在国际之间的讨论度似乎热烈许多,这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至少没有人会把台湾跟泰国搞混了!

转开我家订阅的几台法国电视台,除了益智问答得大奖、歌唱表演、法国当地文化之旅、Plus belle la vie(美丽人生,法国的长寿连续剧)、还有类似“60 分钟”的节目之外,最常看到的就是政论节目了。不过 Renren 小小的心得是法国的政论节目多是在解释或讨论国际大事,很少听到他们在说八卦之类的不过也跟台湾一样会激动吵起来。

达令说法国人对政治其实比台湾人还热衷,也不介意跟不同论调的人争辩或吵架。话虽如此,达令对于政治或选举这种事情完全冷感。刚交往的时候他还会陪我去抗议游行,但结了婚之后他对无论是台湾或法国的政治事务完全放生而之后我也只好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抗议游行了(所以说结婚后有朋友是很重要的!)。(同场加映:

达令自从成年有投票权以来从来没投过票,一开始他是因为讨厌当时的政治人物而不投票。后来几年他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结论是他发现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让他信服而投下一票。对他来说选举不是最民主的行为,因为我们选出几个人来替人民做决定──而且常常是很烂的决定。

我问过达令他认为哪一个人让他信任可以选他当总统,他居然回答“Coluche”,Coluche是法国很有名的喜剧演员也是个大慈善家,不过他已经过世 30 年了! 我想在法国跟达令一样的例子不多,他应该是个突变的特例。


Coluche(图片来源) 

大家都知道台湾人民从 1996 年才开始拥有投票权可以选自己国家的总统,这样的历史并不长。而法国在 1848 年成为世界上人民最早可以行使投票权的国家,但只限于男性,直到 1944 年才开放妇女投票权。法国人 18  岁是法定投票年龄,希望有天台湾也能跟法国一样能让年轻一代能在 18 岁时拥有投票权。跟达令结婚也六年了其中经过了几次选举,我只能说幸好达令不是台湾人不然我一定会一直逼他去投票搞不好还会危及婚姻呐!最后教一些简单的相关法文,希望你也跟着一起练习喔!(延伸阅读:


PS. 中文发音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