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这么多种人,却只有几种成功的方程式;你身上有无限多的可能,何必要用单一的“成功”想像套牢自己的人生?让我们问问自己,人生一定要谈成功吗?作家米果读日本作家佐野洋子的《无用的日子》,参透意外的人生哲学。(推荐思考:

我原本就是个对“成功”很无感的人,因此读到佐野洋子书写的《无用的日子》(一起来出版)时,简直像一条快要翻白眼的鱼,突然游入水塘一样,整个人都活跳起来,觉得人生好欢乐。

可惜,市场主流就是拿着一把狼牙棒,在后面鞭策大家,要成功啊,来读教人如何成功的励志企管书啊,缴昂贵的费用来参加成功人士讲座啊,要不然你的人生就只是失败,是“鲁蛇”,是黯淡的,是无用的...(同场推荐:

于是,我的某些朋友,很愿意花大钱去上这类课程,授课老师教他们如何在课堂上大声呐喊,要成功,要赚大钱,朋友说他喊到热泪盈眶,觉得“老师开启了他心灵的某个部分”,但课程结束之后,他的人生还是如往常一样,好像没什么改变。

这种一直催促或怂恿大家过成功人生的集体催眠已经让我觉得好厌倦好无趣,所谓的成功模式或追求成功的 SOP 一旦变成生意,怎么看,都觉得好残忍,利用人类渴望成功的欲望变成一种商机,无论如何都好悲凉呢!(同场加映:

这时候读着佐野洋子女士的书,但她已经在天堂了。战时出生于北京的佐野洋子,九岁才返回日本,毕业于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留学德国,在绘本、童话与散文和翻译领域都相当出色,也获奖无数,得知自己罹患癌症时,只觉得“喔,我得癌症了”,于是去了离家六十七步的医院动手术割除,手术隔天,走了六十七步回家抽菸,之后每天都回家抽菸。

“到了我这个年纪,已经不需要乳房了,所以很庆幸自己得的是乳癌。”因为治疗使用的抗癌剂关系,不只头发掉光,还过得很痛苦,“干脆就躺在床上看韩剧,看到下巴都脱臼了。”(推荐给你:

得知癌症转移,因为主治医师有点像矮了一截的阿部宽,洋子女士因此觉得很幸运。她问医生,还可以活几年?医生说,如果进安宁病房,大概还可以活两年。她又问,到死之前,要花多少钱?医生说,大概一千万,洋子女士告诉医生,不要服用抗癌剂,但尽量让她过正常生活。离开医院之后,她立刻去订了一部积架跑车。

“人生突然充实起来,每天都快乐得不得了。我觉得,得知自己死期的同时,也获得了自由。” 

因为罹患癌症,不停掉头发,但是洋子女士对于清晨起床,把胶带缠在手上,黏掉枕头头发这件事情,一开始虽然非常喜欢,后来却觉得有点腻了,决定去美容院理光头。“我得了癌症,一直掉头发,可不可以请你帮我剃光......如果你会怕那就算了!”设计师露出僵硬的表情,洋子女士在内心murmur:“怕什么?癌症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可能得癌症。”(同场加映:

朋友问她,差不多快要死了,会不会害怕?为什么这么镇定?这么有精神?洋子女士说,该死的时候就会死,“为什么大家只会说癌症病人是‘壮烈地对抗病魔’?不需要对抗啊,我讨厌那种凡事都很拚命的人。”

即使是这样记录着自己死期之前的最后一段日子,佐野洋子其实过着很率性的生活,吃喜欢的东西,该生气的事情也毫不留情,而且火力全开地迷恋韩剧却也毒舌批判韩剧公式实在很愚蠢。

这当中没有癌末患者的晦暗或过于逞强的客气,反而处处充满战斗力,这些战斗力看似无用,却有着畅快的力道,人生不就该这样画下句点吗?

佐野洋子这本书,真是让人“成功地走向无用人生”的最佳指引,日子倘若可以如此无用,那就太“成功”了。

你要的生活,自己决定!《初老,然后呢?:米果的老青春、幸福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