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当选台湾新任总统之后,许多人开始比对蔡英文与德国总理梅克尔的相似性。梅克尔以坚毅的政治领导风格获选年度杂志 2015 风云人物,她不刻意讨好群众,坚持走一条坚信能让德国更好的路。作者郑华娟从梅克尔看德国人的生活哲学,下了工作岗位,每个人都还有另一个身份。(推荐阅读:

旅居德国20多年,创作才女郑华娟对德国文化与德国人的思考方式,有相当深刻的体会与了解。这一次,她要带着我们一窥德国人严谨的生活态度中,到底蕴藏着什么样的思考深度。

举例来说,德国人的常用问候语之一,竟然是:“所有的事都在秩序中吗?”

你没看错。郑华娟说,如果你没有亲身来住上一段时日,真真实实地跟德国人来个秩序生活上的短兵相接,是无法想像德国人竟然可以守秩序到这种坚定的地步的,甚至德国人的问候语除了一般的“你好”之外,还有一句最常用的问候语是:“所有的事都在秩序中吗?”德国人彼此问候时,还在关心对方和自己的“秩序”!这么强大的“秩序感”, 大概没有其他语系的国家能与之相提并论吧?

从政府施政到公民的日常生活,处处都显现德国人的秩序感与温柔心,例如德国联邦食品及农业部是政府食安维护机构,但这个单位同时还关注畜牧动物的健康。你想要在自家前门墙壁漆新颜色,不好意思,在德国你得等五年。郑华娟用一个个生活中真实发生的故事,让我们发现,德国许多看似过于严苛、繁复的“秩序”与“规定”,其实都代表了德国人对人、动物的尊重与关怀。

而德国之所以拥有强大国力,正是因为他们在许多我们忽略、看不见的地方,下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功夫。这一切,都值得我们深思与学习。就以作风平易近人的德国总理梅克尔来说吧,华娟从她身上观察到的德国人思考。(推荐阅读:

总理牌购物袋

媒体上报导着德国总理梅克尔是世上最有影响力的女性。对我这样的家庭主妇而言,梅克尔让我佩服的,不只是她能掌管一个国家,而是她还能在处理这么多这么多事之外,还有条理地掌管她自己的家。(同场加映:

我觉得能掌管自己的家,是世界上最难的事。因为掌管一个国家,可以依循各种规范,还有幕僚或许多外力的帮忙;但掌管一个家,而且是自己的家,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在这方面,我对于梅克尔的身体力行,真的感到很厉害啊!

梅克尔就是一位“做自己”的最佳代表,她对于“身体力行”很感到兴趣。比如:她对自己在这么高的职位上该做什么知道得清清楚楚,她大可以利用职权使唤他人帮她做事。我想在亚洲,这是很普遍的“权利”,看看媒体上天天宣传落伍的“少奶奶”观念,便知道使唤人做事,是一种权利的象征。

梅克尔不懂这个象征,她喜欢亲力亲为,最让世界媒体感兴趣的就是:“她下了班,会提着很普通的购物袋,去超级市场买菜。”

当她被狗仔拍到在超市排着队结帐时,对我而言,她显示了几个有趣的思考:

一、我是梅克尔,不管我的工作是什么,下了班我就是梅克尔。

二、我要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吃,我喜欢吃和用的东西,就在这样一般人会去的超市里,我和一般德国民众没什么不同。

三、我对德国超市的产品很有信心。

四、我用我的方式过着我的生活。

这几个简单的坚持,是很强大的信心。当一个人可以独立思考,就一定能对自己的生活有清楚的信念。这样的信念会让人找到对生活的乐趣,而不是等着使唤人,让别人来管理你独有的人生。

另外,梅克尔表现了她的脚踏实地,完全一如她科学家的求证精神,这就是思考的质量。而当思考有质量的时候,观看世界就能有平等的理念。于是,你所面对的每一个人,都是与你一样平等的,没有职业的高低,只有是否专业。当人能这样思考时,就会比较注重互相尊敬。(同场加映:

其实,梅克尔上超市买菜的照片,是多数德国人的生活写照。德国人以能自己处理生活事物为骄傲,因为这是人长大成熟的最好证明。我刚刚结婚时,有一次吃饭时帮先生盛汤,结果婆婆很惊讶地问我:“他生病了吗?”

我露出一脸问号的表情。

“如果他没生病,妳为何要帮他盛汤?”婆婆不解地问。

原来,这个在亚洲表示亲切的盛汤或夹菜给人的动作,在西方是对病人才会做的动作。自此以后,我才明白很多亚洲人认为好命的“被照顾”,在西方是要命的“不成熟”的表现。(推荐思考:

梅克尔的穿着打扮也是相当朴素,她的衣着都是好质料的得体服装,她对于逛街买奢豪品的兴趣缺缺,也不见她穿设计师品牌。下了班没事就会回到租屋处,做做晚饭并好好睡觉。她如果到一般餐厅用餐,也没有德国人会上前打扰她,因为没上班时,她就过着一般民众一样的生活。

她最喜欢的活动就是观赏艺文表演。买戏票、音乐会票或展览入场券的事,大多由梅克尔的先生处理。梅克尔不需要任何人招待他们看戏、听音乐会,他们以可以买票入场为荣,因为亲自花钱来捧场,是对一位表演者最高的礼赞,梅克尔一定不可能放弃这称赞艺术家的机会。

年轻时的梅克尔也很喜欢自助旅行,她背着背包住青年客栈,也喜欢看足球赛。所以,只要是德国足球队出战的重要比赛,一定可看见梅克尔到现场加油的身影。

梅克尔的生活历程,与任何一个德国正常成长的女性并无二致。她除了是德国的总理之外,许多德国人看她,就像看到自己的母亲一样。于是,梅克尔在德国有个䁥名:“妈咪”。她给多数德国人安心或管东管西的感觉,就像一个可以信任的妈妈。

她的平易近人和务实的个性,当然也惹恼了不少政敌。然而她却又是正统训练有素的科学家,研究的是先端的量子学,她思考的缜密及反应,有让许多人无法跟上的敏捷,更别说要轻易用浅薄的立论来反对她。

梅克尔很少急促地表达意见,她说话总是有条有理。光是这一点,就让我这个一急说话也急的人非常羡慕。梅克尔的先生也是德国大学的量子学教授,两人同为一个领域的研究者,也真是天作之合啊!(推荐给你:

看到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女性的生活观,你有什么感想呢?

 

更多生活哲学,都在郑华娟《温柔的心,强大的力量:德国人的日常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