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爱旅行的人,多半有着深爱流浪的灵魂,流浪的时候,我们看似不停出走,其实是一次又一次耐心地读懂自己。作者九万分享在旅途路上,遇上另一个相似的灵魂,两个深爱流浪的人,有了一起的可能。“一起”的意义不是谁为谁停留,而是两个人一起携手向前走。(推荐阅读:

“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办法再像以前一样,长时间的在外头不停地前进了。我指的,是旅行这件事。”在电话另一头的她说,“妳不会有这种感觉吗?”坐在马其顿的沙发主家里,我一边吃着他妈妈去度假前做好的、冰在冷冻库里的红莓巧克力蛋糕,一边思索着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有的时候会累,如果在路上遇到了对的夥伴会想要多做停留吧?但至于无法前进,目前是还没有这种感觉。”语毕,又咬了一口手中的甜食。(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来源

回忆起第一次急切地想要一人背包旅行的那段时间,这样的“行为”被称为流浪、壮游、出走。曾有人问我有这样的渴望是不是想要自我放逐,但其实当时只是很单纯的想要去别的地方晃晃,没有非得要为旅行赋予意义。(推荐阅读:

也许真的有在追寻什么看不见的事情,可这是出去跑了几个国家,绕个几圈就会得到答案的吗?我没有什么概念,即使我的确是在好几次的离开之后才发现,原来我要找的一直都不是哪个问题的解答。

那又是什么呢?

从过往想要去什么新的地方都在期望着另一个人可以一起行动,到后来单独买了机票、车票就决定下一个目的地。看起来好像天生就是这种个性,却也是花了一番工夫才学懂如何在这两种状态间转换。我知道自己一直都拥有义无反顾朝目标前进的能力,却从某年某月某日开始变得害怕为任何人做停留过去我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在等候,于是我让自己习惯独自向前,纵使潜意识里知道自己一直以来所向往的,还是有那么一个人可以一起走那些未曾走过的路。

我继续着一个人的旅途,数着那些过客,计画着下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以为可以一起往未知前进的人根本不存在于这辈子里。然后,在某次旅行中,有个人出现了,而且是毫无预警的,更突如其来的是他对你说,“我们一起吧!”(同场加映:

“我・们・一・起”—— 短短的四个字,却是如此动听。

“我也是一直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和我一起走过世界的每个角落,这是吸引我的首要条件。”他说。

我有点慌了,因为这些年来遇见的,是我以为可以一起肩并肩,对方却丝毫没有意愿的人;是以为可以一起走下去,却在试了又试之后,还是不得不将对方宣判出局的人;还有那几个伪装着和我臭味相投,却根本毫无诚意的人。我有点慌了,因为我不晓得眼前的人是不是值得让我停留的夥伴。我有点慌了,因为我已经开始以为这样的人不存在,而过往有对象时,大多是一个人说了算,另个人迁就配合;在对自己都还不甚了解时,把每一次话都说不清楚的争执称为磨合。

然而,在我还在观望时,有种不知道打哪儿来的踏实感忽地窜进了心里,接着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说,“也许这一次,一切都准备好了。”(推荐给你:让直觉带你到更远的地方:“你不需要看到整个楼梯,只要踏出第一步。”

因为在独自前进的这段时光里,我学会诚实的面对自身所有优点缺点和喜恶。我知道自己累和饿的时候,脾气特别的差而且无法控制;在金钱拮据时,可以连续几天只吃白土司配简单的火腿片裹腹;明白自己已经过了狂欢整晚喝到隔天宿醉的年纪了,更不喜欢彻夜未眠的疲惫感;晓得自己搭长途车的极限是11个小时,也可以在没有事先规划的情形下把旅程玩得很精彩。一个人旅行让我更瞭解,在不受到他人影响的状况下,“我”是什么样子的。​


图片来源:来源

于是在好好享用过百分百的自由后,我才终于学会两个人要怎么一起飞翔。而“我们一起”了以后,也才看见在过往每段关系中,我是如何不自觉地自私着。这才发现,原来一直以来我要的,或是“我们”要的,不是谁为谁停留,而是可以一起携手往同一个方向前进。

这才知道,原本以为错过的人事物,都只是在帮助我们到达今天的位置。这才知道,当我学会了和我相处,把自己带到最好的状态,利用旅行的过程完全看清、接纳并真心喜欢自己的各种样貌,那些真正属于我的就会在最好的时间出现了。(推荐阅读:

这才知道,原来在我们遇见彼此之前,需要找到的,是一个完整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