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懂你的青春,也看你走向未来。你们可以用眼神说话、可以闲话家常。当青春老去时,有可以一起变老的朋友弥足珍贵。让我们没有下限的开开玩笑、没有顾忌的畅谈人生,老朋友限定。(延伸阅读:

到了年龄的某个门槛,会特别感觉老朋友的存在是必要的,数量不必多,可以谈心事谈人生挫折谈岁月无力感的就好,尤其是可以一起变老的朋友,对于青春老去的种种牢骚可以无限畅谈,不仅能壮胆,还能互相取暖依偎,是无用中年最需要的养分。

我说的老朋友,是相识的年分够老,而年纪也够老,老到岁月足以浸润出熟成的醍醐味,入喉可以回甘,而不是青春乍来的青涩烈口。早年仗着青春因此挥动尖锐的刀锋互砍,因为害怕寂寞所以恐慌性地结识朋友,同时还隐忍着许多糟糕的友情继续缠身;年纪大了,认识新朋友的机会不多了,替糟糕友情卖命的力气也少了,那些糟糕的经验就留给过去,腌渍成记忆拿来互相挖苦揶揄就好。

只要够老,还能互相往来的老朋友就像去芜存菁的浓缩汁液,滴滴鲜明,这样形容,很难懂吗?那表示,你还不够老。偶尔跟老朋友相聚是必要的,甚至,有益身心,可以促进新陈代谢,让自己变勇敢。聚会的目的是卸下身上的厚重装备,回复成相识当时的模样,虽然体重或老态已成事实,可是老朋友在一起就是有办法 reset,耍赖耍烂耍白痴,都不成问题。

这等身骨,谁不是在职场在家庭在网路社群硬撑到筋疲力竭,说话无法畅快,喜怒别别扭扭。尤其被年纪追着往前跑,跑得气喘吁吁时,可以停下来,跟自己一样老或更老的朋友互相嘲笑互相亏,管你名片上的头衔是什么,按照过往在课堂或社团互相扒头的幼稚行径重来一回,实在是无与伦比的幸福。

老朋友相聚其实也不爱谈现状和未来,谈的都是陈年往事,许多八卦笑话讲了又讲,彷佛隔夜菜一热再热,百吃不腻。默契和笑点都抵达那种一上场就直接进入季后赛,拚个你死我活、笑到肩膀抽筋的程度。

在现实生活与职场环境里,早就没有让自己得以尽情打闹像个乱七八糟不成熟的孩子那样的机会了,因为环境不容许,身段不容许,头衔不容许,我们已经到了那种驮着形象、动辄不自在的老成阶段了,可是遇到老朋友,为什么又急速幼稚成当年那种没水准又不够卫生的傻蛋呢?

可也有变老之后,老朋友因嫌隙误会而疏远,或以前交情也没有多好,遇到聚会场合能闪就闪,这人生阶段已经没什么好勉强的,被说是固执那就是了。有些事情脸皮特别薄,有些坚持又可以让脸皮重新厚回来,吃了秤砣铁了心,往后不要见面就好,人生难得如此爽快;但往后真的见面,就算内心疙瘩,但记性不好,当年如何闹翻,可能还要想一下,想不起来也就算了,这样最好。(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来源

可是老朋友的聚会越来越难,各自看起来似乎很闲,但是要凑在一起也不容易,谁要出差谁要开会谁要加班走不开,或要接小孩或是小孩要学测,再不然就明明是不想来还要先答应再临时爽约,类似这些真的不能来或突然缺席的事情,毕竟自己也干过,所以要原谅别人也不太难。这是中年以后的友谊模式,藉口越来越简单,理解越来越容易,或许是看开了,或许是懒得追根究柢,留一些余地,往后拿出来当笑料,也不至于尴尬。

一群人从校园的打闹,到步入职场之后的牢骚,早年一起去参加婚礼,一起集资买朋友小孩的满月礼物,一起陪失恋或离婚的人去K歌去喝酒去河边谈心,告诉对方不必灰心,因为大家看似美满其实也没有很幸福,然后彼此嘲笑这到底是在演八点档还是怎么了。

后来啊,一起参加长辈的告别式,讲起未来谁住院谁吊点滴谁就该轮班去推轮椅之类的老后种种,虽有凄凉,但老朋友就是有办法说得云淡风轻还兼搞笑挖苦,好像海绵宝宝跟派大星那样,要当一辈子的夥伴。

有些无法轻易说给家人同事长官后辈听的心事,那些一旦提问就怕被骂蠢蛋的问题,一旦面对旁人就要逞强伪装的种种,到了老朋友面前,也就不必拘泥了,被骂笨蛋就回一句白痴,这是老朋友之间限定的福利。(延伸阅读:

所以啊,老朋友是必要的,即使老朋友相聚也看到彼此年华老去的证据,食量越来越小,眼袋越来越肿,小腹越来越凸,看手机要摘下近视眼镜或拿得老远,记忆越来越不牢靠,想起那个谁谁谁的名字要折腾好久,可是我们都因为彼此消遣揶揄而变得更加开心,所以,一起变老就成为很浪漫的事情,没什么好怕的了。

本文摘自《初老,然后呢?:米果的老青春、幸福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