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女人迷与 TAAZE 一起谈谈恶女。你想像中恶女总是十恶不赦?让我们看看恶女如何谈她们在父权出轨的人生!自古以来恶女被列为边陲,不守三从四德的女人会被打入冷宫,不守家庭道义的女子被列入悖德恶女罪名。恶女的对立面站着圣女,彷佛肮脏呼应纯洁。什么是恶女?我们要把一缸子女巫女妖善男信女的对立打翻。(同场加映:

恶女的恶,来自不服膺、定义自己的道德;恶女的恶,是超越与突破,不怕在失序里寻找秩序;恶女的恶,来自成为自己最终的善。

法国女作家沙岗说过:“幸福,是我唯一的道德。”幸福该是善良的,手段不一,如果百年以来的父权社会告诉我们这是恶,那就恶的彻底。与你分享十个古今中外、现实里外的恶女。

缺陷让我完美:Lady Gaga

“不管我穿什么衣服、画什么妆,我的本质永远是我。”
Whether I'm wearing lots of makeup or no makeup, I'm always the same person inside.

 

我们喊她女神卡卡,她称自己的歌迷小怪兽,因为没人比她懂成为自己需要多麽不顾一切的古怪。Lady Gaga 因为性情与打扮“不一样”从小被霸凌,同学们喊她荡妇、怪咖。现在,Lady Gaga 赋予了“怪兽”新的意义。“我深爱着缺陷。”她总是这么说,缺陷,就是她生来与世界共处的方式。

Lady Gaga 是不管世故的恶女,她穿着鲜血淋淋的牛肉装反对政策、她露出阴毛拍摄杂志、她凳上朝天高的鞋,告诉全世界的女人,只要你敢你就能站得高;她褪去所有厚重眼线眼影,用一张真实的面孔说,我从来不为镁光灯服务。(推荐阅读:

我爱你,与你无关:张爱玲

“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


(图片来源:微语绿)

我们总认识张爱玲的高冷,她字里行间都是热爱世间的百态。否则,她不会连一串人龙、一阵雨、漏水声,都锱铢必较。许多人说,不要活成张爱玲这样的女子,哪怕有才华四溢,却为一个男人低了世界。

可是我想张爱玲的好,就是她无悔。恶女不怕欲火焚身、恶女是明知红尘险恶还要投身、恶女是撇了心眼透彻地爱一次。历史上我们终于初次认识一个女作家,没人会再喊她闺秀名媛,张爱玲三个字,就是她的标签。(延伸阅读:

做个疼自己的妈妈:野原美伢

“听老婆抱怨,是做老公的义务。”

《蜡笔小新》里的野原美伢很喜欢在家里边做家事边当千颂伊,扫帚当作麦克风,客厅就是舞台。她永远不会是“完美母亲”,她喜欢趁老公不在自己去泡温泉享受,给丈夫小孩便宜货、自己却买昂贵大衣跟用不到的减肥产品,她对现实里的帅气男子充满性幻想。

野原美伢带着超容易失控的两个孩子,总是能自适地陷入自己的白日梦;小新喊着欧巴桑,就一阵拳头要人称她大美女。如果你说家庭主妇不会是恶女,那该重新看一次《蜡笔小新》,谁说妈妈一定是完人?美伢是这样的女人,心灵会出轨、偶尔讨厌自己的小孩、想偷懒的时候就偷懒,一面当孩子一面成为一个母亲。

我宁愿当个婊子:玛丹娜

“我并不想要男人的那一根,因为它已存在于我的脑子里,那一根不一定要长在双腿之间。”

很多人说她是解放女人先驱,她作风浪荡不羁,说过:“我很坚强、我对实现理想有强烈决心,而且我完全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如果这样会让我像个婊子,那就这样吧”。“敢曝”一直是她的表演形式。她自我松开衣扣,要女人正视自己的情欲。这样的性感尤物,让更多女人拜倒在她的裙下。

也有人说玛丹娜取巧,聪明地运用了父权下的凝视规则,反转为自己的优势。有人称她“人类性革命的旗手”,就有人说她是“伤风败俗的女人”。无论如何,娜姐可是狡猾又可爱的女人,一如她踩着美国文化工业、带着女人的下流情欲往上爬。

人性一起互相残杀吧:森口悠子

“就算世界的法律可以保护你,我也不会原谅你。”

电影《告白》松隆子饰演一位为爱女复仇的老师,她精心策划一场精密的杀人计画,一层层割开人性的脆弱。整部电影中,森口悠子冷静沈着得像个完美的谎,她的声音那么温柔、表情那么平静,可是她的复仇比谁都决绝:“如果你是邪恶的,那我又何必提醒你只是个孩子。”

结局最后,森口悠子不必“从良”,也不用从原谅的仪式里进行解放。她恶的多麽干净,彻彻底底地以爱之名,捍卫那个死去的孩子。(推荐阅读:

一代酒徒:李清照

“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聊到恶女,别忽略自古以来少数名留青史的女词人——李清照。李清照从小跟着父亲出入社交场合,自然培养了识大局的能力。她好赌,曾以〈打马图经〉推崇赌博喜好。她也嗜酒,着作五十八首词,其中二十八首都提到酒。

李清照在情场大胆率真,在文坛也狂妄,曾以《词论》把北宋当红词人批评一轮。我们不该只认识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在那年代,一介女子闯荡江湖多不容易,她不拘泥名门女子的三从四德、守节尽孝,写作风格表现出强烈的自我意识,才华横溢又疏放不羁。读李清照前,让我们温壶酒先。

赤裸地行走世界:小野洋子

“请不要阻止我成为自己的方式,感受我的能量或者闭嘴。”

认识小野洋子,褪去她是约翰蓝侬妻子的身份,小野洋子一直是国际舞台上重要的实验和先锋艺术家。她喜欢在艺术里制造质疑,打破人们惯性思维、要人重新思考世界。小野洋子行为艺术《切片》要众人剪开她的衣服,展现赤裸。她说:“剪开我,把我衣物的碎片送给你爱的人。”

一直以来,小野洋子以和平为名行走,今年的她 82 岁了,依然竭力艺术创作、举办展览。在许多日本人眼里,她作风大胆,对她来说,她只是成为自己而已。(推荐给你:

用情欲书写人生:莒哈丝

“我就是一个作者,就这样,超越女人这个角色的天赋异禀。”

法国文学里除了西蒙波娃,还好我们有莒哈丝。她连署堕胎合法、她谈着忘年恋、勾勒女人情欲。莒哈丝是活到老、费洛蒙都不曾停止缠绕这世界的女人。以《情人》写自己的少女自传,一丝一丝剥开女人高潮的核心。与狂恋仰慕她的同性恋情人度过晚年,近乎占有地把爱情温存至最后一刻。

莒哈丝拍起电影,人人说难懂,她不屑地回应这电影是为自己拍的、不服务大众。晚年的莒哈丝沈迷酒精、甚至酒精中毒,依然不影响文学地位,率性颓废的一生塑造了她成为传奇女作家——一个从来只为爱情里的躁郁活着的女人。

女巫犯了谁?汪绮

“我就是女巫,为什么让社会焦虑?”

汪绮因一首歌爆红,当网友留言怒呛她的身材,她回了一句:“我不征男友。你不需要‘挑’我,我不是物品。我不暖你的床,所以你喜不喜欢我的体型跟我毫无关系。”。汪绮的身体与形象引起关注。她说自己不合时宜,存在这个厌女社会里,就是要做坦荡荡的自己。

她批判先入为主的父权宰割、展现自己的身体与欲望:“女人就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被崇拜、被优待,但只要触怒了某种界线,你就会瞬间从女神变成女妖。”女人只能成为被欲望的存在?汪绮觉得这世界说的那种美丽,瞩目的太残忍,她更要专心的凝视自己。(同场加映:

荡妇何罪之有:杨雅晴

“我就是唤起大家心中的荡妇,邀请大家跟我一起当一个自在、快乐、坦荡荡的荡妇。”

《百吻巴黎》作者杨雅晴在 TEDxNCCU 现身说法,女人握有情欲为何会让社会如此焦虑?好多人为她辩解这是艺术而非情欲时,杨雅晴说:“我觉得很尴尬,好像我如果带着一丝情欲去亲这些人,我的作品就脏掉了,然后我这个人就脏掉了。但是,怎么可能没有情欲?”

杨雅晴在今年登记结婚,这个社会假设的“妖女”貌似“被收服”,她却回应谁说不婚的人生是次等的?婚后的她依然是荡妇。杨雅晴结婚了,她没有被谁收编,依旧是那个原来的她。有人推崇她是少女情欲教主、有人说她淫荡,我们知道,她只是尽自己所能,诚实地拥抱与亲吻。(推荐阅读:

恶女至此,或许你脑海中浮现更多女人形象,或许你压根不想成为恶女,或者你觉得自己没那么“解放”。只是,希望我们都从“恶”的内疚与罪恶感中走出来。纯洁不是谁的使命,你无须做一个“理想好女人”。如果你很怪,请珍惜你的独一无二;如果你很鲁,就放纵享受快乐的失败;如果你很恶,就让我们愉悦逾越。

恶女讲座现正热映

由 TAAZE 策划,女人迷共同主办的五场讲座,从二月到四月,杨佳娴谈恶女的巧笑倩兮,马欣x陆君萍细看女性酷偶像的恶女符码,杨雅晴以恶女姿态谈猎艳巴黎,施舜翔爬梳摩登女子的阴性神话,黄建和谈出版社的恶女实践,五场秒杀等级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