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常认为台湾的性别已经非常进步了,今天我们从两个女性政治人物的故事,一个关于民进党的总统候选人蔡英文与母亲,一个关于国民党朱玄配发言人徐巧芯,思考究竟台湾政治环境,是否对女人够友善?同样也参与选战的作者,自由台湾党不分区立委参选人周芷萱投稿,性别不是什么高远的话题,性别是生活的重要一环。(同场加映:

每当选举,大量的公众议题出笼,就是检视台湾的性别意识的大好机会。也是检视台湾的政治,到底对女人够友善了吗?

在这里我要讲两个女性政治人物的故事,一个是蔡英文跟他的母亲,一个是徐巧芯。

为什么我们在乎蔡英文的妈妈是不是酒家女?

第一个故事。屏东枫港是蔡英文的故乡,最近传出一个消息:有人指称蔡英文的母亲是酒家女,民进党立委参选人庄瑞雄气疯了,直呼这是抹黑、下三滥的手段。然后蔡英文的堂哥出来说,她是非常好的贤妻良母。

我们当然可以理解,蔡妈妈跟蔡家人,听到不实的指控,会很愤怒的心情。但是我想问,为什么指出一个女人是酒家女,会可以成为一种攻击、一种抹黑呢?这样的指称,就跟如果有人说某个政治人物是同性恋,他跳起来说,你们抹黑我一样。是把酒家女、同性恋都当成一种污名、一种“不好的东西”,所以才叫做抹黑。(推荐阅读:“金溥聪特殊性关系?”镁光灯前被妖魔化的同性恋

而为什么,蔡家人的反击,要强调她是非常好的贤妻良母?显然对台湾社会来说,“酒家女”跟“贤妻良母”是两个相反的概念。但真的相反吗?酒家女就不会是贤妻良母吗?如果我们真正去看酒家女的故事,一定就会发现不见得是如此。酒家女是他们的工作,回到家在私领域,谁说他不能是个贤妻良母?

我想再退一步问,如果蔡英文的母亲真的是酒家女,就会影响什么了吗?

酒家女的女儿,在政治场域有所表现,难道不可以吗?还是我们认为,一个人的出身,会成为他未来人生的阻碍?如果都不是,为什么要在乎蔡英文的妈妈是不是酒家女。

这让我想到我自己参选的故事。因为我的性交易合法化主张,许多网友说我是妓女出来选。我实在想问,真是妓女,又如何呢?妓女不能当候选人吗?(推荐阅读:女人“很想要”又怎样?专访周芷萱:“社会要接纳性别与情欲的更多可能”

在我们为了所谓的抹黑跳脚之前,也许该想想,这个抹黑,真的是“黑”吗?当我们说这是抹黑,是不是就把自己跟那些称为黑的人分开了,觉得自己比较高尚、比较干净呢?

巧芯巧芯好棒棒!被社会默许的“骚扰”

第二个故事,关于朱玄配发言人徐巧芯。有位部落客在他的脸书,还有徐巧芯的脸书上,不停地跟徐巧芯告白,说因为国民党的美女牌,他要改变立场了,网友起哄说要把巧芯送进他家。

我想跟这位部落客说,这不好笑。这叫骚扰。

他的文章里面,可以看到网友一起极尽各种嘲笑国民党女人外貌之能事,还说巧芯一定是因为喜欢坏的男生或是连家公子这种有钱人,网友还叫人家压寨夫人。

我们换个角度想,今天有一个男生,整天在另一个女生的脸书上面说,他喜欢她、觉得她很漂亮。女生不理他,男生还是持续这样做,而且在自己的脸书上持续示爱,朋友们起哄说要让女人嫁进他家,当台南媳妇。这样你会不觉得是骚扰?不觉得会给女生带来困扰?如果会,为什么当我们遇到女生是政治人物,就觉得这样是可以接受的、是好笑的。(推荐阅读:不属于女人的“公”共空间:无所不在的性骚扰

今天任何人当然可以不喜欢徐巧芯的发言跟政治立场,但是说人家是美女牌,作为一个女性政治人物,我很清楚,这一点、都不、好笑。徐巧芯有他的本事走到今天,这个本事你可以不喜欢不欣赏可以批评,但凭什么说人家是美女牌,只看人家的外表。

当然,我不能代替徐巧芯发言,可能他并不在意。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和很多女人,都对网友对她以及其他国民党的外貌评论、标签化女人的行为,感到很不舒服。例如:“你干嘛热脸贴她的巨臀”、“女人最怕缠郎,戏棚下待久就是你的”。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告白没有反应,我们的社会解读就是:“她爱钱不爱才华、缠久了就有用。”难怪出现情杀的,大多是男人杀女人。因为社会处处在暗示着男人,如果女人不爱你,是她不知好歹。

立场不同不代表可以利用外表或是其他的东西嘲弄别人,立场相同也不表示护航的方式都是值得认同的。在这一场选举中,很可惜的性别议题被候选人提出的比例,还是远少于其他议题,在国民党这种性别盲政党中就更不用说了。相信大家都有看到各种下限尽出,从单身歧视到外貌歧视,国民党一应俱全。(推荐思考:性别歧视不分蓝绿:女性政治人物,为何不能理直气壮地“单身”?

如果我们希望台湾的未来更好,性别议题绝对值得重视,也绝对值得用来检视我们的政治人物和媒体,值得用选票来选择我们想要的未来。

性别不是什么高尚的理论,只是反应了社会中男男女女,真实的心声。选举马上要到了,我衷心的希望大家投票的时候,把性别考虑进去,那也许我们未来的台湾,会对女人参政,更加友善一点,可以免于骚扰和威胁。(同场加映:南韩第一位女总统 朴槿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