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总统大选在即,网路上开始出现不少竞争言论,其中不乏以性别气质为论述的攻击手法。我们如何期待一位执政者的政治手腕?女性政治菁英需不需要模仿男性特质?男性当政者的性别气质为何又要约定成俗?听听作者蔡宜文从当红连续剧《琅琊榜》与《民王》看台湾当代需要的执政者。(同场加映:

*前情提要:我已经尽量不暴雷了,但还是有点剧情,还请大家见谅。

2015 整个后半年,我的脸书先后被两部连续剧洗版,分别是日本的《民王》与中国的《琅琊榜》。前者剧情为日本首相武藤泰山突然跟自己儿子武藤翔交换身体,事逢父亲刚选上首相与儿子毕业前夕求职的重要时刻,两人决定先以对方身体过对方的生活,却惹出了许多的笑料;后者剧情是主角梅长苏为被陷害含冤而亡的自己与将士们复仇洗雪,隐藏自己的身分回到帝都,用尽心力协助自己竹马旧友靖王萧景琰登上皇位、洗清自身与家族的污名。

这两个故事一喜一悲,一个处于现代的民主日本,另一个处于架空的封建中国,看似没有丝毫相同之处但却同样受到网友们的热爱喜爱,民王在日本刚开播不久,位于泰山身体内的小翔一席对于基本工资的谈话,在 FB、批踢踢等各大网路讨论区疯传,让许多在城市中浮沉的年轻人,大叹说到自己的心坎里。而琅琊榜剧中诸如“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的思想或一心期盼帮旧友及兄长洗刷冤屈萧景琰即使大权在握位太子之尊,仍然希望完全按照司法程序来办案等,更是被认为是政治理想主义之作


图说:民王的剧情为父子互换身体,除了政治之外,也看出两代对于男子气概不同的想像

萧景琰跟武藤翔这两个角色有许多共通点,他们都是政治世家的子代,当前执政者的第二代,戏剧开场的时候都不大受到自己老爸的青睐,头脑都不大好...,而我认为他们有一个最大的共通点——他们都是爱哭包。

武藤翔是个在当前日本社会下典型的草食男,不大有男子气概,很会做家事,个性畏缩,却温和能够跟女性谈心,碰到事情第一反应就是哭,发现身体跟老爸交换的也哭,后来被迫要做首相要做的事碰到难题也哭,和爸爸武藤泰山这个表情凶恶、无时无刻散发出霸气的中年男子截然不同。

萧景琰虽然是个武将,耿直不二,但在剧中他想念被冤入狱的年少故友哭,缅怀兄长的理想也哭,被父亲质疑时的泫然欲泣,整出戏里充斥着他睁眼欲泪的样子,作为一个先是武将后登基的帝王,在剧中擦泪的次数大概也创下古装剧的纪录了。


图说:作为一个常常在哭的男主角,萧景琰经常被网友恶搞。

这两个小哭包都不是最典型的男性,也非最典型的执政者。

武藤父子互换的时候,身边的随扈都一副天要垮了的表情,梅长苏要选萧景琰的时候,身边所有人认为各种不适合。这个社会不只预设执政者是男性,同时也预设执政者应该要是某群特别男人的男人,与男性连结的特质,就被认为是适合领导的,例如理性、勇敢、坚强、爱好竞争等,而与女性连结的特质,就相对被认为是负面的,像是妇人之仁、软弱、退缩,所以当总统做不好的时候,批评他是娘娘腔成为了先知,女性候选人要出来选的时候,必须要再三强调她的理性、坚毅、专业等,要强调自己比男人勇敢,敢承担,不惧战。(同场加映:

当然,随着时代的改变,对于阳刚与阴柔,男性与女性气质的定义也会随之改变,随着性别平等思潮涌现、女性执政者崭露头角,以往连结到阴柔与女性的温柔、体贴、关怀的特质,也逐渐地被认为是适合于执政者的特质。但,当讨论到一个失格的执政者时,“娘”或指涉其为性交中的被插入者这等词汇,却仍然不停地出现。

我们对于政治人物,对于政客有一定的想像,我们希望他们精明、理性,抱持着他们能为民喉舌、为国为民却又同时“现实地”了解,他们必然要学会权衡、学会协商、学会了解利益得失。也因此情感用事,不懂得评估利益得失的武藤翔跟萧景琰感觉都不是社会上认定最适合的执政者。

在泰山的内阁阁员发生桃色纠纷、失言的时候,小翔没有遵照父亲及幕僚的指示做出最合理的判断,断尾求生;萧景琰明知不救旧友的副将才最有利于自己的夺嫡之途,却仍坚持要这么做。这种重视情感胜过于利弊计算的政治人物,往往会被认为是妇人之仁。可是,爱哭的小翔跟景琰多么的难得,当产业大臣因挚友逝去而失言,小翔为此在记者访谈时大哭。被网友昵称为小哭包的景琰因故友、长兄、众将士英魂的冤屈无数次落泪。

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太聪明、也不能算是什么政治上的潜力新秀。景琰刚直而不得法,没有手腕又不得君心,没没无闻,前期即使军功累累也升不上一个亲王,在知道兄弟为了党争贪赃枉法、鱼肉百姓也没想出什么解决良方,只能愤怒悲痛后,跑去跟幕僚哭哭,可是他却坚守着朋友兄长的清白与自己的原则,即使落于下风也不愿学习“平衡官场收服各方”之术;怯弱而不敢跟他国总理对战相扑的小翔能在萤幕上腼腆的谈论年轻人最低薪资无法维生完成学业又进入贫困的循环,能够理解单亲母亲生存在世上所面临的困境,并为此与父亲争执,当我们看着小翔哭着与父亲争执说单亲妈妈的生活有多辛苦,连一个单亲妈妈都帮不了,只能说这是经营的现实,算什么首相时,我们理解,这些眼泪不只是代表脆弱或坚强,而是代表深刻的同理。

然后我们才发现,我们的政治人物们从来都不是太娘,而是不够娘。

武藤翔在电视直播时,对父亲最大的政敌藏本先生说出请他助自己一臂之力让日本变得更好;终结了兄长间党争的萧景琰,仍然信任参与党争却有能力的官员,期待他们能回归本心,发展所长。当我们在看《民王》的时候,可以比较出翔跟父亲的不同,翔总是期待理解与合作,而一开始的泰山无论是辩论或选举都是为了竞争的输赢,并不是说泰山或泰山所代表的男性特质错了,而是在竞争之下,已看不见最初他从政的本心。(同场加映:男人真心话:我觉得自己最 man 的地方其实是...

 

《琅琊榜》中,梁皇最初与好友所想创立的朝政,也绝非现在的面貌,故梁皇最后也跟主角说登上皇位,人就会改变的,当我们对于政治的理解只剩下竞争与输赢时,政治人物或领导者的“改变初心”就变得不得不然。

我们并不知道武藤翔跟萧景琰会不会改变。
我们不知道萧景琰是否能真如梅长苏所愿成为一个以民为重的皇帝,
也不知道武藤翔是否能抱持着政治就是为了帮助那些有困难孤立无援的人的本心。

我们知道萧景琰跟武藤翔都是只活在戏剧中的政治世家,现实中我们能看到的官二代,也从未能真的长成那样。但在狂热而纷乱的政治新闻中,从他们的被爱,我们看到了不同的政治人物理想,不再是杀伐决断道德制裁的包青天,也不再是黩武穷兵万朝来归的天可汗,不再是高高在上胜券在握的硬汉。而是眨着眼因小事小情小爱而泪奔,与我们一样脆弱而易感的爱哭包们,他们不需要太聪明,不需要很强,不需要很 MAN。

我并不是要说“不娘”或“很 Man”就是错的。我们总习惯用一种很二元的方式看待人所具有的特质,特别是在性别之上,好像当说政治人物应该很娘,他就不能很 Man,政治人物应该要很 Man,她就不能很娘。可是在小翔跟萧景琰身上中,我们所看见的,不会只有阴柔或阳刚的特质,或者是等到我们有一天不再以性别区分人的特质之后,我们会看到在他们身上的其实就是“人”的特质,而在这伟大的远景达成前,我们必须要先让“娘”回到一个领导人的优秀品质中,为什么呢?

因为很娘的人不会对灾民说出这不是见到了吗?很娘的人会落泪,会感受到人民的悲伤,会心疼。很娘的人会了解年轻人的贫困与无奈,很娘的人会感受到穷人老年时的苦楚,很娘的人不会在冬天用水喷游民,很娘的人感受到自己的悲痛也此感受到他人的伤痛。

我们的政治人物从来都不是太娘,而是不够娘。

而这个世代需要一个够娘的执政者。

图片来源:民王维基百科条目 王凯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