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单亲妈妈的告白,不忍看多元成家法案被教会妖魔化,她从自身的经验出发,多元成家法案其实不只是属于同志的法案,而是扩充了大家对于“家”的想像与需要,问问自己一个问题,非经婚嫁,我们有没有为自己选择家人的权利?(推荐阅读:

当初我怀 DAHLIA 的时候,老实说,孩子的爸对我们很不好,也就是因为这样,我不愿跟他登记,依照我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的经验看来,如果我们有了名分,他只会更摆烂、更把所有责任往我身上丢而已(事后证明我是对的)。

我因为高危险妊娠得剖腹产手术,但我的原生家庭有家暴问题,早已经不相往来,交往多年的男友(孩子他爸)是我唯一的亲人,对外早以夫妻相称,当时医院说一定要有亲属才能签手术同意书,而且“不能病患本人签!”

我可以理解医院担心医疗纠纷问题,不过我也不可能为了生产,强逼自己跟孩子的爸签字,我主动跟医院表示已经拟好切结书,以书面签署,委托孩子的爸在生命危急的时候,可以决定我与孩子的生死。

如果当初通过“多元成家”,我跟孩子的爸登记为家人,就不用想破头找谁来签署手术同意书,我讲话一向追根究绝对负责任!为了验证言论,我去找了“多元成家”原来的法案内容研读,确信了同志婚姻在“多元成家”里,只是一个部份。(同场加映:同志爱情的真实画面:爱,有血有汗

“多元成家”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多

“签署手术同意书”这种困扰,可能很多人一辈子也碰不到,但在医院却是常常发生的窘况,现代的社会,不想委屈自己,而抱持不婚主义的朋友越来越多,等这群人老了,自然也将面临“谁来签署”的窘况。

在“多元成家”法案里的“家属制度”草案,将家庭的定义修改为不限于亲属,也就是说无血缘的挚友家庭、病友团体,只要确定其意志,就可到户政机关申请为法定家属!自由选择家人,对于想要老了以后,跟几个好友同居彼此照顾的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走出象牙塔,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好吗?

至于小组长的言论,问题点不在于是何种宗教,而是有没有真的去看过法案内容,最忌讳因为自己信什么宗教,就持怎样的立场。他们拿出一篇观点文章,极尽能事用一些很歧视的字眼去批评,大大方方给人贴标签,又说在上帝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这完全超乎我的理解之外。(推荐给你:请温柔拒绝闯入校园的“反成家”联署信:我的孩子是同志,我依然爱他

原罪是什么或许我不了解,但弄个小聚会,大肆宣扬这种充满歧视的言论,绝对是背德的,光从她们的口气跟神情,我便无法认同她们充满“爱”,况且人的生理性别从出生就论定,不是肚子里放个闹钟,设定到18岁才有性别意识!

这跟多元成家有什么关系?

异性恋不找代理孕母?异性恋不劈腿?

乱伦、欺负自己家人的浑蛋,不是等“多元成家”成立后才会有!淫乱跟性向有什么关系?淫乱的人才不会因为有信教而不淫乱,更不会因为他是喜欢异性而不淫乱!

同性相交是因为情欲?互斥的器官会比较舒服?这些人有看过同志的挣扎与痛苦吗?

我曾有个年少时期的好朋友,他长得帅气又高大,而且很早就在外生活自立、半工半读,我认识他的时候,他18岁,我16岁,我们一路相交7.8年,感情好到我那骄傲的爸爸,竟然认同他可以当我男朋友。

他读专科的时候就开车,常载着我到各地游山玩水,但两个人一直没有结果,老实说我也纳闷过,直到有次他哭着跟我承认自己很痛苦,“因为我是同志!”从此,我开始去了解同性的爱是什么。我无法忘记,从小是基督徒的他,在哭泣的时候仍然不忘告诉我他想去教会,“但同性恋是不能去教会的!”自从他发现自己的性向后,他就不敢再去接近他爱的耶稣与教友,认为自己是罪恶的、错误的。(推荐阅读:台湾基督徒夫妇的婚礼致词:如果你们祝福我,也请祝福同志的爱

他犯了什么错,就因为他喜欢的人是同性别的吗?

多元成家,是不是真如这些人所说败德?还是这些人,为了在宗教中抢得某种阶级而说的违心之论?

我参加这个教会活动下来,只感觉到确实有人进入教会是为了社交及阶级,再操控底下的人盲从这些信条,却没有回头看根源是怎么回事,这些并非单纯因为信仰而加入的人,难道只要呼唤上帝之名,就可以被救赎?

简言之,我不相信上帝这么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