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妈的告白,她支持多元成家法案,因为期待社会对“家庭”有更多想像。期待社会反思,在言论愈趋自由的时候,我们该相信什么。

我有个很爱更换宗教信仰的爸爸,小时候没有什么自己的选择权,大人信什么就跟着拜什么,从基督教、道教、一贯道至佛教,家里每个阶段都会出现当时信仰的大咖,像是陈履安的弟弟陈履洁,邱彰介绍的莲生活佛。

我父亲在“他那个时代”算是个名人,可能见多识广,也可能是他个性原就“唯我独尊”,对这些宗教实在很难发自内心的去相信、去寄托,反而变成是一种雅致、爱好,用毛笔写写佛典,如此而已。

或许是受到影响,一直以来,我以“多神论”的无神论者,来定义自己的信仰,曾受到的风风雨雨,也让我无法全心仰赖这些看不见的神佛或上帝。我去教会,但我也点光明灯,心情不好就搭捷运去龙山寺,让自己沉淀一会儿。

为什么我去教会?

女儿 DAHLIA 先前的保母与我关系很好,很关心照顾我们,在她的引荐下,我去了她们在新庄的教会,那时候除了唱圣歌让我挺不自在的以外,其他都算蛮自在的,特别是我在聚会上分享自己的故事,在场的人不只单纯祷告,更是真诚地替我加油,也没有强迫我要接受他们的信仰,虽然算是异教徒,但他们仍真心欢迎我。

可惜我因为搬家,所以离开了新庄一带,听保母说,她们仍然持续为我代祷。

妳们知道的,社会上给予单亲很多负面的标签,更别说我这种超前卫的不婚妈妈,连租个房子都会被拒绝,好像我随时会不付房租落跑一样!奇怪,我结不结婚干房东何事?跟孩子的爸交往 7 年、超过 30 岁怀孕后才做这个决定,难道天生就希望孩子没爸爸吗?我是看透了这个男人不可靠,好不好!

小组给我的震撼教育

外在的打击不断袭来,于是,我想追求心灵上的安定。这几个礼拜,经由一位朋友的带领,我到了附近一间极具规模的教会,当天是圣诞节活动,台上的传教者要求我们当众以举手表明受洗意愿,便可以得到特别准备的礼物,我心想“才第一次来…更准确地说,我才来半个小时!”当然,我没有举手。

上周五,我参加了她们的小组,原以为是分享圣经故事跟彼此的一周生活,没想到小组长发下两篇文章,一篇是该教会的牧师写的,另一篇是所谓的见证故事。

牧师写的那篇,大意是说,原本教会不想介入政治,这次的选举关乎到家庭道德沦丧…等等,见证故事那篇,则是全篇谩骂“多元成家”法案,将使乱伦、通奸合法化,接着旅美多年、拥有高学历背景的小组长起头,说出一大段让我震惊不已的言论。(同场加映:没有爸爸的孩子等于不幸?两个妈妈的幸福实践

嘿,这个社会的标签已经够多了!

“多元成家这个法案实在太过分了!妳们知道这个通过了,爸爸可以跟女儿结婚,通奸不犯法!还有,同性恋怎么可以结婚呢?”充满歧视字眼的言论,完全反应在她的表情。

“同性恋是病、是罪!得到同性恋的要去治疗!他们是因为性欲才变成同性恋,同性恋为什么想要结婚?他们想要孩子嘛,他们生不出来就只能找人帮忙生,孩子变成买卖的物品,人口贩卖合理化!他们会爱不是自己生的孩子吗?不可能嘛!到时这些孩子被遗弃,多可怜?”

“不要看电视!现在的媒体都被把持了!记者都洗脑给你错误的讯息,这个法案要是通过,小孩子要等到18岁才能决定性别,到时小孩自己决定想当男生还是女生!”我简直不能相信,这是一个读过健康教育的高学历职业妇女讲出来的话。(同场加映:等了 15 年的吻:爱尔兰同性婚姻公投通过摄影集

尽信书,不如无书!

在讲述这些的当下,她的孩子过来要跟妈妈讲话,“走开!妈妈现在在小组,你不要来吵我”孩子一脸无奈地走回房间,其他包括失婚妇女以及陆籍配偶等成员,继续附和着这位小组长的言论。

“讨厌被贴标签,却还往别人脸上贴标签!”我边想着。

成员正当我已经快受不了这些洗脑言论的时候,在房间跟其他小朋友玩的 DAHLIA 吵着找我,一开始小组长还阻止“不要管她,让她自己玩,我们继续。”我起身说她已经来了两个小时,“现在晚上九点多,她该睡了!”带着孩子离开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