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艾玛华森邀你一起加入读书俱乐部,跟全世界一起当书友。《我们的书柜》是艾玛华森近日推出的新计画,藉由共读交换彼此对于女性主义的想法,由浅入深,来看看第一本共读的书,他们选定哪本女性主义经典。(同场加映:

“不只争取女权,而是性别都能自由。没有彼此支持,我们没有办法飞得高。争取平等这条路上,我们是彼此最有力的支持。”——艾玛华森

这是艾玛华森接下妇女署亲善大使的第三年,我们记得当年她在联合国演讲登高一呼 #HeforShe,我们记得她与马拉拉首度会面,两人脸上有着羞涩神情,恳切认同着女性主义即是平权的同义动词。(推荐阅读:女力时代!艾玛华森与马拉拉首度会面:身为女权主义者,我们很骄傲

艾玛华森的姿态不卑不亢,在巨大遥远的女性主义名词面前,她承认自己需要懂得更多,而她从不退缩,每个事件,每一本书,每一场演讲,每一次对谈,都开展她与世界更深切的女性主义对话。

而在近日,艾玛华森宣布成立名为《我们的书柜》女性主义读书俱乐部,藉由阅读女性经典着作,身为女人的烦恼能被认同与交换,过往的女性主义者先我们一步苦了过来,已对世界提出众多疑问与解方。

她在脸书上写下这段句子,

“接下联合国妇女署的任务后,我开始大量阅读与性别相关的书籍与论文,让我能更掌握现况与着手改变。这些书太美好了,有趣、具启发性、让人流泪、引人深思、也赋权!我在书里看到太多,脑袋几乎无法负荷,所以我决定成立女性主义读书俱乐部,与你们分享我看的书,也想听听大家的想法。

俱乐部名为《我们的书柜》,月初我会选出一本书,月底时我们会开始讨论。我会先放上一些问题与讨论句子,但我诚挚希望这是开放自由的讨论,每个人都能参与发表意见。

如果你有兴趣,请加入我们,我们欢迎每个人。你的加入,是我的荣幸。”

艾玛华森之外,J.K 罗琳、泰勒丝、《女孩我最大》制作人莉娜·丹恩也是你的俱乐部书友。而第一本书,艾玛华森选定了美国着名女性主义作家葛罗莉亚·史坦能的 《我飘零的人生》"My life on the road"。

书柜第一本书:葛罗莉亚·史坦能《我飘零的人生》

“女性主义的存在目的,是释放个体的特殊性。我们进而理解,每个人都是杂揉遗传特质与环境因素,独特的个体,”——葛罗莉亚·史坦能

葛罗莉亚·史坦能是第二波女性主义教母之一,曾是记者的她,后来成了女性主义运动家,并创办力推女权的《Ms.》杂志,着重女性权益与受害议题,主要服务群众是已怀有女性意识的中产阶级女性。60年代,史坦能与创办柯梦波丹杂志的海伦葛莉布朗意见相左,角力拉扯,因而孕育出饱满的第二波女性主义思潮。(推荐阅读:柯梦女孩的诞生:海伦葛莉布朗的《柯梦波丹》传奇

这样正好,女性主义从不只是单一的大写名词。史坦能作为美国女性主义先驱,也曾遭人抨击言论过度仇视男人,她说过一句极具争议性的话:“女人需要男人,就像鱼需要脚踏车。”

《我飘零的人生》是史坦能于 2015 年出版的自传,她写下“我最后的心愿,是希望打开因性别而互相局限的道路,我是认真的。直至目前为止,道路基本上还是男人的地盘。男人体现了冒险价值,女人守护炉灶与家庭价值,这样的倾斜太超过。”(推荐思考:男人,女人,谁来搞定家务事?

《我飘零的人生》是本亲密的书,像是坐下来,面对面与史坦能吃饭聊天,听她说如游牧民族般的女性主义实践过程。艾玛华森选择由史坦能的晚期着作阅读,有时代的意义,也开启诸多想像与讨论空间。

谁说性别不重要?属于女人的女权俱乐部

俱乐部的概念原先是阳刚的,马术俱乐部最早是上流阶级的贵族男性才有资格进入的社群,后来延伸为校园兄弟会的意象。男人聚会是谋权自我成长,女人聚会却经常被比喻为三姑六婆,后来俱乐部的概念逐渐开放,名词也渐渐的中立起来。

这样一个女权读书俱乐部不只为女人而生,更为了更友善的性别环境绽放。

我想,阅读如此迷人,在于它替你开展一个与真实世界同样复杂的世界,盘根错节,不存在标准答案,你不见得必然得同意书中的论述,但书中每一句话都让你停顿思考,你于是与自己对话,与作者对话,进而与世界对话,找自己相信的答案。(推荐阅读:阅读的双向快乐:一本好书一句深刻!挑本好书给命定的他

一如艾玛华森说,“我想做个文艺复兴时期的女人,我想画画、写作、表演、阅读,我想做几乎所有事情。”喜爱阅读的人,都是不满足于既有世界的人吧,我们贪心地希望世界更好,好的更快。

感谢艾玛华森的女权读书俱乐部,谁说性别不重要?新的一年,我们提醒自己从阅读性别相关的书本开始,跟 JK. 罗琳、泰勒斯、艾玛华森当不分国界的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