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Bao 走出台湾后,遇见各种文化,终于知道根生的土地最黏人。她开始小岛大歌计画,她曾经在 2013 年入围澳洲的“世界最棒工作 ─ 内陆探险家”。在那之后,她没有停下脚步,用自己的方式,一直踏实而快乐地走在让自己心动的道路上。(推荐阅读:

见面的那个下午,BaoBao 和 Tim 刚从迪化街寻宝回来,带着准备用来做印度料理与朋友们分享的各式香料出现。明明最不在地的澳洲人 Tim 领着我们在新旧气息交融的台北赤峰街巷弄间钻进钻出,最后我们落脚一间名叫“Ilha Formosa”的咖啡厅,意外适合当作认识她和他的开端。

本名陈玟臻的她来自花莲,近年来居住在澳洲,和在地制作人 Tim 一起作音乐。许多人认识 BaoBao,是因为她曾经在 2013 年入围澳洲的“世界最棒工作 ─ 内陆探险家”。但许多人还不知道的是,在那之后,她也没有停下脚步,用自己的方式,一直踏实而快乐地走在让自己心动的道路上。

关于旅行,她想说的其实是…

一直相信自己上辈子是个游牧民族,BaoBao 从未向往欧美的繁丽风华。心中那片不断呼唤着她的土地,是蒙古。于是 22 岁大学毕业那年,她一个人坐着西伯利亚铁路火车展开冒险。一路上和蒙古族人一起弹吉他唱蒙古歌,骑马在一望无际的广袤草原奔驰,骑骆驼越过沙漠、戈壁,晚上就睡在蒙古包里。

旅行,让她不断重新定义自己的价值观。让她能反覆打开感官,把自己归零并重新认识自己。

“原来所谓对错,所谓贫富,所谓快乐,都是取决于己的,从来就没有谁能告诉你标准答案,你脑中所存在的标准,不过就是来自于你的生活圈而已,这样的过程里,还带着价值观被推翻的不安,骑着骆驼跨越沙漠,骑马奔驰大地,学会了过最简单的生活,也学会只要河水不淹过车窗,就不用尖叫的道理。”

她慢慢成为一个柔软但坚强,从不为自己设限的女生。“你越去体验生命,它就会越坚韧,越去探索这个世界,它就会越宽博。”BaoBao 这样说着。

从清洁人员到音乐工作者:拥抱每一个机会,更好的机会才会抓住你!

23 岁,她选择到澳洲打工旅游。找不到理想中和未来有连结的工作,只好先硬着头皮当清洁工,却误打误撞地被派到盛大的达尔文音乐祭帮忙,因而认识了许多音乐人,有机会开始参与各种大大小小的音乐专案。

这段日子的精彩和充实是她始料未及:为了拍摄一场演唱会的布幕设计,她在大洋路追逐日出日落;曾经终于在一片草原上架好器材,却被三十多只公牛在山丘上包围,最后落荒而逃;有一回,甚至还客串了雪梨歌剧院的导播助理。后来她和 Tim 一起定下来,居住在沙漠中心,动辄开三、五千公里的车穿越红土沙漠冒险,深入原住民部落,和曾经也过着游牧生活,睡在星空下的他们,一起录音、一起为原住民阳光雷鬼乐团巡回演唱会疯狂。

BaoBao 笑说,“也许这就是吸引力法则。从这里我学到,你的“机会”不会让一开始就看起来是很好的,你要去真的运用它、发觉它,才可以把它利用到最大化。”

勇敢出走让她不停往理想的自我更靠近一些;然而她从没忘记她出发的地方,可爱的台湾。

在名不见经传的小岛国,发现台湾与世界的连结

“我下载了下雨的 app,每天当作摇篮曲听,从毛毛雨到暴风雨都有,那时候听着,觉得是可以藉此想念台湾的声音。”当时住在红土沙漠里的 BaoBao 总这样抒发她的乡愁。而人在异乡的她,也总神奇而无预兆地,在工作中、在世界上各个不同的角落感受到台湾与世界的连结。

在南太平洋一个好小好小的岛国万那杜,她和 Tim 一起用锡箔纸当反光板、砍竹子当收音架,拍摄了一部当地独有的打水音乐电影。在当地遇见的长老在知道她来自台湾后竟然和她说:“我知道台湾啊!我们的祖先,都是从那里来的!”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岛国,BaoBao 惊讶地发现了台湾祖先们的影响力,还有有别于东亚文化圈外,与这个世界的强大连结。


(在万那度丛林里,BaoBao 参与拍摄的打水音乐电影,2015年入选在国际最大的世界音乐博览会 WOMEX 上映。_

2014 年年底一场澳洲世界音乐博览会,更给了 BaoBao 很大的启发。她看了一场精采的表演,发现表演者来自一个从未听过的小岛,接着她就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开始搜寻,这个小岛到底在世界的哪里。

忽然之间她的心头一热:“如果今天站在台上表演的人来自台湾,那台下的观众是不是也会和我做一样的事情,也会因此知道台湾在哪里,想要了解台湾的文化,接着会去跟其他的朋友说:‘嘿!我看到一个表演是台湾人、台湾的,非常有趣!’”说到这里,BaoBao 就像回到那个情境一样,眼里有着灵光闪动。当时,她兴奋的发现自己的专业和经验好像都连结了起来。终于能为自己的家乡做些什么。于是,她要为台湾这个小岛,谱出能被全世界听见的歌。

小岛大歌计画:“这是我听过最勇敢,也最启发人的故事。”

或许是教育、或者是与中国纠葛的历史渊源,让许多台湾人对自身的文化理解过于单一。我们说“中文”、过着“农历年”、浸淫于汉文化里,被归属在东亚文化圈,然而却忘了这块土地上的文化其实一直多元如繁花盛开。

遥想台湾祖先,早在五千年前,便利用当时最先进的科技,造了船航向世界。从台湾出发,勇敢,带他们航向世界上最偏远的角落,最远至马达加斯加、复活节岛、纽西兰、夏威夷,航行距离超过地球圆周的二分之一;台湾,是南岛文化的家乡。我们的血脉早已在无形当中,与两大洋上的许多民族产生连结;在那些国家,也都还可以找到当时的台湾人传入的语言、音乐、食物和生活方式。我们的祖先筚路蓝缕,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这是我听过最勇敢,也最启发人的故事。”

以台湾人的大移居为背景,BaoBao 和 Tim 希望能够将世界地图转个角度,用音乐和影像牵系起台湾和南岛千丝万缕的连结。第一步,他们将把在台湾东海岸录制的音乐和影片带到巴布亚新几内亚、马达加斯加等南岛语族散布的国家,和在地的音乐家合作,让南岛和台湾的音乐文化有所共鸣,进而产生不同的火花。“就像阿美族人和毛利人的某些语言是相通的一样!”BaoBao 迫不及待地,要将她每一次因为大洋文化和台湾文化的相似所感受到的触动,透过小岛大歌计画传达给你我。

承载故事的歌曲,是能够带来很大的改变的,BaoBao 一直这样相信。举澳洲原住民为例,他们原来都有自己的部落、自己的语言文化,然而在被白人掠夺土地之后,就从此失去了归属。“从这棵树走三步,会遇见一个蜜蜂窝,……”。他们的歌成了回家的地图。澳洲原住民如此流传记忆给下一代,悠扬的曲调和古老的歌词,成为了民族和土地紧密牵连的明证,音乐,是他们回家的路。(推荐阅读:

小岛大歌计画,也可以解释成一趟回家的旅程。BaoBao 和 Tim 要浪漫而踏实地再现台湾祖先们的大移居,把那些如珍珠般散落在大洋上的,源自台湾的文化用音乐重新串连成一条美丽的项炼。

世界,就是她的学校

距离大学毕业、勇敢出走之后已经四年。对 BaoBao 来说就像重新又念了一次大学一样,而这次,世界就是她的学校。旅行、跨出舒适圈之于她,早已不该是狭隘地自我满足。从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之后,再来就是将个人的需求拉高层次,到探索自己要如何做“对这个世界有意义的事”。

“如果真的要做一件事,我希望它跟我的国家有关,跟我可以发挥的能力有关,如果我的力量很微小,那我就找更多人一起,一个国家的力量不够,那就找很多国家一起,一个产业的影响力不够,那就跨界合作。”BaoBao 说的豪气干云。这大概是这四年来一直“在路上”带给她的勇敢吧。

“越努力,越幸运。”访谈结束想起了这句话。有许多人羡慕 BaoBao 年纪轻轻就拥有这么多不凡的际遇,但面对用尽全力追逐自己理想的她,真的会觉得,她似乎值得全世界的祝福。

她的梦想已经在路上:小岛大歌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