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五年级生。 用了大半辈子为自己的家和国家努力,为什么今天在他们口中我成了坏人?”国民党释出“五年级生”广告,五年级生与七年级生之间显得好遥远与疏离。但多数的七八年级生揣怀着的从来不是恨意,而是挽起袖子解决现况的决心。

听听作者 Google 谈“年级学”的疏漏,不分五年级生与七年级生,我们都是在台湾寒冬,期许台湾继续成为宝岛的人。(同场加映:

今天和一位曾经身在金融业的长辈聊天,她待在银行十几年的时间。最近打算自己跳出来创业,内容是有关伦敦最近(也好一阵子了)很红的财务科技FinTech。

她说,2005年以前,台湾的金融市场曾经是一片看好,在亚洲区的表现也是数一数二,2005年以前,我们的银行业的效率与创新,可以说是东亚第一。但接着,我们社会开始停止,停止了将近整整十年。(推荐阅读:

她希望改变,她希望能够将创新与勇于挑战的氛围,再次带给台湾。

以最近相当红的年级学来说,她正好是五年级生。小弟我则是鲁鲁的草莓七年级生。但其实,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我们一样关心这片土地,一样想着怎么样可以在我们力能所及的地方,让它变得更好一点点。

坦白说,我不喜欢年级学。在我来看,世代与世代之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我不认为我能代表所谓的七年级生,我也不认为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宣称他代表整个世代。所谓的七年级生里面,有人任性妄为、有人艰苦不拔、有人惊才绝艳、有人愚昧驽钝,有人胸怀天下,有人独善其身。有人奉献,有人自私。同理,所谓的五年级生里面,也是有着各式各样的灵魂。

所谓的世代,并无不同,他们也曾经年轻过,奋斗过,苦恼过。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所面对的环境不同。环境不同,所造就的际遇遭遇就不同。

你不会因为别人命好,生在一个良好的家庭,有着稳定顺遂的人生,就去恨一个人。因为这并没有意义,羡慕或嫉妒,我们终究还是要回来面对自己的人生。世代之间,也是如此,我们仇视五年级,或五年级看轻七年级,年轻人讨厌老人,或老人不信任年轻人,其实都是一样,所谓的时代,势之所依,万物更迭,最后取决的,都是自己的选择。(推荐给你:

的确,现在的环境不比以前,全球的环境、经济也似乎遇到了瓶颈和困境,下一个黄金十年、下一个重大的技术突破、下一次全球的进步在哪里,谁也不知道。而台湾,在这样的困境当中,也似乎是一年比一年差。

我们现在的困境是上一代人造成的吗?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如果把整个时代想成一个人的人生,我们因为上个阶段的某些选择,造成下个阶段的这个结果。这些选择,可能是少数人造成的,也可能是多数人造成的,如同蝴蝶轻轻摆翅,却震荡出如此多不同的结果。

而回头看,我们现在可以知道,许多以前的观念,或许现在不可行了,许多以前以为正确的道理,到头来却发现其实没有这么正确。这个时代需要改变,我们就不能再遵循以往的方法、以往的观念来做事情。(推荐阅读:

掩耳盗铃不能改变结果,不闻不问也只能继续沈沦。仇视世代,责怪他人,并不能让我们自己变得更好,因为到头来,还是我们要面对我们自己的人生。


(图片来源:Kovis Lo @Flickr C,C)

我记得小时候,书本上说,台湾是一块宝岛。他曾经是,美丽动人,温暖而宽厚。而我长大一点之后,现在人家告诉我,台湾是鬼岛,也不可否认的,以现在环境来看,它的确是,环境污染、政治混乱、法纪不彰、经济困顿、民不聊生。(推荐阅读:

小时候,我记得我能在家乡的小学抓到独角仙,夏天的时候,可以在河边抓到泥鳅,也可以捞溪虾,偶尔上山,还可以拔竹笋。我的童年很快乐,在树阴下乘凉,上山下海,爬树爬墙,而我也很幸运,因为我不曾担心下一顿有没有着落。

而我现在,除了害怕我自己没办法提供下一代如此优渥的经济环境以外,我也害怕我小时候经历的那些往事,对我的下一代来说,会是只能存在于想像当中的事物。

我害怕,我会让我的孩子因为经济状况而苦恼,我害怕,我的小孩再也不能外出,因为厚重的雾霾遮住了阳光,我害怕,我的小孩再也不能玩水,因为河流中的重金属污染足以致命,我害怕,在我有生之年,资源耗竭,会遇上一场大灾难,而孩子的一生当中,都要活在恐惧与不安当中。

所以我很害怕会有下一代,因为我不知道眼前的一切,还能够支撑多久。台湾的现况,如同影集权力游戏一样,寒冬将至,而我们人们还在彼此争斗不休。

套句电影的台词,Winter is coming。

年级、年龄、世代都将不是问题,而为了让我们有下一代,下下一代,甚至下下下一代,我们需要的不是仇视与对立,我们需要身处这个世代的每一个我们、每个一年级、每一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能够团结一心,试着去找出不一样的路。因为接下来我们所要面对的,或许将是无比严峻的漫漫长冬。

希望我们都能变得更好。让台湾在我们下一代的课本里头,还是一座宝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