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五年级生。 用了大半辈子为自己的家和国家努力,为什么今天在他们口中我成了坏人?为什么我的正义什么都不是?”国民党释出“五年级生”广告,五年级生与七年级生之间显得好遥远与疏离。但其实对于更多七八年级生而言,他们从不觉得谁是坏人,他们想要共同努力的,是想像一个更好的台湾。女人迷向作者群邀稿,作为七年级生的我们,想对五年级生这么说,一起看看作者这封半宁布衣温柔的信,台湾要更好,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尊敬的五年级生,作为一个七年级生,我想告诉你的是:

我会出来投票,不是因为委屈和不甘,不是因为对立和抗争,而是因为热爱与希望。

喜欢台湾,其实是出过国以后的事。

2013年夏天,我终于踏上心心念念的、我最喜欢的国家,英国。我原本以为我会很享受、很满足,到一种乐不思蜀的地步,确实,英国的天空特别蓝,蚊虫很少,可以在有阳光的午后,自在地躺在草地上,翻书、聊天,有一次还跟着文化课的老师走出教室,在树荫下朗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老师的长裙在鲜绿色的草地上逶迤开。晚上,我们会相约去酒吧喝一杯,或者在当地学生的带领下去撑篙、去散步,听着牛津城的晚钟。逐渐习惯在骤雨来临时翻起衣领,而不撑开雨伞。

那一天,我们跟着当地学生去看莎剧。就在草地上,搭了几个棚子,演员在舞台间转换,搬演着莎士比亚的喜剧,简单地摆了几张椅子,观众三三两两随意坐下,捧一杯热咖啡暖手。虽然中古英文的台词不好懂,但演员的腔调起伏、表情、动作、走位和配乐,让我们不至被语言隔阂,而能融入故事情节中开怀大笑。在我们看完莎剧,捧着保丽龙盒装着的热腾腾的薯条往宿舍走去时,一个人无意间滑了脸书......一条年轻的生命,因为军队中的不当对待,而永远的消逝了......。(推荐阅读:比台湾7-11密度更高的书虫圣地 英国海伊村

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这样的一个夜晚、一出我刚刚看完的莎士比亚,距离我如此遥远;而远在千百哩之外、透过萤幕看着的家乡,却与我如此靠近。

发现自己喜欢台湾,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总有那么多值得嫌弃的事:民生上,油电双涨、22k、学历不值钱、实习不用钱;文化上,我们找不到一个可以称为美丽的城市,“台”被视为一种负面的形容;政治上,我们每为认同所苦,又为认同而产生对立而苦.....。而我们七年级生,也有这么多值得被嫌弃的事:草莓族、滚石不生苔、小确幸、缺乏竞争力。我们讨厌着,同时也感觉到被讨厌着,彷佛在对抗着这个社会,又被这个社会所对抗。(同场加映:回不了家的台湾人:为什么年轻人纷纷找海外工作

所以,当年轻的人开始聚集起来,大声地说话、做成了一些事,我可以想像五年级生的害怕,因为你们就是社会,你们感觉到被对抗了、被否定了、被挑战了。

可是,其实你们不需要害怕的,年轻的人们站了起来、聚在一起,并不是因为恨,而是因为爱;并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期望。(推荐给你: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我去英国之前,从来不讨论政治,因为我不喜欢台湾。如果有一天,我有能力的话,一定要离开。可是,当我感觉到,自己即使远在千里之外,也无法漠视台湾的任何一件事;即使在异地最大的欢乐,也无法冲淡家乡给我带来的哀愁,我怎么还能说自己不关心这块土地,它变成什么样子、什么人能决定它的样子,我都无所谓?

台湾其实很好,我们有最好吃的水果,在英国一个月,我无比想念鲜甜、多汁、种类又多的台湾水果;虽然有时候会被店家不太友善的服务态度气到,但当我在机场发现自己未缴帐单被停话时,晚上十点一通客服电话,仍然有人接听,对方语声温柔地说:“没问题,马上为您开通,请问需要补寄一份帐单给您吗?”临挂电话前,又补了一句:“朱小姐,欢迎回国”;当我在伦敦地铁上一把握住扶竿,却惊觉上头的黏腻时,这才发现台北捷运的干净明亮;当我被当地人再三叮咛包包要紧紧夹住、拉炼要靠自己那一侧,在晚间被醉汉吓得魂不附体时,我想起自己曾和大学同学,两个女生因为逛夜市太累了,十二点在捷运站出口的阶梯上坐着大啖鸡排。(推荐给你:在伦敦与台湾对话:改变的责任就在我们身上

那些时刻,我突然好想念、好想念台湾。我发现,在我蒙蒙懂懂成长的过程中,这块土地、这个国家、这群人给了我好多、好多;我发现,如果台湾不好,就算我躲到天涯海角,就算我在异地功成名就,我也无法感觉到快乐。(同场思考:台湾留学生在伦敦:三万台币与三万英镑的挣扎

不管我走在怎样的路上,永远都支持我的母亲、高中时鼓励我、启发我的地理老师、与我在生活上携手并进的恋人、可以说最多悄悄话的贴心闺蜜、在课堂上有时争论、有时一起大笑的同学,还有,菜市场里那个从小看我长大、叮咛我念台大也不可以做坏事的卖水果的叔叔,他们都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台湾人,纵使我能够抛下自己的国家,又怎么能够抛弃他们?

聚集起来、想要说话、想要做事,当然,也要出来投票的七年级生,并不是因为对立和仇恨,而是因为爱和希望,而聚在一起的。因为希望台湾能够更好,所以才要以各种方式参与政治,因为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当我想起台湾水果,怎么能不关注农民如何生存、如何耕种、如何营销?当我想起晚上十点还要接电话的客服,又怎么不关注劳动权益与基本工资?凡此种种,都是让我开始,睁开眼睛、打开耳朵,认真面对一场又一场选举的原因,我得为我身边这些我很在乎的人好好把关,谁可以把台湾导引向更好的方向?而在选举结果出炉后,我们不能松懈,还要随时看着这些被我们选上去的立委也好、官员也好,有没有违背那个让我愿意投他一票的初衷。(推荐给你:厌倦行销的广告人,与小农共写土地故事:谢碧鹤

这样的生活,真的,不轻松。只有真诚的热爱和期待,才能支持一个公民,比他所选择的执政者更不懈怠地做自己该做的事,只有这样,执政者、立法者、监督者,也才通通不敢懈怠。

所以,尊敬的五年级生,不要委屈、不要愤懑、不要恨,好吗?当七年级生开始挑战这个社会,不是因为你们做得不够好,而是这个很好很好的台湾,值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