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经常不经意地让我们反思起时事现况,《危机女王》揭示了在政治的场域里,没有人绝对清白或正确,每个人都想要同一个赢的结果。作者 Ka 透过此片反思台湾选举现况,2016 年,你决定为自己投给什么样的未来?(推荐阅读:

辅选策略师珍被请到玻利维亚,一个民主初生,政治混乱的地方。她所服务的总统候选人卡斯提虽曾当选总统,但被公认自大、与人民生活脱节,民调落后声望最高的里维拉28%——而且,劲敌也请了美国策略师坎迪,正好是珍的强劲对手。这场“危机”,不仅在候选人间,也在两位策略师之间。

“只有一件事在选战中是错的,那就是输。”选举是一场品牌行销,最好的行销,不是迎合需求,而是创造需求。

当珍发现,卡斯提无法谦卑,无法与人民亲善,他所拍的广告、道歉的演练,都无比生硬的时候,她决定为卡斯提打出符合他个人风格的品牌,“危机”。他们向选民大肆宣扬:这不再是一场战争,而是一个危机。混乱的国家,需要强悍的领导者——一个被丢鸡蛋会还击的斗士,他不必为还手道歉,只要表示遗憾。

这部电影的烂番茄评价不佳,票房也冷清,然而我倒是挺喜欢,口碑场就去看了——也许是因为我们所在的台湾,如今才正要选出第六届公民直选的总统的关系?踏着富有节奏感的音乐,我们在紧凑的电影里,情绪跟着民调数字上升,看见选战原来可以如何操作,两方阵营各显身手,大胆使用负面宣传的手法抹黑对手、操弄选民观感、嫁祸给对方、将计就计⋯⋯任明信诗〈光天化日〉这么写:

我不相信
那些说他们一生磊落的人
他们往往过得很好
我不相信那些
太幸福的人

“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和怪兽搏斗的人,也会成为怪兽。当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很容易觉得主角是正确、正义的一方,然而坎迪却提醒了珍,他们其实没有不同,甚至暗示她才是多年前害死无辜女孩的人。没有谁比较高尚,他们都只在乎选举结果,不择手段,不计代价。(同场加映:

最重要的电视辩论前夕,珍指导卡斯提该如何展现自己,才能赢得选票,在一遍又一遍演练、重来的过程中,卡斯提不时显露他高高在上的真实想法,不耐地要她别企图摆布他,“我才是发号施令的人!不是魁儡!”而珍大声回应:“你当然是魁儡!我们都只是棋子!”这是一个局,没有谁为谁设下陷阱,而是所有人身在这样的棋盘里,被虎视眈眈,必须别无选择,才能得到胜利。

然而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吗?什么才叫赢?

电影中,珍时常引用大师语录,以《孙子兵法》的策略打选战、读歌德,也设计对手误用纳粹的名言——尽管那句话看起来有力又正确,但有多少人能不以人废言?卡斯提的辅选团队里,有个很受珍赏识的年轻人艾迪,他住在贫民窟,他的兄弟朋友全都不赞同他,然而他和亡父一样全心相信,卡斯提会带领国家强盛。

选举结束之后,艾迪兴高采烈,却被泼了一桶冷水,他冲到旅馆质问正在整理行李、准备离去的珍:“人民会受伤,我们要怎么做?”“妳总是引用名言,那妳自己怎么想?”

我很想改变这世界
但是我不知要怎么做
所以我把难题留给你解决
I'd love to change the world
But I don't know what to do
So I'll leave it up to you

一行人搭着车子要离开玻利维亚,在走上街头的群众推挤中缓慢移动,讨论着接下来要去哪国辅选。工作结束,大选过后,这个国家就与这些美国辅选策略师无关。珍望着窗外的抗议人群,做了决定。

谁说了什么再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决定跳出车外的自己,有了自己声音的自己。 

2016属于台湾的第一件大事即将上演,在一切是是非非中,你最在乎什么?你找到自己的声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