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郑宜农与灭火器主唱的“灵魂分手”宣言。作者 KangHao 说,我们讨论的不该只是出柜,而是非典型亲密关系。

看到网路上很多人都在转歌手郑宜农,与老公的“灵魂分手”文。 接着,很多媒体跟风报导,郑宜农是“出柜”,并表明自己的性向。其实,我认为她的出柜,不只是出“同志之柜”,更是出了“非典型关系之柜”。 各位读者请你们想想,我们一直以来就是被灌输,爱情是忠贞的、必须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对一,离婚可真是一件重大之事。


(图:郑宜农脸书)

郑宜农在文章里说:“我的性倾向其实从很小的时候就很模糊,喜欢过一些很棒的灵魂,但对于相遇的异性,始终在身体这关宣告失败,身体碰触对我来说是具有压力的,但因为也没办法喜欢很像男生的女生,一直以来吸引我的,都是兼具女性特质与男孩子气的女孩,而这在当前的台湾社会是罕见的,是比较没有定位的一种性向模式,所以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一直以来都没有办法确认”这一段话真是无比勇敢。 (推荐你看:

我们人生中,一直都在追寻各种形式的亲密关系,很多时候,它都不是大家内心所想像的“那一种”,它也不见得就叫做“爱情”,它很多时候只是一种依靠、一种相伴、一种互信、一种承担、一种短暂的激情⋯⋯。可是,我们非得要给它一个标签,像是暧昧、劈腿什么的,这又是何必呢?

我们人,面对情感时有很多不同面向的需求,有一首歌叫做“不能跟情人说的话”,它背后说的其实也有这种“在一段关系中,不能被满足的需求”。我们能不能爱一个人的个性而不爱他的身体、爱他的身体却不觉得他值得交往、能不能爱一个人在知识上的渊博、觉得他有才华,同时也想与另一个人彼此照顾相伴?很多很多的可能,可是在婚姻家庭、守贞意识形态先行的情况,全都没了,这些全都变成罪无可赦的“罪”。

为什么我们想要的爱,变成是一种罪?这么一来,我想要邀请大家,不断地去质疑我们被灌输的“幸福”,让自己去寻找想要的“民主化的”亲密关系,我们才能从“典范爱情”中解放开来。

今天郑宜农用了一个“很浪漫”的说法:灵魂,其实她要说的是,她不会像很多人盲目追求一个“典范爱情 ”、“典型婚姻家庭模式”,她愿意与伴侣思考,自己情感与亲密关系的多样形式,这才是真正令人佩服、觉得她很勇敢的地方。(延伸阅读:


(图片来源:来源

在同志出柜已经越来越稀松平常的当代,真正困难的出柜,正是追求非典型亲密关系的柜子。

我们接下来就会遇到另一个更大的难题。女人长期以来性被压抑、情感被束缚、性别被歧视,万一有一个女人,她不是郑宜农“这种女人”,她该怎么办? 也就是说,什么样的女人,可以不顾一切去追求“民主化的”亲密关系、非典型关系? 如果我们不是郑宜农、如果我们不那么可爱、清新脱俗、如果我们说的不是“灵魂”而是其他词汇,那么其他女人会如何面对?其他女人又会如何被对待?

我想,这个女人,大概会如同“妖女”一样被猎、被审判、被霸凌,因为我们这个社会,从来不允许女人追求“自己想要的亲密关系”,甚至,我们这个社会也框限男人想像的爱情型态。所以,7-11广告的萧博骏、麦当劳广告的陈志伟,通通都是这种单薄感情观下的受害者。 (你会喜欢:

我很高兴看到郑宜农的文章被大家转载,也很高兴大家有这么多正面的评价。不过,我还是很悲观地看待我们的社会,什么时候大家才可以都是郑宜农,勇敢追求自己所想要?

希望如果各位朋友你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也不要忘记这篇文章所说的、也不要忘了郑宜农的勇气。


(图:郑宜农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