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幸福》在一年之末勇气上映,由珍妮佛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布莱德利库柏(Bradley Cooper)主演。“你不要以为这世界欠你什么,这世界什么也没欠你。”关于实践梦想,我们总是少了一点行动,让艾彼以心理学角度与你分享电影里的三个态度。(推荐阅读:

友善提醒:有部分剧情内容,怕爆雷的你欢迎先按收藏再回来补课喔

时间推到记忆最早的那一刻,你从哪些事情中获得最大满足?从哪时候开始,你心里有一个还说不清楚的梦想,但它的图像却比梦还要清晰?也许在你被迫在现有职业选项、性别框架里做出选择前,你早已为自己的人生画了一个清晰的蓝图。

只是你遗忘了。

或者,你没有遗忘,只是夜深人静时候,你不敢想起?还是,未实现的梦想变成恶梦,每晚让你不得安眠?电影《翻转幸福》的女主角 Joy 有过这种时候。我也有过这种时候。我看见的 Joy,不只一个发明家、企业家,她突破重围地活出自己对生命的想像,绝对有资格被称为“人生”的魔术师、实践家。艾彼拆解出《翻转幸福》中 Joy 梦想实践的三个关键要素,与你分享!(推荐阅读:

关键一:觉察

电影前后以大房子串起 Joy 的梦想,Joy 希望有一个大房子,可以让所有的家人都住在一起,有一个“家”的感觉。有这一个终极目标引导着她,她才能够在事业遇到困境、家人也不支持的时刻,为自己的新发明奋斗。而发明,与终极目标相对下,就只是一个达成目标的手段了。

“你在哪里?你要去哪里?”永远是我们看待生涯最基本的两个问题,需要我们不断自问。

不敢回忆过去脑中描绘的梦想、不敢想像未来,是因为对照目前的生活,我们向往的看起来太美好、太梦幻了。觉得不可能,是因为“你不知道从何着手”。当我们有能力说出自己未来想成为甚么、仰赖甚么维生时,就有了目标可以指引未来的方向,可以去问“如何到达?”此时,才能去持续检视,知道“距离想要达到的目标还有多远?”(同场加映:

关键二:勇气

梦中,儿时的 Joy 告诉成年后的 Joy:“如果我们躲起来,别人没看见我们,会比较容易。但躲久了会不会连我们自己都找不到了?”

当我们躲在过去习得的教条、规矩中时,只是跟着主流走,不会有拉扯、挣扎。一旦当你想要踏出去、成为不同、让你的声音被听见时,你最亲近的家人、朋友,可能会是你最强大的阻力来源。你挑战的,是他们的核心价值观,家人、朋友会以关心和爱之名强烈抓住“既有的安全感──你的现状”,他们希望你以“不要改变、不要冒险”来回应他们。这时我们很容易出现强烈的自我怀疑,也会有人际情感快要撕裂的感受。

你需要勇气,温柔而坚定(难免火爆地)告诉他们你想做甚么,最坏的打算是甚么。如果尝试沟通若无效,也许你只能和 Joy 一样继续勇敢的走自己的路,以行动来表达你跨出舒适圈的决心。

将周围的话语都当成是帮助你成长、更坚定你的决心的来源。的确没有人知道这趟不一样的人生旅程会去到哪,也没有人能保证最终能够成功。唯一能肯定的是──走过这一遭,你为自己人生争取来的自由就更宽广了一些!除非你允许,否则没有人能够再以爱之名,但实为害怕冒险的恐惧来捆绑你了!(推荐你看:

关键三:坚持 

如果你能够不间断的保持客观去觉察现状与目标的差距,并且能够做出相应的调整、路线修正,那么就坚持不懈的去为你想创造的终极目标付诸努力吧!每一天挪出一些时间给你的梦想,不论时间有多短,都要像是你正在与你的梦想恋爱一般把握它。

Malcolm Gladwell 曾经提出一万小时理论,所有专家都曾经在专长领域中浸淫超过一万小时之久,擅长绘画的人都能够在日常生活中留意光影的变化;擅长发明的人都能够在日常生活中留意所使用的物品如何能更好。擅长活出自己、创造个人风格的人,一定在生活中就经常检视自己想要的人生目标与现在的差距、自己手中有哪些资源可以运用、并且毅然决然做出有利决策的人。

Joy 所处的时代,是人们(尤其是女性)无法梦想自由、勇敢不同、为自己而活的时代;我们所处的时代,是梦想自由、勇敢不同、为自己而活已经被“过度消费”的年代。这两个年代相同的是,没有人教我们通往梦想的路该如何前进,我们和 Joy 一样旁徨、焦虑的摸索;相同的是,无论是哪个年代我们都需要靠着双手去实践,靠着双脚去传递的精神。

我们都要在我们的人生里,翻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