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们不结婚,好吗?不是不爱,是我们找到更适合彼此的相爱方式, 比一只婚戒与结婚证书更长。从害怕婚姻,再到找到属于自己的相爱模式,作者 Fanning 真实的分享了自己身为第二人妻的故事。我们不结婚,但我的心里已经对你说了,我愿意。(同场加映:第二人妻,成了恶妻?

在另一篇文章中写道:“生活中的男人在圣诞夜这天没有准备礼物,情急之下只好把自己的未来打包送给我。一同生活了将近十三年,这才有默契地想在一张白纸上把未来写下,自己想来都觉得老来俏令人想笑。”如今这只黄澄澄的求婚戒套在手中,轻盈盈地没有想像中那么重。

与这个男人在一起将近十三年;我们认识的第一年,他正处在离婚分居的协议中。德国夫妻之间要协议离婚,必须先登记分居,分居期满一年才可以正式进入离婚的法律程序。从我们认识一直到他离婚成为单身,已经是五年过后的事;这当中除了离婚双方来回协议的细节过程外,德国办公机关缓慢冗长的公文步调也不容小觑。(同场故事加映:谁说离婚很丢脸?

时间一久,恋爱中的缤纷泡泡一一触地消失,我们依旧守在彼此身旁,不过寻常伴侣的生活让我们打消了结婚的念头。

这是一开始没有结婚的原因;几年过去回头想想,没有结婚对生活的影响不大,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影响。未曾一度觉得遗憾、受了委屈或是少了什么;也不会刻意隐瞒自己没有结婚长期单身却同居的状态。朋友知道这样的情况都觉得讶异,认为这样的思想与行为很酷很前卫。很多人结婚是因为谈了恋爱,时间到了不结婚好像怪怪的,所以按着顺序把人生走下去才心安理得;很多时候也顺便省下解释说嘴的麻烦。(同场加映:荷兰女人的恋爱童话:单身,婚姻的新想像

三年前,男人在圣诞节前偷偷买了戒指打算给个惊喜,我却温温地推到一旁,绝不是欲拒还迎。曾经浪漫幻想披着白纱步入婚姻的自己,已经在这些年的安稳伴侣关系中找到一个妥当舒适的位置安坐下来;如果不结婚不影响彼此的感情,那么我说:“亲爱的,我们不结婚,好吗?”

很幸运,男人不觉得狼狈也没有退缩,我们都明白可以牵着手度过生活中每一天是幸运的;更幸运的是,我们愿意了解对方,不刻求,不因为时间到了得做下决定而出手。当初没有问男人求婚的原因;本来以为曾在婚姻中遭受挫折的他应该比自己对于婚姻更保持安全距离;男人倒是问了我没有答应的理由。

其实如果诚实,我会说:我是害怕婚姻的,与其面对可能的失败,宁可保有现在双赢的局面;单身相处十分容易理解,我们不就是因为“爱”才在一起的吗?这样爱的藉口让许多事情显得可爱柔软,这样爱的藉口给自己缓冲的空间放慢速度。如果将近十年的生活中我们都相安无事,那么先这样,不结婚其实很好。(推荐给你:将“伴侣关系”还给相爱:结婚不是爱情的唯一解答

今年春天时到外地工作,工作结束之后与邀请的厂商两个女人就坐在旅馆大厅里闲聊。不熟识的两人十分有默契,不管对生活或是感情都有十分吻合的准度想法。“如果没有不结婚的理由,那么就结婚吧。一张证书不只提供关系中的保障,还有权力;生老病死之时会需要的。”这个年长我许多的女人提醒的不只应该握紧的权利,而让我想起了在飞机行程两小时之外的家中,我爱的那个男人。

心一紧,面对婚姻的紧张害怕与担忧突然一扫而空,爱与思念让我深刻感受到感情中的可爱与柔软,从这份漫长的伴侣相处中我扎扎实实体会了对等的爱与付出。这份爱如今让我转过身愿意面对婚姻,这才明白“我愿意”这句话的力量是出自于这样紧密的相守之中。

戒指,落在我左手中指上。圣诞夜这天从圣诞卡片信封中露出的戒指是三年前那对;很幸运是同一个男人在身边陪伴着。戒围稍松,男人说要改小;我则轻轻拿起戒指套进中指,刚刚好落下,不会松脱遗失,也不感到束缚。

如果我们一路走来都不是遵循着该有的顺序,那么我也相信婚戒不一定要在无名指上;没有苛求的状态对我们来说显得刚好。一转头,男人的戒指也落在中指,我知道,可以契合的关系一定是爱;而不离不弃可以妥协改变配合的,是真爱。(推荐阅读:四个给伴侣的幸福交往守则

手中的戒指不是束缚;望着这圈金黄我心中满是爱,它道尽了十三年来诚实面对自我的起承转合。

“亲爱的,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