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跨年,只身一人好像是一种罪。以前你总会在这时感到难堪,一个人,是多麽值得同情的字。后来,你终于理解,宁愿一个人,珍重地向这一年好好告别,说声感谢,也不要在人群里被寂寞簇拥。(推荐阅读:

总在每年末端害怕人群,因为你依然孤单一人。

从学生时代之后那第一次的跨年聚会,我们疯狂沈浸在迎接崭新的瞬间,随着时间荏苒,我们与青春段落渐行渐远,进入社会的篇章。也蒙蒙懂懂的学会了交际应酬,身边的人来去流水;清浅地习惯。

偶尔生命中,几抱回忆的烂泥,还是会沾染了自己一身晕,就像每期来临的月事一样,无法控制地流淌出一地血红,染了部分的生命,自然且无奈,始终无法自拔。

每次的离别都像是把自己狠狠的摔落,迸成一地碎片。

“只是我们还想要那些呀。”

所以低下头慢慢拾起,蹒跚地拼凑曾经,这时间也许需要年载以上。只是随着我们这样反覆拾殇,将过往拼凑回去时,却从这些已如流水淌过的年华里,发现自己人生的形状已经改变许多,一些棱角变得更加圆滑,偏执逐渐破冰,这些全都是蜕变的征兆。

你才明白,离别的瞬间虽然悲痛万分,可是随着时间的沈淀,理解那才是成长的源头。

“无奈蜕变需要时间与坚持,如同破蛹前那刻奋不顾身,过程苦而不堪。”

于是你封闭了自己,拒绝所有的邀约,把自己关在家里看着电视默默倒数。年复一年,你依然如此;世界如是。然后有一天回首那副残破光景,你发现你可以坦然面对,如笑谈戏曲、如轻述一段故事,却说进听者的心坎里。

“你真的走出来了。”

看看那些已经腐烂的曾经,即便不堪败絮,但已默然地沃了你生命的底,等待升华。新生早已潜蛰,结束的故事,就让它逝去,你正迈往新的篇章,也许是一段交响乐,大地准备苏醒。当你尝试着向别人诉说这些过往,突然间你发现一切自然顺畅,代表你已经走出赘见,就像自由的说唱家吟唱幽冥,也歌进了聆听者的心。

这就是一种告别与接受,当下的痛已褪去,学着接纳自己的脆弱,并优雅的将它置于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而你不再引以为意。(同场加映:

“有太多的时刻,世界狭持着我们不得不向谁告别;但那并不代表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的萌芽。”

时间最残忍的地方在于它永远不会为了谁而等待,你也无须等待。但人类是惯性怠惰的物种,没由来地只想作茧自缚。于是你被逼着告别现在,无数的当下都是令人难以忍受的过程,不断将自己身上的丁点斑驳撕下,于是在过去之后才知道原来最后剩下的,是你那赤裸灵魂与纯粹模样,新的一切已在不觉晓当中开始轻轻呢喃。

告别了太多令人难堪的事情,其实你的人生正慢慢凝结起来,而那腐烂的开始风化消蚀,留下了单纯其实一直都在心底陪伴着你。惊蛰遍及全身,通透且清晰,灵魂的片段正静静交织,过往已剩些许余烬,即便你已充耳不闻,人生早往美好迈前了好几个大步。

一年过去了,回首发现自己又自爱了许多,这都是告别后的相遇使然。

人生里总有魆黑的夜晚,也会有破晓的瞬间。没有不会熄灭的白昼,更没有不会点燃的黑夜,总会更迭。我们就像在茧里蜕变的蝴蝶,等待许久就为了敲碎那片雪白之壳的瞬间,然后,奋力纷飞。往下一片草原,遇见太阳月亮与星星,漂流相遇与告别,但我们已经学会独立,心已经不再需要寄托于谁,温柔早已辽阔了你的灵魂。

最后我们都能明白——告别,是为了之后的相遇,而人生自然会凝结成最完整的模样。

这一年,我们都离开所有过错,原谅自己曾经无尽耽湎;或者你也被谁曾经狠狠伤害,但这些痛都架构成了另一扇心的窗口,茁壮成另一片风景。走向年底的尽头,未来正等着你掌握。不要留恋那寂寥可数的伤口与欢愉,你需要的是去向它轻声说再见,往前信步而行,等到再遇见的那天,自己值得拥有的幸福自然就会丰硕。(推荐阅读:

“学会告别与接受,你的人生,自然就会凝结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