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钱比较好赚吗?”从美容院、女装、丰富包装的消费品,你有没有发现似乎比“男用”还要贵一些?看看作者沈倩如的美国日常观察,思考日常生活里有着性别价差的“粉红税”。(推荐阅读:凭什么男人拿比较多?布莱德利库柏力挺珍妮佛的性别宣言

家附近有好多美容院,多到让人看不下去,常有想去问他们“女人的钱比较好赚吗?”的念头。当然,我没那勇气,反正我的三千烦恼丝交由男人理发店解决,想想也真事不关己。

在美国,除了刚来念书那几年之外,我都在以男人为主顾的连锁理发店剪发,剪一次约10 - 15美金。虽然我家有个在某方面比我还挑惕,镜子照得比我多的男人,但女人发多,找师傅总得格外小心。每搬到新城市,尚抓不到方向时,我通常以跟班的身份随他上理发店。不单把他当作试验品而已,我还谨守福尔摩斯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 1902)所说的“这世界充满了没有人能观察的明显事实”,坐在后面很侦探地假装看杂志,实则观察其他客人和师傅。

之后,只要我俩都满意了,就认定那一家、那位师傅。几次下来,被剪的人与剪的人的默契往往三言两语讲好层次、角度与长度即可达成。其实,我常在这样的理发店发掘到高手,有的双手轻巧灵活地让你毫无剪发中的感觉。

此外,或许与我偏好极简有关,男装亦颇吸引我,偶尔在 Banana Republic、Everlane 买特小号(窄版)男衬衫、毛衣、短外套,剪裁适度地宽松又舒服。我常边逛边感叹:“想买的都在男装部。”我家男人则回应:“女装才多样,但这么小件怎反而较贵。”女装的选择的确比男装丰富,折扣亦多;然而,当女人想着衣橱永远少一件衣服时,是否意谓着,我们的衣橱永远有件多余的衣服?多买一件真的比较快乐吗?至于同样一件简单的T恤,多数时候,男版更经济。(推荐给你:【经济学人】标签决定一切


(photo credit:Unsplash

对于选择,我相当同意 Barry Schwartz 在《选择的吊诡》提的- 太多选择自由让人提高期望,无法作决定,又或作出并非最好的决定,失望的机率便跟着提高。(推荐给你:人生就是不停做选择,选择的机会成本就是遗憾

几天前,华盛顿邮报在“妳为何该买同样产品的男版”一文指出,女人应该买包装给男人用的消费品,价廉又物美。文中首先以美国第二大折扣零售商 Target 卖的 radio flyer 为例,传统红 radio flyer 订价 24.99 美金,女孩版的换上粉红色后则涨到 49.99 美金。报导一出,该公司马上降价并解释系统标错。若说红色radio flyer是标准商品,粉红是特殊版,故以高价销售,那洗发精怎说得过去?纽约消费者事务局比较将近 800 多项商品(东西一样但分性别包装),平均差价约 7%,洗发精的差价竟狠到 48% 。

我想得意地说,上回误用男人洗发精,其实可说是正确的;而向来买 3 件或 5 件 18 美金的男人纯棉V领内衣当居家服,也可算是明智的。然选择终究是自己的,若你愿意付性别价差的粉红税(pink tax),严格说来并非不可。就像我家男人面对琳琅满目的洗发精,常用香味来作决定,说粉色包装的特别好,我总不能说他做了错误的选择。(包装越美越浪费!看看德国的爱地球绿色设计

说归说,在理想的情况下,我仍希望,消费品制造商能摒除粉红税,让选项减少。一来我可以拥有更多的自由去专注应该专注的事,或学习得到真正的满足感,而不只是小确幸;二来,我也用不着去想我家谁比较聪明,虽然这答案我老早便知。


(photo credit: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