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爱情里人来人往,有人会来、有人提早下站。无论如何我们都感谢陪伴走过这么一段的人。就算要抵达的风景不同,起码我们拥有过一段路程。(推荐阅读:

要连想去的地方都一样的,才是真正的伴

小兰从没想过会在十几年后再遇到志玮;她更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答应志玮的邀约,虽然就只是在高铁车站旁的小咖啡厅,一起喝杯咖啡而已。

“都还好吗?”这个问题,志玮刚刚在车站里遇见小兰的时候就问过了,但是她还是又回答了他一次:“很好啊!”她觉得自己用了更坚定的语气。

过去这些年,小兰就算过得再不好,都不可能比志玮离开她的那阵子更坏了……十几年前,他们是大学“班对”,志玮是当完兵才念大学,当同年纪的女孩们都在烦恼必须因为男友服兵役而暂时分开的时候,小兰并没有比较轻松,因为志玮早就计画要去日本留学,那是他的梦想,而且家境清寒的他,必须自己靠打工赚学费跟生活费,在预计的三年留学期间,他几乎不会有多余的费用再回来探亲。

小兰的环境也不算好,她还有学贷要还,但在“爱”里好像就是这样,女人就是比男人有办法“付出”。她会努力攒下生活里可以省下来的每一分钱,她装了在当时还很贵的宽频网路,她希望他每天都能有空视讯,志玮不知道小兰每天跟他视讯的那五分钟,对小兰来说有多么重要!那是她对抗寂寞的巨人的唯一武器;真的受不了总是 Lag 的频宽的时候,真的再也承受不住一个人的时刻,她就打国际电话给他,彷佛藉着完全不失真的声音,她才能持续想像得出来,他正在听她说话的表情。(推荐阅读:

小兰一直以为只要自己不会变,志玮也不会变。她忘记了,人在异乡的他,也许比她更寂寞;又或者,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抵抗过寂寞……

他很快地在日本认识了一个女孩,是他的同班同学,他哭着跟小兰说对不起,因为那个女孩真的对他很好;小兰在国际电话里听着志玮的告白,那是他唯一打给她过的国际电话,她没有怪他,她的心痛早已掩盖过其他的感觉,她没有想到这份爱原来这么脆弱。

“你应该过得还不错喔!我看你在东京四处找美食,应该很快乐。”小兰说,她常常因为朋友的脸书连结,也看到了他的脸书,小兰发现志玮后来迷上搜集,他搜集各种美食的经验,他在脸书里分享着四处去体验美食、红酒跟雪茄的经验……都是美好的经历,却不是真实的生活,那种寻常夫妻会过的生活。脸书里的照片永远只有他自己,彷佛他最后没有跟那个日本女人结婚一样。(延伸阅读:

“你在日本,都自己去找那些好餐厅跟酒馆,都不带老婆一起去的啊?”小兰最后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

“都自己去啊!现在会觉得这个婚,好像结错了,呵呵!”志玮笑着说,他看起来有点遗憾。

 但那一点都不关小兰的事了,所以当时间一到,她还是马上跟他说:“我的车快来了!我该走了!”然后他们互道再见,小兰头也不回地走向月台,当她坐下来的那刹那,列车正要开……

她突然觉得很庆幸,好在自己不是留在志玮身边的那个人,否则今天留在那间空房子里守候的人,很可能就会是她,对不对?!

那些突如其来的、让人难以接受的分手,在这个世界用各种不同的形式,不断地上演着……我们总是心痛地以为那是一种“错过”,惋惜着对方的不了解跟不知珍惜。后来,妳才明白,那些我们最后怎么样也留不住的,可能是因为缘分,但绝大多数的原因,是因为你们还是不够适合。

留不住,并不是错过,而是妳会遇见更好的。也只有懂得放手的人,才能抓住更好的幸福。(推荐你看:

我们才终于懂了,不是所有遇见的,都会陪妳到最后。有一些人,只是行程跟我们类似的旅人。他们可能是买到站票,可能是坐错位置,也可能只是暂时歇脚。

相爱,只是你们靠近的原因;要连想去的地方,都跟妳一样的,才是真正的伴。 要真的能一起经历颠簸,却还依然坐在妳身边的,才是那个拿对车票的人。

这个道理,小兰懂,非常懂……那班通往台北的高铁列车,开始飞快地奔驰起来……那是她不管到何地出差,最后都急着奔回的地方,因为那是台北,因为在那个城市里,一直有一个也永远在等着她的人。那是她后来遇见的幸福,那是她当时懂得放手、持续前进,才有机会遇见的真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