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都要抗争,生怕政府在你不留神的时候会做出甚么。”2015 对于香港而言,是格外辛苦的一年。雨伞革命点亮了香港人抗争的决心,而随后而来的等埋发叔事件、铅水风波让他们对于政府失望,却也对这块土地兴起保卫决心。香港作者 Karen 回顾香港的一年,辛苦是值得的,香港人的底气一直都在。(推荐阅读:

2015年的香港发生了很多事情,有开心的也有生气的。女人迷邀请我写关于香港的2015时我在想,会不会把整篇文章都写得很负面呢?毕竟这一年令人气愤的事的确有很多,而且我本人又经过了很多不同的高低起伏,但主编的鼓励及期待让我觉得可以先写写看,说不定事实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差呢。

【一月】雨伞运动的下一步:希望在于人民,改变始于抗争

我跟很多年轻人都一样,带着疲惫的身驱和焦躁不安的心情踏进2015年。雨伞运动因为内哄(有些人主张和平抗争,有些人则主张暴力行动)及政府的介入,在没有任何成果达到时就结束了。大家都在想,搞得那么大还是甚么都没有做到,那么,我们还可以干甚么呢?(推荐阅读:

但之后我发现这次运动原来已不知不觉的改变了许多人。

有些人因此而更关心政治、有些人更与在运动中认识的人组成一个团体,在假日就摆放街站宣扬运动的理念及政府/立法会做的事。本土意识亦开始抬头,很多人对“香港人”的身份认同增加,有人发起赶水货客运动,企图阻止来香港购物的陆客再次来港,如对他们大声叫骂更有人主张独立(雨伞运动前这个话题根本没多少人敢提。)(同场加映:

【五月】肖友怀事件:该不该发给非法流港的男童居留证?

十二岁男童肖友怀非法留港并得到立法会议员帮助,希望能得到香港的居留证。事件引发连串风波,不少人怕若给他居留证,会成会坏先例,引发更多大陆人偷渡来港,抢夺资源。网民除了发动网上联署行动,更发动包围议员办事处,向议员表示不满甚至愤怒。(详细资料请参考:匿港九年大陆童自首风波

本地抽水(恶搞)杂志100毛在五月时开办网台“毛记电视”,恶搞多年来独大的无线电视(广东话中“毛”与“无”同音)及时事新闻。他们以夸张的手法吸引年轻的观众,希望从而能唤起他们关心社会政治。

【六月】等埋发叔事件:投票被戏剧性否决

个多月来不少团体依然在街头上宣扬选出行政长官的方案无理,直到六月支持方案的人依然比反对的人多出数个百份点。在立法会投票前夕,双方的支持度争持不下。社会上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但投票戏剧性地被否决。

在投票时刻,一众亲政府团体议员突然离场,但因有数名亲政府议员没有离开,令投票依然达到法定人数,方案遭否决。事后,亲政府议员以滑稽“等埋发叔”(等议员刘皇发来到才一起投票)的理由解释突然离开的原因。网民因此批评这群只懂盲目支持政府的议员不懂议事规则,流会不成反致方案遭否决。

笔者那天下午原定赶往立法会参与集会,整个上午都如在针毡的坐在办公室。看到议员们突然离场而方案又被否决时都傻了眼,以为自己看了恶搞新闻。当天晚上,网上即出现了不少恶搞图片。当中笔者就最喜欢下图这个了。



(更多恶搞图片请点

【七月】铅水风波与七一游行

不知为何,Loney planet 居然把七一游行(七月一日是香港回归日)介绍成香港的旅游景点之一。但因选举方案被否决,民众缺乏游行目标及不少人认为游行的作用不大,所以今年的游行人数成为08年金融海潇后最少的。这一年笔者我也有挣扎过要否参与游行,但最后我都因为觉得作用不大,不能向政府施压改善民生而没有参与。

七月更爆出了铅水风波。不少大型屋苑及学校的食用水喉验出含铅量超标。十月时,以权力及特权法调查铅水事件的动议被亲政府的议员否决。(详细内容:食水含铅丑闻

【八至十月】政府魔掌深入民间:香港会变成什么样子?

政府在没有咨询的情况下斩了陪伴香港百多年的老树。这棵树在日占时期已在此处看守香港,笔者所读的大学也在附近。每当下雨时,笔者都会在大树下避雨。这棵大树可说是看了一代又一代的大学生成长。大树被斩后,那一处总是空荡荡的,感觉亦相当奇怪。

无独有偶,发展商在十月份清拆湾仔的历史建筑物同德大押,政府则在同月宣布要更换所有有皇冠标志的邮箱,令市民质疑政府要全面去殖化。两件事都同样引起社会讨论,可惜不论是政府或是发展商都把意见及反对声音嗤之以鼻。他们只顾发展不顾历史的做法实在令人感到惊讶,同时亦令更多人发现现时的保育政策不足。

【十一月】政治素人参政,政治就是生活

雨伞运动后的首个选举:区议会选举。此次投票的首投族人数比往年多出不少,亦有不少政治素人参与选举。选举结果有好有坏,部分伞兵(参与过运动的人)赢出选举更有部分资深亲政府区议员被踢走。可是亲政府的区议员还是占大多数。(台湾的政治素人:

较令人值得高兴的地方是真能从选举结果中看到不少香港人都希望能得到改变,年轻的参选者很多都能胜出,但相信下年的立法会选举还是一场苦战。

此次选举中其中一个令人感到惊讶的地方是,铅水村的选举中,居然是亲政府阵营的人赢出。这可见民众真的接受了政府及亲政府团体所灌输的思想: 政治与民生是分开的。想要香港改变,必须要改变民众的思想及令他们知道,生活就是政治。

【十二月】一地两检

这个十二月有多个具争议性的方案在立法会中讨论,包括俗称网络廿三条的版权修定法及兴建高铁的“一地两检”方案。不少人认为版权俾修定法钳制网络上的言论自由 (详看:网络23条) ,而“一地两检”方案会引进大陆法例破坏硫时的一国两制。(详看:一地两检

记得十一月时有个瑞士朋友来香港玩,跟他聊到香港的问题,他说:“在香港生活压力真的很大,每日都要抗争,生怕政府在你不留神的时候会做出甚么。”的确,有时我也会觉得看到新闻都会感到无力疲累,但我更怕的是香港不再是香港,而只是一个名叫香港的地方。

无力不时会有,但我也知道,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年初的时候不是觉得雨伞运动甚么都没有做到吗?但最后还是发现大家都改变了,觉醒了的人都在默默地改变身边的人。不知道还要做多少/多久才能得到改变,但只要不放弃就会有希望。藉这个机会祝大家新年快乐,不要轻易的放弃自己坚持的理念/理想。要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