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说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你相信这句话吗?听听作者 Avross Hsiao 以心理学角度与我们分享比起原罪,偏爱“主流美”更可能是社会给女性的附加压力。现代人对“美”的想像甚为狭隘,美无关美德与内在、心灵品质,只是一味追求遥不可及的“姣好外表”。(同场加映:请你们,把我们的外貌还给我们

”Trust me, you can make it.“是着名健康体重管理企业琅琅上口的广告台词,鼓励女人只要勤奋,美丽终将不远。“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这句话是多少母亲告诫女儿的教诲,就连安徒生童话丑小鸭变天鹅,都让女孩相信即便丑小鸭其貌不扬,长大后仍有变美丽天鹅的一天。故事告诉女孩外表是可以改善的,只要努力,女孩长大后也可以成为艳丽的女人。社会说服女人不应满足于现有的姿色,应透过后天的养成和改造,打造更完美的仪态和容貌。

虽然我不愿满足我的母亲装扮女儿的喜好,更不愿成为他心目中可爱又端庄的淑女形象,但我也在家庭教养的耳濡目染下,逐渐相信女孩只要努力,就可以变得动人又美丽。我一度以为,全天下女人都爱美,所以身为女人,我当然就该爱美,否则好似有失身为女人的职责般,将会在异性恋的市场弃如弁髦。(延伸阅读:

爱美真的是女人的天性吗?

我从小不爱穿裙子,讨厌蝴蝶结,更痛恨娃娃鞋,我的中性打扮被我母亲称作是懒女人、丑女人,只因为我不愿意,更不努力成为他心目中的公主或娇娃。青少年时期的我,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体重、肤色、坐姿或是穿着,我只在乎舒适,我只在乎身上的物件或饰品是否让我感到自在,其余的流行、眼光和评论向来不是我的考量。

我想每个人都乐于被称赞,喜欢接收正面的反应和回馈,但这跟爱美本质而言应是两回事。所谓的“美”非常主观,并不存在统一制式的“标准美”,人之所以爱美事实上只是因每个人都爱好受到他人的肯定和夸奖,与“美”其实没有太大的关联。小时候的我喜欢别人说我很有个性,若被说“美”,我反而感到不自在。相较于外表,我还比较喜欢别人赞赏我的美术作品有创意,或是惊讶于我的力气过人。我相信对许多女人来说,能力的赞扬会比歌颂外表来得更为悦耳。

虽说被称赞外表依旧是件令人开心的事,但在女孩转变为女人的过程中,重点不应放在爱美这件事,而应强调人格的养成、自主意识的建立,和能力的栽培。父母对于女儿的鼓励,不应仅局限于“小公主”或“好漂亮”等纯然外表的赞赏,应加强自我管理或学习能力的重视,让女孩不会仅将自我价值建立在外表上。(推荐阅读:

爱美不一定让人快乐

心理学家认为,相信天生特质具有可塑性的人,对学习具有较正面的态度。例如,相信资质与才能是可以锻炼的人,即便遭遇失败,仍愿意加强学习,增进技能与技巧,并设下合理的目标,待达成后再持续精进。而不相信天生特质具有可塑性的人,对于自我耕耘的成果较为悲观,通常不太愿意花心思设下目标,意志也较为薄弱。原则上,相信天生特质具有可塑性的人想法较为乐观,对人生的态度也较为积极正面。

但若是对于外表这天生特质呢?由于广告媒体和消费文化的促成,使得现代人对“美”的想像甚为狭隘,加上商人为了维持爱美的无限商机,让世俗的“美”透过修图技巧成了不实际的幻影。

曾有实验以阅读不同类型的故事,研究爱美对女人的影响,故事分为三种:一是传达外表具有可塑性,可透过后天养成而改善外表;二是传达外表不具有可塑性,后天的养成不会使外表改变;三是与外表完全无关的故事。结果指出,相较于故事二和故事三,阅读完故事一的女性受试者对于自己的外表显得更为焦虑,且容易将自己的价值纯然建立于外表上,甚至会考虑作整形美容。

如果“美”被形塑成遥不可及,甚至是病态的形象,那“爱美”只会让人痛苦。

放下执着,立地成模

维多利亚模特儿 Cameron Russell 曾坦白地说会有今日的他,不是因为他有多努力,而只是因为他中了基因的上上签(Genetic Lottery),他甚至不觉得他今日的成就是他应得的。“放下执着,立地成模”是我的一个小黑色幽默,不是要鼓励大家成为模特儿,而是鼓励大家,也鼓励自己即刻放下对美的执着,我们都可以是美的模范。(同场加映:


维多利亚模特儿 Cameron Russell

有些人运动是为了健美的身材,因为有了健美的身材就会变美。有些人化妆是为了无暇的脸蛋,因为有了无瑕的脸蛋就会变美。有些人穿高跟鞋是为了比例,因为比例匀称就会变美。为什么我们要经过这么多道程序才能变美,为什么我们不能从肥胖、圆润的体态中找到美?不能从心态的转换中找到美?

如果“爱美”是场全程马拉松,靠着体力和毅力,望着终点,我愿意跑;如果“爱美”有如追逐天边,那不如停下脚步,欣赏沿途的风景,免得伤了身也失了心,最终落得遍体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