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举办的选美小姐,观看选美标准与参赛定义,彷佛给了社会一种美的定义与框架;听听作者张萍萍的论述,女人该是多元,爱自己,也爱他人。(推荐阅读:他们都想说:女人,不只有一种样子


(伊拉克选美比赛 / From:Tencent )

近日,各地举办的“小姐”选美比赛的轶事见诸媒体。

海南三亚“世界小姐”参赛者林耶凡与中国政府对抗的新闻甚至盖过了赛事;饱受战火摧残的伊拉克 43 年来第一次举办选美;美国拉斯维加斯第 64 届“环球小姐”出现冠军乌龙事件。这些“选美”事件中,“小姐”们负责表演,观众负责制造舆论。

对于选美比赛,我从未关注,只是最近太热门了,以致于不得不看。在泰国,最近目睹的一次选美比赛是 11 月底举行的水灯节选美比赛。说实话,泰国的选美比赛看不出有多大的实质性内容,比起内在,外表出众就更容易获得评委青睐。甚至,前段时日还爆出丑闻,一位泰国选美冠军被查出伪造学历而被撤销冠军头衔。因此,对于所谓的环球小姐、世界小姐、国际小姐之类的选美比赛能承载多大的意义,我表示怀疑。

众所周知,这三大国际选美比赛的宗旨挺高尚。比如,世界小姐选美大赛以“促进世界和平友谊,树立杰出妇女榜样”为宗旨;环球小姐大赛以“帮助全球女性实现理想,促进事业、生活和个性的发展”为宗旨;国际小姐则是旨在“传达公益理念、实施爱心工作”。

以人为本的商业模式:600 名雅芳小姐把健康和未来都带进非洲贫民窟

在女权主义势力渐长的 21 世纪,女性凭藉个人魅力(外表和内在),站在国际舞台展现自我,这对女性地位确是一种提升。然而,仔细考究小姐们的参赛目的和赛后的命运,以及赛事本身的局限性,对于选美的意义就不得不打个问号了。(美没有 SOP!多样的新加坡,让我看见美的自由自在

在这个追名逐利的年代,要出名是许多小姐们参赛的主要目的。因为“名”、“利”是一对孪生兄弟。比如,2005 年参选港姐的袁弥明就曾透露,如果自己不是名人,就不会有数百人在“袁弥明生活百货”还未开店时就先订货。甚至 1961 年第 11 届世界小姐罗斯玛丽・弗兰克兰曾直白地道出赛事的虚伪性:“美女皇后们精心打扮一番,鱼贯走上舞台,只是为了让某些人得到一点快感。他们应该把这种活动送入档案袋里,永远忘掉它。”这位世界小姐沈湎于桂冠带来的虚荣,最后选择自杀。

有人说,通过选美比赛可以让自己获得自信,这或许无可否认,但除了选美,难道就没有其他的途径可以找到人生的自信?这恐怕也说不过去。纵观世界小姐们的出路,大多嫁给富豪,或成为艺人,或回归平凡生活,真正发扬赛事宗旨的“小姐”少得可怜。

所以,对于小姐之类的赛事,我认为看看就好,不必太认真。

因为女性的美不该被舞台上的小姐们的美所定义,女性的美在于活出自己的姿态,包括外在的舒适与内在的充盈。

站在舞台上的小姐们那是被规定化的美,用身高、体重等客观指标来衡量,然而,难道矮胖的女性就都不美了?再者,在镁光灯下短短的几个小时,何以客观判断出一个女性的真正内在美?因此,当我们看着她们在舞台上展现自我时,在投以羡慕之余,最重要的还是回归平凡生活,在实践中完善自我。

我把女性的美归纳为6个字:“爱自己,爱他人”。如果用英文来表示,那就是:To grow and to help others grow. To live and to help others live.

我无意倡导取消“小姐”比赛,因为每场斥资上千万、甚至上亿的选美比赛,能够满足观众所需要的娱乐,小姐们能展示自我,商家们可以扩大知名度,以及电视台能获得收视率,所以这是一场多赢的赛事。

如果要说有什麽特别的,可能就是伊拉克的选美比赛是有些意义的,在收到死亡威胁后,这些小姐们仍有勇气上台,与宗教顽固势力对抗,目的是证明伊拉克仍是瑰丽于文华之国。不过,除了伊拉克选美,其他所谓国际性或地区性的选美比赛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实质性意义,反倒像是壹次集体意淫。

夺下美国加码小姐后冠的爱滋病患:“我重头学习怎么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