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绿玫瑰曾在〈〉谈了不婚妈妈身份!这次她想与我们聊聊,即便与另一半分开,都欢迎对方来看孩子!让孩子可以在更健全的情感对待下成长。孩子在成长中需要学习情感认同的机会,别让大人轻易剥夺。(推荐你看:

之前提过我是个“不婚妈妈”,而我本身也从单亲家庭长大,依照小时候的经验,我建议每一对准备分开、正在分开,或是已经分开的父母:如果对方没有对孩子造成暴力或其他犯罪行为的可能,那么请“不要阻止对方看你们的孩子!”

我的原生家庭在金钱上算富足,外在物质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爸妈在我小学一年级时,因为长期家暴而分居,妈妈那边没有什么资源跟财力,所以我和妹妹跟着爸爸。

爸爸是个极富控制欲望的人,他看事情总是很负面,甚至把我们当成私有物品,以一种报复的心态,不准妈妈跟我们见面。(有时候却又装大方,主动安排我们聚会,这种矛盾的行为以后再分享。)

不但要求学校老师挡下妈妈,还在就读幼稚园的妹妹,只要一被妈妈找到,就会被迫转园,那时候小小的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不能跟妈妈相处。就算爸爸那边一直灌输“是妈妈不要你们”,我们虽然年幼,但都感觉得出来状况不是那么简单!

也就因为这样,我对妈妈,反而产生更多不切实际的投射。

成长过程中,我因为被父亲施暴,常常进出警局、社会局,什么中途之家、寄养家庭都去过了,但爸爸颇有社经地位,穿套名牌西装、别个狮子会胸章、开着银蓝色宾士,在警察跟社工面前一句“是她逃家、不服管教”,我就得被迫销案回家,被打得的遍体麟伤的我,常常想着“要是妈妈还在就好了!”、“妈妈应该很温柔吧~”(推荐你看:

直到有天,我又被当出气筒,带着妹妹到警局求助,警察通知妈妈前来,我记得这时大概晚上8点多吧,警察要求妈妈把我们先安置到娘家,她把我们叫到一旁,拿出 2 张三温暖券,“妳带妹妹去三温暖,那边可以过夜!”

那时我高中、妹妹国中。

我对妈妈温柔、慈爱的幻想,在那一瞬间完全破灭,不管她后来再解释什么,“我不能带妳们回家,妳爸会追来闹!”我再也听不下去,也成为我内心一道很深、很深的伤口。

直到现在,我妈依然不认为她有什么错,也从未保护过我。

 

我跟 DAHLIA 她爸,从交往的时候,就未雨绸缪地讨论过,万一哪天分开了,两人不能因为以情绪、仇恨做考量,一定要采取对孩子最好的方式!而且不能阻止对方看孩子。

只是没想到孩子真生了,他却还没有当爸爸的自觉,我不联络他,他是不会主动关心我们的。

有阵子我常和朋友相约出门,朋友发现 DAHLIA 特别喜欢亲近“爸爸”型的男子,碰到其他出游的家庭,她会观察人家亲子互动,并且去抱陌生爸爸的腿…这一抱不得了,我惊觉她感受到我们家只有“我跟她”,缺少一个男性的角色。(同场加映:

于是我告诉她爸这件事情,请求他多来关心女儿!

现在他平均 3 个月来探望一次,虽然几乎是女儿观察他、他观察手机的状况,但至少女儿不是完全没有跟他相处的机会,也因为女儿亲自感受到爸爸对自己的互动不热络,就不会造成错误的期待认知。

一段关系的结束,不能抹灭过去曾有的爱恋,孩子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爱而生成的胚胎,是完全独立的个体,不管多小,他都有自我判断是非的能力。爱情没了,亲情仍在,把孩子当成武器,伤到的不是对方,而是孩子的自我认定。(推荐阅读:

所以,既然觉得自己没错,为什么要禁止对方看孩子呢?

分开了,但我欢迎你来看孩子!
还希望你常常来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