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者权益,被社会排斥、也被性别圈忽视?议题的轻重之分,让“身体议题”时常沦为最不重要的一件事。社会说:你也可以做个快乐的胖子,但这终究是“其次”,谁让“胖”只能惺惺相惜?为什么身为一个胖子,永远要看他人脸色?(延伸阅读:

最近我受到台湾网站“女人迷”的约稿,要以我的个人背景谈到人们对身体体型的争辩。其实关于这个议题我之前已经谈过很多次,我第一次在大陆网站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是乏人问津,后来重写发了第二版,在大陆网站与女权专页“性解放的学姊”发表以后得到些许的回响,但是这些回响还是少得可怜,大部份的人还是将目光着重在 LGBT 以及其他女性权益的议题上。

而事实上,根据性别运动圈(以下简称“性运圈”)的成员所言,就算跟性运圈的成员提到关于肥胖者的议题时,他们也是觉得“这屁点大的事情有什么好讨论的?”所以关于肥胖者歧视的议题,长期以来一直不被受到重视和讨论,而每当有人在网路上提到肥胖者歧视和身体意识的问题时,都得不到别人的兴趣,就让这件事情沈没在舆论的洪流中了。


(图片来源:来源

因此每当我想提到肥胖者歧视的问题的时候,我常常是处在一种很灰心的状态,因为肥胖者无论怎么提及肥胖者受歧视的问题,得到得回响永远不及那些瘦身方法文以及嘲笑肥胖者的文章来的多。

而就算这件事情得到讨论,也永远都会有人跳出来说“即使这样胖还是不健康”,要我们变瘦去适应社会——以“健康”为名目,而忽略肥胖者在社会上的困境。如果不接受这样的价值观,还会遭到众人的非议,这种感觉就好像某种法西斯,我们只能顺从这些标准,如果不顺从,就不会有好下场。

其实肥胖权本身不是什么争议的东西,但是为什么肥胖权的议题会变成一个争议的议题,原因并不是在于肥胖权本身,而是社会大众并不了解肥胖者的困境,认为人的体态一定要瘦才是正常现象,而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肥胖者的歧视的问题。事实上,有很多人对于自己对肥胖的歧视是完全没有意识可言,不但会觉得肥胖者想太多,甚至当你指出对方肥胖歧视时,他们还会气得跳脚,他们还会觉得“我们哪有歧视?我们只是看不起胖子而已!”(同场加映:


(图片来源:来源

当我听到这种话的时候,我觉得好像本来想讲什么,但是突然被瘦子拿一颗馒头塞进嘴巴一样,即使有话想讲,但在这种风气下我也不能够多说些什么。我觉得这种感觉很恐怖,而且压抑,因为明明自己活得很憋屈,但是我们却连讲出自己的生命经验也没有办法。

事实上胖子所遭受的歧视真的是我们想太多吗?当你身为一个胖子,在学校受到同学鄙夷的眼光以及露骨的优越感,这是我们想太多吗?当你身为一个胖子,你在座位上被同学欺负到哭的时候,得来的不是老师的安慰,而是一句“你这么胖哭起很奇怪”时,这难道是我们想太多吗?当你身为一个胖子,希望在学校乐队中担任指挥的角色,但却因为太胖,以“观感很奇怪”当做理由回绝,这难道不是歧视吗?

当你长大一点,试图要让大家知道自己有学识和幽默的那一面时,得来的不是肯定,而是瘦同学鄙夷的嘲笑和轻视,甚至为此感到厌恶,觉得你是一个假人,这难道是我们想太多吗?特别是当你这么胖这么丑的情况下还摆出这样的姿态,人们便更加厌恶,因为在他们眼中,胖的人怎么可以有智慧呢?胖的人怎么可以知性幽默呢?他们只会觉得,胖的人只能用乐观的姿态遭受瘦子们的嘲笑、非议和打压,快乐的成为一个活生生的笑话,作为一个胖子怎么可以有有别于瘦子心目中不同的形象呢?

更不用说肥胖者在学校、职场受到的霸凌、恶作剧与歧视不胜枚举,走在路上甚至还会突如其来遭受到陌生人的呛声,骂你很胖,骂你“我看到一团油在路上走”,在大学迎新博览会对迎面而来的你讲一句“怎么来一个这么丑的?”,甚至还会有人边跟在你身后边对你指指点点的。面对这些显而易见的群体暴力,如此张扬和肆无忌惮,为什么还会有人无视这些苦痛,将这世界对肥胖者的所有恶意推到“都是肥胖者想太多”?(推荐阅读: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世界对胖子的恶意,是恶劣到几乎到无耻的地步。我们肥胖者在这个瘦子掌权的世界,以“健康”的名义,被理所当然地受到瘦子的排挤、欺侮和揶揄,但是即使如此我们还不可以生气,一旦生气就变得更惹人厌,“更不上道”,因此我们被强迫以“乐观”的态度去面对这些恶意,只能像个马戏团的小丑一样,生来就是要逗得瘦子哈哈大笑,并且成为瘦子眼中一个所谓“快乐”的胖子,我们不可以有自己的感情,我们不可以有自己的个性,我们不可以有智慧,去展现身为胖子不同的那一面。

当胖子很快乐吗?当胖子一点都不快乐。但是胖子的不快乐来自哪里?不是在于自己为什么这么胖,而是在于瘦子的无耻伎俩。然而当我们抗议这社会上来自瘦子的恶意时,我们却要受到“不能接受自己胖”的骂名。

但,所谓的“接受自己胖”到底是什么?也许对瘦子而言,这句“接受自己胖”的意思就是胖子意识到自己胖的状态,并且为此瘦身,成为一个人人都能“赏心悦目”的“正常人”;否则,就要高兴地接受来自四面八方不同的歧视和欺凌,在这个对胖子极端不友善的环境里,当一个“快乐的胖子”。

到底要有多无耻才可以抱持这种心态活在这世界上,并且自鸣得意?这世界对胖子的恶意,只差没有一个狂人要求把所有胖子关进集中营里。

然而遗憾的是,尽管受到这么多来自社会的压迫,却没有半个肥胖者为此进行反抗,甚至当我提出要反抗这一点时,我却要受到肥胖者的责怪和谩骂,并且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而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对肥胖者的恶意依旧还是随着地球运转。

瘦子们总是拿“健康”为名目合理化自己对肥胖者的霸凌,但却从来没有人站出来质疑瘦子的政治正确——难道我们可以因为一个人的不健康,所以对他有差别待遇?难道我们可以因为一个人的不健康,所以可以进行任何排挤或霸凌?难道我们可以因为一个人的不健康,就可以剥夺一个人的自尊,谋杀他的人格?难道我们可以因为一个人的不健康,他永远要看其他人的脸色,而不能勇敢做自己?(延伸阅读:

这个社会说胖子也可以很快乐,这个社会叫胖子“只能很快乐”,当胖子只能快乐变成一种政治正确,谁来替我们表达我们内心熊熊燃烧的愤怒?

胖子的不快乐来自哪里?脂肪何辜?一切都是来自于众人的舆论。

“为了健康还是要减肥啊。”

吃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