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有致,笑容甜美,家事一手打理,厨艺高超,温柔细心,是不是你梦想中的超完美娇妻?经典电影《超完美娇妻》(The Stepford Wives, 1975/2004)曾经勾勒出这样的‘理想’画面:完美漂亮的斯戴福小镇,妻子永远对丈夫和颜悦色,开心的打扫家务做做下午茶的生活。

 

在电影中,丈夫们都希望自己的太太是超完美的斯戴福太太,而且一直认为完美的斯戴福太太才是爱的表现。最后他们才发现,原来所有完美的太太们,其实都是机器人。他们才开始问自己:到底该拥有完美的机器人娇妻?还是不完美但真实的黄脸婆

 

里头有一幕很震撼人心-----女主角直率地问她的丈夫:“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奴隶般的女人,沉迷于打扫厨房、整梳头发,永远也无法挑战你的女人?”“这些机器,斯戴福太太们(The Stepford Wives),能够说我爱你吗?她们出于真心吗?”

 

常常看到女明星在综艺节目中表示会做家事惹人疼,是好太太,好媳妇,很爱对方的时候,便愿意洗尽铅华,为家庭牺牲,亲自做菜与料理家务,表现自己的爱。所以,做家事会煮饭就是表现爱的方式吗?才是所谓的‘好太太’吗?

 

其实不只是女孩子,最近非常流行的示爱方式,是男孩子为女友煮菜,新好男人要会做家事

 

这些广告、电影、综艺节目往往暗示了----只要买对工具,有个干净漂亮的家就很简单。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电灯,熨斗,洗衣机,吸尘器,暖气,烤炉等以‘家庭’为单位的日常生活科技的发明,让‘家庭生活’产生了重大的转变。透过媒体的强力建构,我们开始相信,现代家庭中各种小家电的发明,减轻了家务劳动的负担,好像只要买对工具,就真的可以像广告拍的一样,做一个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又轻松自在的家庭主妇,或者,一个能轻易承担家事负担的职业妇女。

 


 

一次大战以前的西方社会,料理家务仅被是找到一个好佣人前,女性必须面临的挑战,是必须处理的琐事而已。然而,战后,随着家庭科技的出现,广告行销开始将家务与“爱”联结,家务不再是试炼或杂务,而是“爱”。深爱家人的家庭主妇会因为家人衣服不够清香而愧疚,会自觉应以温暖可口的饭菜鼓舞家人的身心,帮宝宝换尿布,也是母亲和儿女建立亲密感和安全感的重要时刻,家务不可假手他人,也不可轻易降低标准。在媒体的宣扬中,爱与家事结合,完美的家庭生活,正是美丽娇妻轻松又聪明料理家务的模样

 

 

当家务、家事以爱为名,这些事情就成为生命不可承受之轻,造就身为人母,人妻不可逃避之责。尽管,这或许只是近五十年,由行销广告堆砌出的论述。

 

在媒体的强烈放送与社会舆论的压力下,我们似乎丧失了对喜欢/讨厌家事的选择权。在更多层面上,做家事成为一种表演,爱的表演。讨厌做家事的女生,不愿意为太太分担家事的先生,似乎就无法扮演好好男人/好女人的角色。

 

或许做不做家务与爱无关讨厌家事不是一种原罪不是一种义务,只是个性的一部分。


 

图片来源:【超完美娇妻电影剧照, 1975 / 超完美娇妻电影剧照, 2004 / pic1 / pic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