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也同意,这是个很容易分心的年代,每件事情能抓住你眼球的时间越来越短,同时也让专注变得更加困难。先前我们曾分享过欧普拉不选“安全版”人生的决定,这回听听她怎么管理时间,只把时间留给自己最在乎的事。(同场加映:

在革新曾一度摇摇欲坠的电视网后,欧普拉学到了如何把时间留给自己最在乎的事。

“这关乎时时刻刻活在当下,而不去担心3点或7点将会发生什么。一心多用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就是个笑话,当我试图一心多用时,那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在谈到自己如何身兼多职、经营好自己的媒体帝国时,61岁的欧普拉温芙蕾(Oprah Winfrey)双腿交叉、脸上流露出严肃的神情。

欧普拉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和最成功的女性之一,她的忙碌可想而知,不过,最近她还被最新一期《高速企业》(Fast Company)杂志封面故事评选为最有效率的人(The Most Productive People)。副主编麦可维(J.J.McCorvey)专访了欧普拉,就是为了弄懂她如何利用有限的时间中,处理好诸多事情。

净身价高达30亿美元,欧普拉与知名篮球运动员麦克•乔丹(Michael Jordan)算是美国仅有的两位黑人亿万富翁。她苦心经营25年的欧普拉秀(Oprah Winfrey Show)和“哈博出品”(Harpo Studios)出版公司,不仅使她成为家喻户晓的脱口秀明星,更极大地改变了电视产业生态。2011年,随着欧普拉电视网(OWN)成立,脱口秀节目则逐渐淡出。(同场加映:

做自己唯一想做的事

作为电视网的总裁和首席执行长,欧普拉正创造一个不断壮大的媒体网路帝国,如今已有8千2百万个用户。 自2011年创立以来,欧普拉电视网在黄金时段收视率增长了近一倍,就今年第一季而言,黄金时段的平均收视高达53万9千人,略微落后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喜剧中心(Comedy Central)。

和普通人一样,欧普拉也试图在事业和生活中找到平衡点。“我意识到,每天的时间和精力都很有限,”欧普拉说,“因此,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欧普拉边说边将手臂往后伸展:“现在,我正在做我唯一想做的事。”(推荐给你:工作后,不用放弃你原本想要的生活

了解 TA 需求 重新勾画愿景

电视网刚创立时,欧普拉期盼 OWN 能成为帮助人们过精彩生活的好助手,因此,OWN 成立初期以健康秀(Wellness Show) 为主要内容。但由于投入大部分精力在脱口秀上,欧普拉几乎无法主持新节目,仅偶尔出席特殊场合。就这样,电视网在缺乏欧普拉投入的情况下开始运作。

电视网早期的收视率奇低,2011年平均只有26万2千名观众,就连欧普拉最忠实的粉丝似乎也不那么需要自助式健康教学。“我的错误是,我以为自己可以一天24小时、一个礼拜7天做节目,”欧普拉说,“我以为人们愿意早上学冥想、正午练瑜伽,下午‘修炼内功’。我自己构想出了一套精彩生活该有的模样,但人们并不买单,因此,我不得不重新勾画我的愿景。”(同场加映:

全神贯注地参与其中

也就在2011年,欧普拉脱口秀节目终于画上句点,欧普拉才得以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视网上。欧普拉说:“我需要全神贯注地参与其中,我需要像每天呵护脱口秀一样呵护我的电视网。”因此,2011年7月,欧普拉成为电视网的总裁和首席执行长。

首先,她需要弄清楚观众最想看什么,进而在不牺牲价值观的前提下满足需求。“如果我们仅根据收视率来选择播放的内容,那我们或许会成为最顶尖的10大电视网之一,并挣很多钱,”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总裁大卫扎斯拉夫(David Zaslav)说,“但欧普拉的选择目的明确,她花很多时间研究内容,与观众耐心交谈,于是电视网的收视率一周比一周更好。”(同场加映:练习过不讨好的生活,欧普拉:“再也不为他人做不出于真心的事!”

最难的事情就是掌控时间

尽管欧普拉的脱口秀和“哈博出品”位于芝加哥,但她逐渐将整个事业版图迁移到洛杉矶,将此地作为媒体帝国的中心。预计今年底,欧普拉将全部关闭芝加哥的工作室。

关闭芝加哥工作室的动作既务实,又具有象征意义,它可视为欧普拉事业和生活的一个重要专职点。“我离开脱口秀后,最难适应的事情就是掌控自己的时间,”欧普拉说,“在芝加哥,我从一个车库走到另一个车库,永不见光日,我的整个世界只有哈博出品。如今,小鸟在欢呼,太阳每天升起,我对一切事物心存感激。”

欧普拉的工作室,保留着一副美国黑人艺术家(Whitfield Lovell)创作的素描画像,画的是两位穿着朴素的非裔美国妇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欧普拉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何喜欢这幅画,就这么一直从芝加哥保留到了洛杉矶,几乎保留了十年。但是,可以想像的是,这幅黑人妇女的画像曾在某一段时期,支持着欧普拉屹立不倒下。

“受到上帝恩典的笼罩,我过着特权一般的生活,深受启发。每天它都提醒着我,我来自哪里,我是谁。”欧普拉说。“我觉得我的角色在于激励人们,并使人们认真看待自己。我最真挚的愿望是做对每一个人更好的事,这对我来说不仅仅只是脱口秀,而是关乎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