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星星写诗】第一章,作者张宀一笔一划写下水象星座的哀艳忧愁,那个我们心底最真实的自己。读一首属于你的诗,那些描绘你灵魂形状的字,都珍藏进心里。(推荐阅读:

星座,那遥旷星尘里最为突兀的存在,希腊神话里优美的篇章,落在心上将我们塑成不同的灵魂。是刻印、是情绪,在心底深处最原始的本能。而将那些属于星星的神话化为诗篇,笔书捻来属于他们的哀愁与美丽,所有不为人知的晦暗与光明,揭穿幽密的伪装。

为星座写诗,水象星座篇。

【双鱼座】

For Cupid. My Dear
对爱缱卷深深地
心,只是逃避
送走了苦闷,带走了哀伤,埋葬了善感
:“调侃了爱情。”
想成为谁的影子,在岁月里的曾经
褴褛的锁炼,绑着自己
不想伤害只是怕回不去幽茗的水底

犹如爱的逃兵,害怕感情的纷争所以逃避,却没想到葬送所有,离开俗世只因为心底恐惧。我们隽美如维纳斯,夹伴邱比特的纯真,一条细绳将两者绑在一起,最后豢养成多愁善感的我。

偶尔热情如火,刹然又冷默如霜,那善感总合的确让人无法负荷,就算被谣传成调侃爱情,这些并非我故意加害。

知道吗?

我们总在每一个曦晓时分醒来后悔,悔着昨日的奔逃。我们向往感受爱的真谛,却是被它层层囚住,而后又在每一个深夜,让破碎的眼泪为我们的一天落幕。(同场加映:

双鱼始终只能存在水底败喘,却又因水面上的氧气让我们窒息。
我怕、我逃、最终我一无所获。

“不过只是想好好的享受一段爱,但无以名状的兽,让我们无法随心漂流。”

【巨蟹座】

女人浸于旷海里耽湎
所有的生灵碎片聚集成壳,你总是不断的被踩碎
在忠诚与天真之间,于愤怒与背叛矛盾
只存于母姓
写在手心之间的掌纹
都是我们的眼泪与伤痕
存在是另一种爱
酿成每个自言自语。

湛蓝的海,远且宽广,平静且深邃,却无人知道在那片浪絮下到底藏了多少的伤。

辛苦豢养的保护壳,却总在一次又一次的牺牲下化成碎片。
多麽想为了谁奋不顾身,却总是换来哀艳的痛快。
(推荐阅读:

本能般的对于他人苦痛无法容忍,便一一的接纳所有,潜伏在时间里的伤口逐渐化脓。
无法告别任何一段关系,是因为无从伤害,因为最清楚被伤害的人 ,是我们。
情绪就像掌纹班密密麻麻,但都不是来自于我们的手。
还在彼岸那方哭泣着拾起破碎的壳,后来选择武装倔强,把所有的关心拒绝在外。

只是因为都不想再让任何桎梏发生。

“最终寂寞在心理发酵,自酿成呛鼻的自言自语,尔后依然沈默的继续接纳,再等待被接纳。”

【天蝎座】

瞧如此俊美,Phaeton
他骄傲不羁,狂妄
轻声无语的绑架众人的坚持
在每个黑夜埋下种子,从未想过萌芽的是可憎的欲望
为何世界如此矫揉造作,依然随波逐流?
妒忌临盆的那天,我就什么都走了样
闪电雷鸣与爱的剧毒,我只是被憎恨派来的使者
其实一点都不想
被动,猜忌,怀疑,好奇
Actually,I won't hurt you 
till the end of world.

只是想拥有那些可能属于自己的,为何总是被形容成掠夺者?

本能是存在我们灵魂的第二人格,但太多时候便常常被它取而代之。
其实多麽不想伤害,但,我们与生俱来的毒针常常在我们意识到之前便先螫向所有,同时也刺伤自己。

我多麽深深爱着,那是因为知道爱,沈重也稀有。
同时又多麽痛恨,只因悲伤总狠狠将我们摔烂。

本能不断驱使我们忤逆着世界,来自灵魂深处的渴望其实也不过一抱悲伤的眼泪;当情绪累积开始,便形成漩涡吞噬所有。
每当我们不断反覆自虐这些伤口,是多麽希望有个谁来好好抚摸痊愈,只是一切都被天性撕裂,当所有毁灭殆尽后终于成就自己。

如果少了这些情绪,我们只是残喘苟活的蝎,失去了蛰刺,就没有如雷鸣闪电般爱的剧毒,那就不是我们——本能的魁儡,爱与恨交媾成为一个孤独王座上自顾自怜的暴君。(推荐阅读

其实我们向往一段稳定的感情,却总是反覆进行破坏与重生,在伤害与掠夺之间取舍,最后我们什么都不剩,原罪的美名依然加冕于身。

“最后我们也无从解释,只能在幽谧的水底等待着谅解。”

“为星星写诗。”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