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时代杂志》年度人物,德国总理梅克尔以坚毅的政治领导风格获选,对此美国总统候选人川普跺脚气恼表示“不管我多受欢迎,我都不会入选,为何选一个把德国搞砸的人?”梅克尔是把德国搞砸还是引领德国走向一个更好的世代?让我们一起听听她的故事。(推荐阅读:

“她的政治领导风格没有华丽的言辞与手势,她也没有与生俱来的领导者风范,她有的是一个生存者对于权利的锐利感受,以及一个科学家对于数据的追求。在梅克尔于2005年成为德国总理,并掌握世界第四大经济体之后,她依然保有一贯的平直,这是被时代低估的可贵价值。”——Nancy Gibbs

美国《时代杂志》选出德国总理梅克尔 Angela Merkel为 2015 年风云人物,这是继1927年以来,第四度有女性单独登上年度杂志封面。在本期《时代杂志》封面上,油画风格呈现梅克尔一身白衣,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小标题写着“梅克尔,自由世界的总理,从东德路德教派牧师的女儿到欧洲大陆的实质领导者。”

2015的欧洲,历经希腊债务危机、难民、移民议题、两次巴黎攻击事件与俄国干预乌克兰局势...等寒霜,诸多风雨撼动欧洲持续结盟的未来可能。而梅克尔在欧洲动荡的局势下,展现了安定与坚毅的气魄。

在希腊债务危机处理,梅克尔坚守要求希腊采行撙节政策,以保欧元区的未来;在难解的难民议题上,梅克尔小心处理,当多数大国选择封闭边界,她选择对难民与移民张开德国的大门,尽管此举让她在德国支持度大幅下滑,她的对手攻击这无疑是德国的经济与文化自杀;在巴黎攻击事件后,梅克尔向法国总统欧兰德保证,德国将出动战机与地面部队协助反恐,这对于二战后多采和平主义的德国来说并不多见。

从 2005年,梅克尔担任德国总理后,她用强悍平直的态度,揭示了新的德国价值,人道、慷慨、宽容,她证明德国的力量可以用于拯救而不用于毁灭。

《时代杂志》编辑 Nancy Gibbs 撰文写下,梅克尔获选年度人物的原因是“她勇于向德国要求了大部分政治人物不敢要求的东西。”当多数政治人物忙着讨好、猜测、顺从民意,以稳固下一次的连任,梅克尔想的是怎么让德国来到新的高度,怎么让欧洲成为一个更强的结盟。为此,她不轻易妥协,展现“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与被世界遗忘的坚毅道德领导。(推荐思考:从世足看梅克尔的女性领导风范

梅克尔:东德难民、妇女青年部部长、首位德国总理、欧洲实质领导人

当我们回望梅克尔的成长岁月,长达35年,她是东德一亿七百万居民之一,过着类似难民的生活。直至1989年柏林围墙倒塌,她怀着研究量子物理的严谨与耐心,加入民主觉醒运动,那成了她政治生涯的开端。1990年,前西德总理任命她为妇女青年部部长,随后她又出任环保与核能安全部长。

2005年,她成为德国有史以来首位女性总理,也因而改写欧盟由男性主宰的领导剧本。


梅克尔深入人心的心型手势,透过肢体展现稳定的力量

2009年,接受 Spigel 访问时她提到“自由是社会政经体系的核心理念。除却自由,人类不具有革新的能耐。”

2010 年,梅克尔发表演说:“在欧洲,没有人应该被抛弃;在欧洲,没有人应该被排除在外,欧洲要成功只有一种可能,我们必须同心协力。问题不是我们能否改变,而是我们能否改得够快跟上时代的脚步。”彷佛预示 2015 欧洲的问题。

2015年,难解的难民与移民问题延烧整个欧洲,梅克尔曾于出席论坛时诚实回答小女孩提问“政治有时候很棘手,我无法告诉你,德国有办法收容所有的人。有些人必须再回去。”梅克尔不说谎,而德国已是欧洲境内对于难民最包容的国家,收容了80万来自叙利亚与伊拉克的难民,梅克尔承担着国内人民对她的愤怒与移民向她投射的眼泪。

9月3日,当梅克尔被问及如何阻止让德国在大量难民移入情况下“不被伊斯兰化”时,她回答“我深信,在恐惧中成型的文化与社会,绝不可能有未来。”

梅克尔不操弄政治手腕,当美国总统候选人川普喊她“蠢妇”与“搞砸德国的女人”,并称难民是这世代最显而易见的特洛伊木马,梅克尔选择保证不加税,选择面对直落20%的民调满意度,选择用广播一次又一次向德国人民保证 wir schaffen das,我们可以,德国可以。

梅克尔在一片噤声萧条的欧洲局势里,证明我们仍应保有身为人的气度。纵然不见得每个人都同意她采取的途径,但我们可以绝对相信,她选择的向来不是容易的道路。独排众议,必须走孤独的路,但唯有愿意带领国人走艰难道路的领导者,有能耐带国家展现新的气度。(推荐阅读:

当世界需要她时,她都在!2015 属于梅克尔的十个时刻


2015/1/11,查理周刊攻击事件后,梅克尔与法国总统欧兰德、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巴勒斯坦总理阿巴斯携手前进。


2015/5/10,在俄国总理普丁发表对乌克兰的和平言论时,梅克尔指点示意。


2015/05/29 喀麦隆造访德国总理府,梅克尔与喀麦隆一起聆听国歌


2015/06/07 G7 会议的晚餐聚会,讨论希腊举债危机与乌克兰的境内暴力。


2015/06/08 梅克尔与欧巴马在 G7 会议后,继续谈话


2015/06/24 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与菲利普王子造访德国,参观法兰克福以及造访贝尔森集中营,这是自 2004 年后英国的再度造访。


2015/10/09 梅克尔与英国首相喀麦隆于英国会面


2015/10/25 希腊总理奇普拉斯与梅克尔晤谈


2015/10/21 梅克尔与以色列总理班杰明于总理府会晤


2015/10/29 中国总理李克强与梅克尔在北京外的迎接大典

在梅克尔之后,期待世界更多女性叙事

梅克尔,是自1927年来,第四度女性代表单独登上《时代杂志》人物封面。前三位分别是1936 年的温莎公爵华丽丝・辛普森、1952的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1986年的菲律宾首位女总统柯拉蓉・艾奎诺。

每隔约二十年,我们才等到《时代杂志》表扬一位女性,肯定她对新闻的影响力以及对世界的贡献。而我们生存的时代,早已不乏为世界致力贡献的女性。

这一年我们脑海中的名字,除了德国总理梅克尔,也有以笔杆教育对抗枪枝的马拉拉、以联合国性别大使呼吁平权的艾玛华森、以自身经历召唤更好世界的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我们也期待 2016 年,能够听见更多尚未被媒体揭露,却在各个领域扎实努力的女力叙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