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的人会发现,能责怪的人越来越少。”听见有一座猎杀鲸鱼文化的岛屿,你的想法是什么呢?近期一布农族猎人因为打山羌入狱,我们要想的是狩猎不是残杀文化,而是长远的文化历史。(推荐阅读:假文青就是矫情?台湾的贴标签坏习惯

丹麦朋友 Anders 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Jóhan 来自法罗群岛,法罗群岛位于北大西洋与挪威海海域、挪威与冰岛之间,多数人对它的了解不多,真要说有什么既定印象,大概就是在听到他来自法罗群岛时,会露出惊讶,甚至有点厌恶的脸说“啊?就是那个杀鲸鱼的岛嘛。”


( Photo credits : Roald Ellingsen )

每天夏天,法罗群岛会举行 Grindadráp(法罗群岛文,猎鲸仪式),关于这项仪式的最早文献记载可以追朔到西元 1298 年,来自 Seyðabrævið(法罗群岛最古老的法典)。对法罗群岛人来说,猎鲸仪式是文化和历史非常重要的一部份。这里土壤贫瘠、耕作不易,因此肉类一直是营养所需来源。千年以来,鲸肉和鲸脂都是法罗群岛人的饮食中不可或缺的,尤其是鲸脂,除了饮食之外,还能提炼成为燃料、医疗用药等。鲸鱼胃可作为钓鱼的浮标,而晒干的鲸鱼皮,对他们来说是在坚韧不过的绳索,用来制作多样生存工具。(动物异想极短篇:未来,共生

这项千年的传统一直到二十世纪初开始受到世人的关注,在 1932 年,丹麦政府颁布法罗群岛猎鲸条例,关于猎鲸的每项细节都清清楚楚地列在白纸黑字上。传统文化被制度化,成为社会法律条例的一部份,所有丹麦殖民政府觉得不合时宜的行为也被屏弃。

“我们杀鲸鱼,但是不杀即将绝种的保育类,并且是以让他们最不会感受到痛苦的方式。猎鲸人必须受过训练并且持有执照,懂得用矛枪刺进鲸鱼的脊椎,将鲸鱼的痛苦降到最小。祭典之后,所有的肉都会分给来参与的人,如果有剩的话,会分给当地居民或是养老院等。对我来说,去超市买一块来自纽西兰的牛肉以及为了避免蔬果在运送到这个偏远小岛的长远路途上腐坏而喷洒了化学药剂的蔬果,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法罗群岛人也许不会再进行 Grindadráp ,并不是因为我们觉得对不起那些鲸鱼,而是世界上许多工业大国正在污染我们的海域,我们的鱼正在消失,我们的鸟渐渐死去,最后,鲸鱼会因为水中的有毒物质而不适合被食用。很快,我们就会像其他的文明国家一样,吃着大量生产后储藏在冷冻柜里的肉、含有一点美味的化学物质的蔬果。

谢谢你们的政治正确,谢谢你们让这个世界变成一个更好、更多元文化的地方。”Jóhan 说。

鲸鱼在被捕获后会被立刻杀死,猎鲸人会透过鲸鱼眼睛来确认鲸鱼在极短的死亡,将痛苦降到最低。这也是为什么每当夏季的猎鲸祭典时,沿岸的海水都被染成鲜红色。外来者将这个景象拍下,放在各种报章媒体上,告诉世界法罗群岛人有多么野蛮。(偏见比无知更危险!脱下“成见”眼镜看真正的世界

当人们对 Jóhan 露出嫌恶的脸,说“啊?你就是来自那个杀鲸鱼的岛嘛。”时,他会微笑的盯着他们的眼睛说“啊?你就是来自文明世界,去超市买别的国家生产的肉,不用看到他们被杀的样子,然后沾沾自喜地觉得你们比我们还善良的人吗?”

我们的无知总是大过谅解,这是为什么你必须倾听与尊重。

布农猎人孝母打猎遭判刑  原团呼吁提起非常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