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中间选民吗?看不懂蓝绿政见有何不同、投谁对你来说好像都一样?台湾人的一票难以决定,或许是因为政坛上没有足够为民思考的建树,除了偏见与对立,我们看不见真正为民思考的人。看看赵无任写在《人间福报》的台湾观察,这一票,投或不投,哪个比较浪费?(推荐阅读:

我犹豫,这一票投给谁?

贤人在哪里? 公正人士在哪里? 我们民主模范的人士又在哪里呢? 每到了选举时刻,我那复杂、五味杂陈的心灵都有这许多矛盾:我犹豫,我这一票究竟该投给谁?

我虽不是政府的什么官员,也不是什么自由民主斗士,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一个选民。当国家举办选举的时候,都说:“为了自由民主,大家要去投神圣的一票。”我经常感到很惭愧,我的这一票有神圣吗?人家一票三百块,难道我的这一票是值三千块吗?人家一票是二块肥皂,我这一票难道值得十块肥皂吗?

我不觉得在台湾自由民主选举的这一票有什么神圣性。但是不去投票,觉得也愧对国家,愧对所谓自由民主的这种制度。所以每次都在犹豫:我要不要去投这一票?这一票,是神圣的一票呢?还是一张低廉、或是没有什么价码的一票呢?


(图片来源:来源

甚至,像我们这种小民的性格,我也没有偏于国民党,也没有偏于民进党,台湾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叫做“中间选民”,我应该就是属于中间路线的人吧!说来,中间路线的人也很痛苦;因为深蓝的人,他毫无犹豫,不论是非好坏,他就投蓝营的一票;深绿的人,也不论谁好谁坏,他就投绿营的一票;可是我是中间的选民,究竟是谁好谁坏,我实在很难分辨。

所以,在选举期中,随着扩音器,助选员叫喊着:“各位父老兄弟姐妹们……”,我的心里也不断反覆自问,究竟我投哪一个父老兄弟姐妹啊?甚至都到了投票当天,我拿了身分证、印章,临出门要去投票所了,也还在犹豫:到底我这一票投给谁呢?我投给国民党?好像国民党也没有什么作为,为国为民的力道也不够;我投给民进党?民进党又那么样凶猛、偏见、执着。走在路上,有时候想:“算了!回去吧!放弃这神圣的一票。”

可是,看到从美洲、从欧洲、从大陆,搭乘专机回来投票的人,他们为的是什么呢?他们也是为了国家的自由民主,为了尽国民一分子的义务责任,而赶回来投这一票。我住在台湾,我自觉也是一个知识分子,我能够不如他们吗?所以,还是前往指定我所属的投票所去投一票吧!

当我看到那一大张几乎一公尺长宽的候选人介绍,我就想,那是需要花多少钱的印刷啊?当我看到投票所门口有守卫、有发票人、有监票人,我就想,这么多选务人员,这一天要花多少钱呢?还有,那震天价响的锣鼓声咚咚咚咚,连续几个月都在闹选举,这要花多少费用呢?

甚至有的人,上班也不办公,他谈选举;做生意的人也不做生意,他谈选举;甚至主妇们家务都不做,就在那里讨论选举,乃至也有老师教授们请假去助选了,光是这一个选举,要花去多少时间?花去多少金钱?花去多少社会成本呢?投国民党的人也是这样,投民进党的人也是这样,既然都是一样,投个票还要分别这个、那个,这是做什么呢?甚至我心里想,最好还是废止选举吧!

或者让政坛上,就干脆由少部分的人来决定好了。像让全台湾的大学校长来投一票,或者一个乡镇指派一个代表来投一票,或者三军官校就由将军以上的人来投一票。或许把投票人的范围缩小一点,不但节省经济开支,可能知识层次高一点,选出来的对象,还能吻合全民的需要。

在台湾,我已经投票几十年了,每次投过票回来,就对另外那许多没有投给他票的人感到抱歉,因为都握过手,都承诺了他们。当初,甲拜托我,我不好意思回绝,就说:“好啦!好啦!”乙也拜托我,当然,我也不好意思拒绝,说:“好啦!好啦!”所有的人都有拜托过我,我都说过:“好啦!好啦!”但是在投票的时候,我曾经也想,在每个我说过“好”的人的上面圈一个圈,但这是废票啊!我是自欺欺人啊!我究竟是欺骗国家呢?欺骗那许多候选人?还是欺骗我自己呢?自己就觉得有深深的罪恶感。


(图片来源:来源

当然,我心里也在想:“我要选贤与能。”我在所有的候选人里寻找:哪一位为社会公平正义?哪一位为人民真心服务?哪一位不贪污自私?哪一位公正公开?又哪一位爱社会、爱国家?我比来比去,到最后也比糊涂了,好像我也身在其中,究竟谁是谁非,我也搞不清楚了。甚至,平常还觉得自己是一个正直、讲究道义的人,但到这个时候,我都感到自己不正直、没有道义,甚至是一个惭愧的小人物了。

为了这一票,我犹豫,我不知道要投给谁。心里又在想,假如选票再单纯一点,候选人真的把政见公告出来,让我们选民来衡量他们在社会上的信誉、行为是否符合他的言论吗?或者觉得对他们有所信赖、崇拜,那我投这一票就觉得有所价值,但是,我都不容易感受到这种情况。所以,我真是犹豫,我这一票究竟投给谁呢?

不错,一般的选民,他会投给他的亲戚,投给他利害的关系人,会投给他的乡亲父老,他们也没有举贤与能,就算我这一票是举贤与能,贤人也不能当选啊!所以,现在台湾的贤人落选的很多,我何必要去凑这许多落选者的热闹呢?

我左思右想,有的时候,我真是无语问苍天,贤人在哪里哦?公正人士在哪里哦?我们民主模范的人士在哪里哦?

所以,每到了选举时刻,我那复杂、五味杂陈的心灵都有这许多矛盾:我犹豫,我这一票究竟该投给谁?

 

——二○一五年九月二日《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