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

今天,你仰望天空了吗?
天空,是很远很远,还是近在眼前?

云,看起来像什么?
风,又是怎样的味道?

你觉得,
美好的一天,是怎样的一天?
“谢谢”这样的话语,
今天你是否说过? 

窗外,路边,
是什么映入你的眼帘?
挂满雨滴的蜘蛛网,
你可曾看见?

走过橡树,走过榉树, 
你是否曾停下脚步?
街边的树木,你知道它们的名字吗?
你可曾想过,把它们当作朋友?

你最近一次凝望河川,是什么时候?
最近一次坐在砂石上,
坐在草地上,又是哪一天?

“真美啊!”
是什么,让你情不自禁发出赞叹?
你能说出,最喜爱的七种花吗?
在你心目中,
谁,可以被称为“我们” ?

黎明前,
你可曾听到鸟儿的声声啼叫?
暮色中,
你是否曾向着西方的天空祈祷?

你喜欢几岁时的自己?
今后的岁月,你能否越来越好?
“世界” 一词,
在你脑海中,呈现出怎样的风景?

此时此地,
侧耳倾听,你听到了什么?
沉默,是怎样一种声音?
紧紧闭上双眼,
你看到了什么?

提问与回答,
此刻的你,需要的是哪一个?
那些必须做的事,
你心中是否有了决定?

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你认为,人生的素材有哪些?

对于你自己,
对于那些你不认识的人,
和不认识你的人,
你觉得,幸福是什么?

在这个轻视语言的时代,
你还会相信语言吗?

——长田弘〈第一次提问〉

// 虽然很长,但实在喜欢,和你们分享,你觉得,幸福是什么?

Photo credit:Hannah Fernandez

让我们从一数到十二,
然后大家静一静。

让我们试一试,在地球上
住口不讲任何语言,
安静一秒钟,
让我们停止动手。

想必是神妙的一刻,
不慌不忙,没有机车,
在瞬息的不安中,
让我们互相靠紧。

——节录聂鲁达〈静一静〉

享受阅读,给自己静下来的空间 

Photo credit:Makenna Alyse

走在路上,别人眼中我是谁
时间是条单向线,我成就了谁
顺着日盈月缺
曾遇见了谁,又错过了谁
原来,这是多愁善感的季节,
存在过,是谁让你变的永远
也许,一切都只是种偷窃
不断的,一再抄袭与重演
要走到哪里才能找到自己的踪影
要走到哪里,才能留下自己的痕迹

——陈柏霖〈多愁善感的季节〉

卖你灵魂上的斑点吧
卖你的锈
卖你腐朽的心
卖你的恐惧
卖你遗憾的眼神
卖你犯过的错
卖你的谎
卖你深长的叹息
卖你的背叛
卖你的疤

卖到你完好无缺
卖到你幸福美满

你敢卖的
我都买

-孙得钦,《有些影子怕黑》

送走你以后
没有看见任何的以后
是不一样的
你无所谓地离开这世界
比明天远 比今天近

谁治疗你藏得太深的地底湖泊
填补是不行的那土脏
水流掉是不行的那更失去
无可一切 奈何所有

桥在前面 你自己走
断裂掉落 我会忘记自己
你知道这个就好

——叶青,〈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