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周,世界在讨论什么?上周替你精选了英国卫报的热门议题“当一位男子当面骚扰我13的女儿”,这周一起来看看赫芬顿邮报上的读者投书,大尺寸模特儿 Kat Stroud 厌倦了世界总用质疑的眼光怀疑她与天菜老公间的关系,她走过自我怀疑的时刻,决心不要让别人的质疑挡在相爱面前。她要让世界有更多胖女孩的叙事,一起来看看她铿锵有力的投书翻译!(推荐给你:

多数小女孩从小都听过爸妈这样的告诫,“如果你想像童话一样有幸福结局,最好要让自己的外貌吸引人,也不要吃得过胖。”这倒是很合理的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很少在主流媒体的论述里,看到大尺寸女人与天菜男人的故事,因为这社会叫我们深信“有吸引力、身材又好的男人就该跟有吸引力、身材又好的女人在一起。”

你从来不会看到大尺寸的公主跟白马王子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Rebel Wilson 永远跟 Brad Pitt 不会一起演爱情喜剧,胖子有胖子圈,瘦子有瘦子圈,这就是我们的世界。

多数的人都会同意,大尺寸模特儿被视为时尚圈里的二等公民。我们被各式各样的瘦身活动轰炸,找上我们的代言通常是整形手术或泻药,然后我们不意外的会被诸如 Project Harpoon 或 Thinner Beauty 等一类厌恶胖子的社群骚扰。(推荐阅读:

因此,当他人眼中的“天菜”靠近大尺寸的我们时,无论在萤幕前或是现实生活,其他人都很难相信我们之间有所谓“真感情”。

以我自己的经验来说,他人的赞美通常夹带怀疑的口气。但后来,我发现怀着自厌与怀疑的情绪对两人关系相当有害,特别是面对你珍惜的关系时,这是我的老公教会我的事。

前几个月,当我和他约会时,我内心充满着不安全感与狐疑。他无论对我或对于社会观感而言,都很迷人,我无法克制自己持续猜疑他的动机。“他为什么要约我出去?”“他难道在测试自己能不能跟胖女孩约会吗?”“还是这是什么西洋版‘改造野猪妹’的玩笑?”我很想相信他真的对我有兴趣,我跟他确实“水准相当”,但社会在我心中种下蔓生的怀疑种子,把我仅存的一点点自信摧毁殆尽。


Project Harpoon 粉丝团截图

我们开始约会的时候,我都法说服自己相信“我真的配得上这男人”。我不停问自己“他是不是正偷偷打量着刚走过去的金发俏妞跟她的高跟鞋?”“我是不是他约会过最大只的女生?”当我们约会时,旁人投射在我们身上的打量眼光,更让负面情绪在我心中越叠越高。我清楚看到人们厌恶的神情,我们走过之后,人们开始交头接耳或发出讪笑。

人们觉得我们的相爱是特例,一定有什么蹊跷。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把我心中所有的疑问向老公一次问个明白,他的愤怒、讶异与受辱的心情可想而知。他从来没想过人们在议论我们,更对于我曾觉得“我配不上他”感到非常吃惊。

你知道吗,我面前的这个男人,从来没把我的“胖”当成“我必须解决与克服的问题”,他只是纯然的把我视为一个美丽、善良、独立而且有吸引力的女人。我才明白过去我花了太多时间在意他人对我是美是丑的评价,却花太少时间关注自己对身体的真实感受。

我们对自己的自信不该仅是源于他人对我们的赞美,同样地,我们也不该因为他人一两句批判,而走进自我谴责与怀疑的无限轮回。

自此之后,我对自己的身体更有自信了。而我也发现,真正让我性感的不是内衣、珠宝或高跟鞋,而是我理直气壮地觉得自己如此美丽。

我深信,活在一个竭力制造质疑与恐慌的社会,选择爱着自己是最浪漫的反扑。

当人们看到我的老公与我,他,人们眼中的天菜,我,人们眼中的肥妹,互相相爱,支持彼此,这冲撞了人们对幸福的既定印象。可能,也让许多人有不舒服的感受。但又怎么样呢?如果你爱着自己的模样,你的情人也爱着你的模样,那么其他人的言论再也伤不了你。

 

Love,
Kat Stroud 

更自由的恋爱时代!社会需要更多真实叙事

大尺寸模特儿 Kat Stroud 诉说少见的胖女孩叙事。她游走在自我质疑的幽谷,曾经也是“瞧不起自己”怀疑自己不值得被爱的胖女孩;最后她从容写下诚实的告白,不只为控诉,更为积极松绑相爱与身体的既有教条。她轻柔而坚定地说:“是我们谈恋爱呢,何必让别人的眼光走在我们相爱之前?”我低下头回想,我是不是也曾看过类似的情景,心里闪过“他们怎么会在一起”的念头?(推荐阅读:当我们无法打造差异共存的社会:“胖女孩也很美”就成为矫情

社会从小就用各种方式恐吓胖女孩(也同时告诫我们不要成为胖女孩),在电视上我们看见胖女孩经常是被班上排挤的那一位,人们恶意朝她丢掷石头、番茄、鸡蛋或仇恨语言,胖女孩的背影总孤单得凄凉。触目所及的所有传播管道都告诉她,“你与‘美丽’的距离太远,人们并不爱你,当他们说爱时,更多时候是别有居心。”


丑女大翻身剧照

于是我们好像就习惯了,印象中的那些萤幕胖女孩,不是非得“丑女大翻身”瘦下来向大家雪耻,就是得被贴上“胖女孩心地很善良”的二分标签等着遇上另一个同样善良的胖男孩。社会用反覆的语言诉说,胖女孩不值得同等被爱。于是自由恋爱一百年后才不自由,人们的眼光就是昔日的门第,评断着A与B够不够格在一起。

而当我们以二元的维度观看世界,受害的从不只是胖女孩,也包含被视为理所当然就能 Take it all 的瘦女孩。一个标准,深切地迫害着不同族群的日常生活。没有谁真的是既得利益者。

或许我们早该跳脱胖、瘦、美、丑的二元相对论,深知相爱与相遇从不只是交换条件,他人的眼光不足以决定我们相爱的模样。藉由 Kat Stroud 的告白,我们更想看到社会容纳更多相爱的可能,拥抱更多逸散框架之外的情欲想像,诉说更多条件归零依然爱着的叙事。(同场加映:

直到那一天,我们才能心无芥蒂地说,我爱你,只因为你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