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在旅程重要还是内在旅程重要?如果你现在已经够好了,你会安于现况还是勇敢改变?面对梦想,需要更多孤注一掷的勇气。听听作者 Amanda 探索自己的过程与故事。(推荐阅读:

外在旅程,总在因应内在旅程的需要。每一次的出走,都是内心想要探索更多。其实踏出舒适圈投入未知,最难调适的,并非适应外在环境发生了什么事,而是内在心境发生了什么事⋯⋯

放弃了众人称羡的北艺大音乐系,选择就读我心目中的第一志愿:辅仁大学音乐系。这异于常人的决定,当时引起了许多人的质疑与讶异!在升学主义至上和名校迷思的社会氛围下,大家都觉得怎么会有人放弃国立而选私立?!怎么会有人舍弃第一志愿而选择排名中等的学校?我仍旧关上耳朵撇除他人耳语,坚信内在的声音;因为我在乎的,是生活的全貌,而非仅限于音乐的学习。

心情要愉快,音乐才会进步,不是吗?于是,带着欢天喜地的心情,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这次准备北上,迎向五光十色的台北和多采多姿的大学生活!

一开学,全系上上下下都听说了我这号人物,加上当时顶着一头金发,穿着时髦前卫,一天一套造型,完全是个跟音乐系保守氛围格格不入的时髦百变女王。思想和外表的另类特质,让我旋即变为红人!大家都很好奇我到底是谁?而认识我之后才发现,我是个音乐方面有上天赋予恩赐的女孩,但言行背后的动机,只是单纯的想做自己。(推荐阅读:

外表前卫与心思单纯的冲突特质,反而让我轻松游走于人际关系,享受期待中的欢声笑语和呼朋引伴的新鲜人生活。由于课业方面很轻松就能应付,钢琴程度远超过学校对大一学生的要求,虽然双簧管并没有在学校排副修,也没有私下找以前的老师上课,但大一下学期,仍然被选中,在全台大专院校联合音乐会中演出双簧管协奏曲。学校的一切对我来说如鱼得水,所以我把大多数的时间花在探索校外的世界,同时也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

在花花世界边玩边寻找:

从到处表演,参加活动中,我意识到艺术的本质是创作。艺术家藉由不同形式的创作来表达思想情感,纪录所处的年代。其实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连续参加六年 YAMAHA 创作曲比赛,每年都获选至最后决选阶段。除了取得在台湾巡回演出的资格外,其中三年,更获选为台湾代表(有两年为台湾唯一代表),前往新加坡、印尼、泰国,与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同台演出创作曲。这段期间的成绩与锻炼,不但开启国际舞台的视野,更让创作变成一种深植在我血液里的能力!国中时期,担任班上年度音乐会的编曲,再度有了让灵感发挥的舞台。

后来碍于升学,只能先专心演奏古典音乐,把创作搁一旁。而大一生活的自由,再度唤起了我创作的渴望,也觉得是时候该跳脱体制所带来的捆绑了,于是“继续创作”这个思想种子,在脑海中萌芽。当时很喜欢听 Live Jazz,爵士乐丰富的和声和自由的即兴,是我所向往的风格。而爵士乐的复杂,也激起我想揭开它神秘面纱的渴望。加上当时正是由类比走向数位的年代,我深知音乐数位化制作,势必成为以后的潮流,所以把学习这两项当成新的目标。

奇妙的契机

升大二的暑假,参加加拿大蒙特娄国际音乐营。音乐营在 McGill(麦基尔)大学举行,去了才知道原来 McGill 大学是加拿大名校,地位相当于美国的哈佛大学!跟着名师学习爵士钢琴、爵士重奏、爵士合唱,每天不断的吸收、不断的加深对它的喜爱。期间,我突然被告知有一场国际古典钢琴比赛,负责人问我有没有兴趣参加?即使当时我的心根本不在古典音乐上,但仍毫不考虑的说:“好啊!”没特别准备,心情轻松应对。参赛者来自各个国家,白人黑人亚洲人都有。

当时弹了李斯特、史卡拉蒂、还有一首大一时心血来潮创作的钢琴曲。结果,比赛结果出来了!我得了第一名!当时真的非常非常地兴奋!但兴奋过后,静下心来诚实问自己:“我真的想一辈子当古典钢琴家吗?真的想继续学古典吗?如果现在不转,以后是不是更难转了...?’手上拿着第一名的奖状,耳边听着迷人的爵士乐,看着窗外充满法式风情的蒙特娄...夏日艳阳中,一阵凉风吹来,在沈醉与清醒间,断然做了决定:‘我要来蒙特娄留学!学爵士和音乐科技!”

爸妈虽然觉得措手不及,但基于爱,他们仍然支持我的决定。于是又再一次的,将自己投向一个更大,更全然的未知...

藏在夏日生意盎然的背后,竟是这样一个冰封的世界

蒙特娄位于加拿大东部魁北克省,纬度已高达北极圈内。夏天的美景只是昙花一现,随后接着的,是长达半年严峻酷寒的冰天雪地!记得抵达当天,气温零下四十度!冷到几乎无法走路,皮肤也因干燥冰冷而崩裂!完全没料到藏在夏天生意盎然的背后,竟是这样一个冰封的世界!一开始先读语文学校,由于从来不曾加强过英文,所以一开始连开口讲话都有困难。

向来口齿伶俐、习惯站在台上滔滔不绝演讲朗读的我,现在竟连买个东西都有困难!除了天气和语文之外,“转换跑道”更是一个令人难以承受的反差!通常学古典音乐的学生,出国都是继续学古典,等于接续原来的程度,不是归零学习新的东西。而爵士乐和古典乐,在很多层面上,几乎完全相反,面对只有旋律与和弦的爵士乐谱,感到不知所措。我从一个活在众人仰望、众多掌声中的古典女王,突然变成几乎都要重新学习的小女仆!以前再难的乐曲都能驾驭,但旧有的能力,在新的领域里,似乎不怎么派的上用场...我只能抛开旧有自我,谦卑地一切重来。心境转折的难受,可想而知!

 经过半年的努力后,顺利考过托福,进入一所密集课程的音乐科技学院就读。面对未曾接触的技术领域,不得不再次卸下演奏女王的光环,学习技术层面的操作、用另一边的头脑思考,简直是全面性的脑力开发!在转换期,常常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每当被外来的冰雪和内心的气馁双重侵袭时,我就会告诉自己:“我正走在‘我想变成的样子’的路上!不能放弃成为那个丰富的自己。”在就读音乐科技学院期间,考上了 McGill 大学,专攻爵士钢琴。隔年七月一毕业,接着九月进入 McGill 大学,继续大学课程。(同场加映:

目标:两年读完四年的大学

即将进入名校就读,固然万分兴奋,但反骨的个性又再度作祟!不过这次不是又要转学了,而是觉得学校其实是场游戏,在校内表现再好,并不保证出社会后的成绩,出社会工作的表现才是真正的成就。

于是基于想赶快毕业开始工作以及节省留学开销的种种原因,我决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念完大学!幸好加拿大学制是修完学分即可毕业,也幸好开学前音乐系举行了一个 placement exam 用来测验学生的程度,如果通过考试就可以直接拿到学分。我当然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考试项目有音乐史,视唱听写(六个等级的前两级)、和声学、对位法。

由于从没学过对位法,所以趁回台湾的暑假,赶紧找以前的老师上两次课,其他的则自己复习。当时非常紧张,因为这个考试攸关我几年内能毕业…而令人满意的结果揭晓了!除了没读过原文的音乐史之外,其他课程全数通过!甚至还晋级!原本视唱听写只开放前两级考试,但因我全拿满分,所以教授私下叫我过去,继续往更高的等级考。拜上天赐与的珍贵礼物“绝对音感”以及从小严格的训练所赐,我连一串通过了五个等级!正当想继续考第六等级的时候,教授把我打住,不让我再考了。

她说:“第六等级还是去上个课吧,要是又通过,那真的就史无前例了!”好吧!虽然心里觉得浪费钱又浪费时间(因为我有把握一定会通过),但也只好乖乖的去上...。于是我拿着通过考试范围以及“超出”考试范围的学分,加上辅大一个学期的学分,总共约四十几个学分入学。虽是新生,但很多课都已在上最高等级,所以每当有人问我是几年级的学生?嗯...其实我也不知我几年级,真的很难回答!

当时订的目标,是预计两年毕业。仔细算算,如果每学期比一般学生多上一倍的课,暑假再修两个月的课,两年后就可以顺利毕业。于是我带着极大的压力来执行这个疯狂计画。

知道的同学们,全都觉得我疯了,但我又拿出最擅长的“撇除他人声音”的能力,不管别人怎么想,我的决定只有我最懂!McGill是个非常学术的学校,教授常开出大量的阅读与写作,当时语言方面仍有些隔阂的我,可能一个句子要看三遍,但为了这个近乎不可能的计画,就只能拿出最高的战斗力应对!(延伸阅读:

在练琴方面,练好爵士不是件轻松的事,因为它是一种必须由很多层面互相配合的音乐。每当进步一些时,我就会被成就感的来临弄的雀跃不已;而一旦觉得不够好时,又会被随之而来的失落感淹没⋯⋯有段时间,根本活在患得患失的天人交战里,直到渐渐稳固基础后,才再加入我最擅长的快速手指技巧和浓厚音乐性,终于成功地把古典乐的优势应用在爵士音乐上。毕业时回顾成绩发现,我的爵士课程的成绩都拿到了 A 。

认真读、用力玩

除了念书练琴演出,我跟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最大的娱乐,就是参加各种 Party。一直都秉持着“生活的全貌最重要”的信念,坚持生活的每个面向都要顾到。既然对花花世界有所吸引,那就去经历,总会在里面得到些元素,可以融合在想法与气质里。况且,如果不去经历每个阶段的渴望,遗憾就会被累积,将来势必会在心里形成一种缺口。有幸来到西方国家生活,就把心敞开、接受西方的思想和生活方式;心敞开了,眼界自然敞开!去经历了,往后便没有遗憾!

穿越未知,靠着爱与坚持

未知,可以布满黑暗,也可以精彩绚烂。真的能击败我们的,并不是外在的黑暗,而是内在的黑暗... 心境,决定了外在身处的世界;心态,决定了是否能征服未知而变成更为扩展的自己!留学的生活,就在一边奋战、一边玩乐的型态中渡过。最终,我真的两年读完四年的大学,征服加拿大最高学术殿堂,也成功转型为爵士音乐家。(推荐阅读:

这趟未知,比高中的未知更辛苦,在天寒地冻的世界、面对语言的隔阂、承受文化的冲击、乘坐恋爱的情绪云霄飞车、踏遍寒风刺骨的冰天雪地、忍受极度难耐的无尽孤独...陪我撑过这一切的,真的,是家人的爱、意志力和自我实现的渴望!位于北极圈内的蒙特娄,不只纪录了我的辉煌成绩,更刻下了那些青春年少的绚烂轻狂!(待续 未知3: 出社会篇)

创作分享:Morning, I Wake Up  这首歌是二十岁刚搬到蒙特娄时的创作。描述当时的冰冷的环境与旁徨的心境,并且激励自己不畏艰难,成为梦想中的自己。收录于2014年8月发行之原创 EP “地球旅程,第一辑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