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记忆里,好像都有一首莫文蔚的歌。如果没有你、忽然之间、广岛之恋,我们感念有个人把爱唱得如此广袤宽厚,陪我们走过这么多爱得惨烈的时刻。专访莫文蔚,她笑谈倒不是恋爱真的谈多了,而是唱歌凭藉想像力,听别人谈起她的高学历,她更反馈真正的学问其实都在生活里,让自己成长的,是永远愿意学习的心

既然我存在,我就要很爱我的存在、我的生活。如果我不爱做它,我宁可不做。

 

可狂放可内敛的歌声,加上可夸张可细腻的演技,在两岸三地,莫文蔚是极少数能够在大银幕和演唱会舞台上都能绽放独特张力的艺人。不过,很少人知道,莫文蔚在进入演艺圈前,其实一直是成绩顶尖、又会许多才艺的超级模范生。

从小在香港长大的莫文蔚,中学时念的是拔萃女书院,是香港女校的第一志愿。在当时,莫文蔚还被选为第1届香港10大杰出学生,也因而拿到奖学金,在17岁时,就独自到义大利念高中,然后再到英国伦敦大学读书。

虽然功课很好,但莫文蔚早就立下非做表演工作不可的决心。课业之余,她拼命学习任何和表演有关的东西,学钢琴、古筝、双簧管、中国民族舞蹈、搞舞台剧,她早就知道,自己要把这些别人当兴趣玩玩的东西,玩到很专业。

“我只要一工作,就会很有精神,”3月16日晚上8点,莫文蔚在为《Cheers》拍照时,情绪高昂地向我们说。当天她已经被访问了一整天,接下来也还有行程要赶,但只简单穿着桃红色T恤和牛仔裤的她,看起来很开朗、自然、很有神采。(推荐阅读:为什么做热爱的工作你却不快乐?在工作中找到自我实现的价值

工作之余,莫文蔚也是用她活力十足的方式过生活。她会自己下厨,随手就能做出一大碗提拉米苏,她还会上武术馆,夹杂在一群男生学员中,向香港有名的师傅学功夫。

日本趋势大师大前研一指出,未来能够出头的专业人士,他的生活一定是非常丰富的。例如一个演唱者能够长期不坠,是因为他能够表达深层的情感,而能够表达深层的情感,则是因为有丰富的内在生活经验。

上一代很重视教育,所以父母都希望小孩把书念好就好了,但却因此少了很多生活的经历和体验。莫文蔚从小到大,丰富、特殊又多元的生活经验,如何对她的表演工作产生潜移默化的帮助?

Q:你工作之余的生活好像过得非常丰富:不但会亲手做看起来很好吃的提拉米苏,还会去武术馆学功夫,很少有女明星、或者很少有年轻的台湾女生会过这样的生活。你曾经到义大利念高中、在英国念大学,他们看待生活的方式,对你有些影响吗?

A:我觉得学生时期除了学习书本上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学习书籍以外的东西。到了国外念书,我就参与很多学校以外的东西,学这个、学那个。像提拉米苏就是我17岁到义大利念书时,第一件学会做的事情。

每个义大利人都会做提拉米苏,我的室友教我做之后,我第一个回香港的假期,就立刻做给我妈妈吃,她到现在都还会一直讲我那时候一回来就给她做一个提拉米苏,有多感动。我觉得整个人的成长是要接受很多不同的讯息,或是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挑战自己,才能真正的成长。而不是看了几条资讯,就觉得自己学会了什么,其实那些都只是资讯,是不会让你成长的。(推荐阅读:别害怕,“疼痛”让你更成长

Q:大多数的台湾观众并不知道你在中学时是非常顶尖的学生,尤其是曾被选为香港10大模范学生,让人非常惊讶。因为台湾成绩很好的年轻人比较不敢选择当明星,可能是因为自己放不开,或者是不想违背父母的期望。可不可以谈谈你是怎么想的呢?

A:可能在几十年前很穷的家庭里,孩子还长得满漂亮的,就会到演艺圈赚钱,贴补家用。但现在其实演艺圈也是一种行业,和律师、医生也没有什么差别。

现在我肯定不能认同的是,念不成书的人,就可以靠身材、靠脸蛋去当明星赚钱,我觉得这个是很错误的。这个行业并不是没有脑袋都可以做的,如果你很笨,要怎么背一场演唱会30几首歌?台词要怎么记?不是笨的人就可以靠脸赚钱,这是完全不对的。

Q:你有想过做其他行业的可能吗?

A:没有!我4、5岁的时候就知道,我爱的就是表演,我长大要做的工作就是要和表演有关的。

但是我也没有向任何人说,因为我已经预料到别人会说“唉唷,做明星梦”这种话,太无聊了,所以我连对妈妈都没讲过。一直到要进大学的时候,我妈妈有一次问我大学毕业后要做什么?我才说我要作和表演有关的,我妈妈就吓了一跳。

Q:她为什么会觉得很惊讶?

A:她没有反对,可能她没想过我会把表演当作终生的志业。

Q:你那么小就立定了志向,当别人把舞蹈、音乐这些东西当成兴趣玩的时候,你是不是就要求自己要玩到很专业?

A:我想既然我以后要做这行,学愈多就愈有帮助,所以只要有任何机会可以接触到和表演有关的东西,能学什么我都学,来备战、准备自己。(推荐阅读:

Q:你学过些什么呢?

A:我学过中国民族舞蹈,学钢琴学到10几岁,还想多学几个乐器,就学古筝、双簧管,也参加国乐团、管弦乐团和各式各样的表演,在学校也搞舞台剧。从8岁开始,每年都会参加学校的朗诵、戏剧、音乐比赛,除了表演的部份,其他就是游泳、田径的比赛。

Q:你那么喜欢表演的原因是什么呢?是让你有很大的开心、满足,还是一种calling(召唤)?

A:是,就是 calling。不晓得,我生出来就喜欢这个东西,就是要做这个东西。很小的时候我就会自己唱歌、跳舞,要家人坐在那边看我表演,我就是很自然地就想做。

Q:你很幸运。很多人过了30岁,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A:对,我很幸运。(推荐阅读:

Q:那中间有没有什么不顺或挫折?

A:我觉得挫折要看你怎么看待它,如果你认为它是一个挫折,那它就是一个挫折,这是你个人的看法。对我来讲,我不觉得我有遇过什么挫折,其他人看我,可能觉得我1993年在香港发的第1张粤语唱片很不成功,人家可能觉得那次就是一个失败或挫折,可是我不觉得,谁说一定要第一天出来立刻一炮而红,才叫做成功呢?

可能和我同期出道的,老早就不见了,那谁才算是成功呢?

刚好那时候我还没念完书,万一那张唱片大卖,我肯定就不回去念书了,那样就更可惜。我觉得一切好像都是安排好的,还好当时没有成功,就可以回去念书,先等念完书再说。

Q:日本趋势大师大前研一最近指出,未来能够出头的专业人士,他的生活一定是非常丰富的。比如说像一个演唱者能够长期不坠,是因为他能够表达深层的情感,而能够表达深层的情感,则是因为有丰富的内在生活经验。小到大,你是不是有什样特殊的生活经验,是帮助你在歌唱的表达上更能诠释、或更能理解的?

A:我从17岁离开香港、离开家,自己到义大利、英国去念书,从那时候到现在,可以说是都是一个人住,虽然有同学一起住,但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你在家里会有其他家人,什么事情你都可以不太担心,看到蟑螂你可以大叫,然后其他人会冲出来打死。但你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看到蟑螂的那一刻可能就是你最无助的时候,其实蟑螂也没什么,可是就会让你觉得“唉呀,我真的是自己一个人住”,连打蟑螂都要靠自己双手搞定,就会觉得能有其他家人在多好。

Q:你的意思是说这样的生活经验有助于你诠释爱情中的孤独吗?

A:我记得以前刚出道没多久时,有个前辈说,这个女生虽然很年轻,但她肯定想像力很丰富,不然就是她经历过很多,不然这么年轻的女生唱情歌,怎么能这么有感觉。

我认为我应该是想像力很丰富,并不是说谈过几百次恋爱。其实有时候我看到我的同学不断换男朋友,每次吃饭都换一个新的,其实也看到他们每次重新来过、愈来愈累的感觉,一直找不到一个你想找的人,其实是满可怜的。其实每谈一次恋爱都是增加一些经验,让你下次可以更好一点。(同场加映:

Q:你的生活哲学是什么呢?

A:我对生活的感觉就是──我要爱生活,既然我存在,我就要很爱我的存在、我的生活。如果我不爱做它,我宁可不做。

我希望我做每件事情,不管是睡觉、吃饭、演戏、唱歌,我希望我都喜欢,都爱做那些事情。我的哲学就是这样子,就是爱我所做的。

更多精彩报导,详见《Cheers杂志网站
本文由 Cheers 杂志授权报导,未经同意禁止转载。

【延伸阅读】
〉〉补教历史人生不用赢在起跑点,“做”就对了!
〉〉邓惠文:男人最在意的3个幸福
〉〉更好的我,是为了与更好的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