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个夏天》郑瑞瑞一角拿下第 50 届金钟奖最佳女配角后,许玮甯的每一个角色都力求突破自己,不论是《麻醉风暴》的心理医师、还是正在上映的电影《红衣小女孩》。一起来听她聊聊她最怕的鬼片拍摄。(推荐阅读:脚踏实地活!许玮甯:不增强自己,机会来时任性也没有用

一种体验 表演教我的事

口述=许玮甯
以《十六个夏天》获得第50届金钟奖最佳女配角,精致纤细的外表下,慢热、善感、好强,对于突破自我是勇敢的。

撰文=方琪
摄影=张界聪
场地提供=OrigInn Space 大稻埕


图说:混血外表曾经带来的困扰,如今她已能坦然接受并好好发挥在表演上。

我的母亲很喜欢舞台剧,万华的家离南海实验剧场很近,从小就经常被妈妈带着去看剧看戏,国小作文──我的志向,写的就是要当演员,后来也真的一路从戏剧科、模特儿,进入演员的行列。

私底下小事就能流泪,所以一开始觉得演戏对我来说好像蛮简单的嘛,至少我说哭就能哭出来,感情哭戏不是问题。但现在回头看,那些都很表面,哭其实有很多种,难过但哭不出来,崩溃地嚎啕大哭,伤心、沮丧,都不一样,不是流得出眼泪就好像很会演戏了。(《丹麦女孩》艾迪瑞德曼扮女装!三位为戏突破的新生代演员

生活经验累积越来越多以后,表演开关也打开了。我是一个很慢热的人,常常跟人吃了好几顿饭下来,还是拉不进距离。一个人出国旅行,让我开始走出自己的世界,因为必须打破与人的距离,打破心中的那层界线与防备,才能得到帮助,在反覆学习沟通的过程里,慢慢放下了太逞强和矜持的部份,也让我找到了表演的诀窍。

最近接演了第一部恐怖片《红衣小女孩》,和过去的演出经验截然不同,所有的演员要先去上表演课,学习诠释恐惧的级数,因为演员们在面对同一个恐怖的情境里,必须要表现出相同强度的恐惧情绪,这样才会一致,这件事很有趣,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最困难的部分,在于生理跟心理要一致,如果内心的恐惧不够,身体的反应就出不来,情绪、想像、甚至身体,在恐惧里的状态都要合而为一,要不停把自己推至极限,对身心灵都是很大的挑战。


(photo credit:电影《红衣小女孩》剧照)

我是一个非常怕鬼的人,大概已有七八年没看鬼片,连鬼故事都不敢听,拿到剧本的那刻,其实我有点反悔,演出期间精神压力很大,下了戏我在剧组里都不想讲话。对体力更是严厉的考验,夜晚在很原始的森林里奔跑,不知道下一步会踩到什么,很常摔倒。最后大家的黑眼圈,都大到分不清谁是人谁是鬼,杀青后连着几个星期,睡觉还是会吓醒。但也因为这部戏,我逼着自己得面对最怕的东西,演完非常有成就感,也因此充满力量。(今天就开始试试:挑战自己,每天做件令你害怕的事吧!

所有演出过的角色,都像在告诉我她们的故事,完整了我生活中某一块没注意到的部分,解开了某些我很在意的事,人生也就如每个故事中具有不同的面向,让我渐渐了解,有些事情,不要那么放在心上。

(完整内容请参阅《小日子》043期  一个人的暖食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