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英雄》编剧于小惠以工作室文化带头改善拍片产业的健康忧虑!听听为母则强的她如何在有了孩子后更察觉身边人的需要。“人就是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吃饭”是于小惠送给影视产业时常为观众一个笑容牺牲健康的工作人员最好的祝福。(推荐阅读:

一种工作形态  照顾团队的方式

口述=于小惠
与导演蔡岳勋是夫妻,更是工作夥伴,担任多部电视电影制片人、编剧。制作多部脍炙人口的电影,如《痞子英雄》,目前正在制作电视剧《深夜食堂》。


图说:在云端空间,每周五员工会分组作菜给大家吃,会作菜的跟不会作菜的一组,最后原本不会作菜的人都能做出一盘盘美味可口的餐点。

“云端”空间的成立,我们希望为员工打造一个吃好食、上好课的生活空间,有了适度的放松,工作才可以更有创意。

我这几年工作最大的遗憾,是经常错过孩子们成长的小细节。我的老大到二岁才会走路,在之前我们到处问医生。有一天家里的保母打电话告诉我,他会走路了。当时我正与十个编剧开会,我突然哇的一声,崩溃的哭了。

推荐阅读:【剧场妈妈第一幕】孩子,不是你的负担

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生活最大的挫折就是如何兼顾家庭和工作。影视产业它已经不是一个职业,它占住我所有的时间。后来我就把工作和孩子合并,用了集中管理的方式,把一楼改造成一个云端复合式空间。在工作的同时,可以跟孩子不分开。拍戏期间,一天都要工作十、二十个小时,员工跟我一样,错过了与孩子的陪伴。在这个空间里让是妈妈的员工们在楼上上班,孩子在楼下的空间学画画、跳舞,互相把孩子照顾好。

创意是无法在办公桌上发生的。我们开编剧会议,会约喝下午茶,看看甜点。思绪被卡住的点,一下就想通了。看似在吃喝玩乐,其实是在增加团队的生产力。我喜欢皮克斯这个公司,公司孕育了无数的可能,比方说办公桌,他们会给你一个预算,由你去设计自己的空间。我可以理解他的概念──工作只是一种名词,他们比较不视为它是一种工作,而是不断创造发生的可能,所以皮克斯才能那样的自由。


(图片来源:来源

有一段时间,我看到我的员工吃泡面或是速食,我看了一天、二天,一年、两年。我担心有一天生病了怎么办?二、三十岁过了,很快就要六十岁,即将面临疾病或死亡,我们的一生就是要这样吗?我不认为,所以我就想要开始改变。在云端,我们要求员工每周五要轮流动手做菜。这里有专门煮菜给我们吃的阿姨,为我们打造营养均衡的食物。其实只要请阿姨从周一作到周五就好了。

但是我们让大家分组,让彼此去打点大家的一餐。进入一个团体或产业,团队们要互相照顾,不是我做我的,你做你的,不沟通,这样效率差,错误也多。这样可以让他们理解其他人的节奏和组织,建立默契,这些都跟工作有密切的关系。

云端会自己做面包,主动分享给安养院或是育幼院。当把面包交到别人手上,看到别人快乐时,我们会觉得更快乐。表面上这件事花了很多的时间,但是对于团队来说,增加了许多价值。所以当他在做创意工作时,他的生命厚度就会跟别人不一样。尤其是做创意工作的人,更需要这样的累积。

我们是娱乐大众的影视产业,不时听到哪个灯光师得了肝癌、摄影师得了三高(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压)。剧组吃食物的方式也是每天蹲在地上吃便当,所以我们就开始规定便当不能放地上。再来我们请外烩到片场,蔡岳勋自己还希望有一个餐车,在国外都是这样,把车子上的桌椅放下,中午大家是自助式的午餐,吃得很好。影视产业这一行,我们付出的不比别人少,甚至比别人多很多,付出时间、青春、心力,换来大家的笑容,更应该要换到自己的财富和健康。

人就是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吃饭,站在公司的立场,还要让员工没有后顾之忧,不管是孩子或是他们的健康。我们现在正在打造一台剧组餐车,有餐台、流理台,我们会努力让这些热情奉献的员工在工作中也是感受到他是好好的生活着。

(出自《小日子》011期  平民便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