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基督徒新婚夫妇,在长老教会里举办婚宴,同时也对社会现况发声表达不满,他们的这场婚礼其实也是一场性别革命。

谢谢大家今天来到这里为我们的婚姻摆上祝福。


本图片经摄影者 Albert Tzeng 授权使用

今天我们结婚了。有人会说这是对国家的贡献。因为台湾的结婚率越来越低,出生率也越来越低,而且是达到世界最低。大家可能还记得,双北市长柯文哲前一阵子说“未婚男女,是国安问题”。我觉得应该反过来说,因为台湾有很多问题已达国安等级,使得年轻男女难以步入婚姻,甚至难以生活。(推荐思考:

我们每天努力工作讨生活。为了不失业,许多成为高工时低薪水的“穷忙族”;或是没有劳健保的派遣工。我们也曾努力学习、培养自己,但沈重的学费和学贷,可能到现在还压得我们喘不过气。同时间,超高的房价,更让我们难以成立稳定的家庭。幸运的话,爸妈是有退休金且身体是健康的,那还不用担心。但若是没有退休金,身体又因工安问题而损坏的劳工父母呢?这样的经济条件,谁敢结婚?谁还有资源去生养下一代?

今天,我很幸运还有点资源可以结婚,而且是在这一间华丽的教会,受众人的祝福而成婚。然而,社会上有更多更弱势的少数群体:同性恋、跨性别者、原住民、新移民、身心障碍者、关厂工人、被资遣的人、老家被征收而迫迁的人……他们不只承受更大的痛苦,更得忍受各种歧视、偏见或剥削。

就算我们不是这些少数群体,我们依然面对着一个残破的国家。面临中国入侵的威胁、宪法条文相互捍格、行政系统失灵、食安崩盘、产业无法转型和升级、水资源被严重破坏、经济越来越仰赖敌国、核废料不知道怎么处理、国债破表、年金破产、医疗体系崩坏……(推荐阅读:

这是实实在在的台湾,是我们在婚宴结束步出教会之后,迎向我们的台湾。这些问题相互纠缠,将挑战你我的婚姻品质,瘫痪家庭、窒息生命、甚至粉碎我们的国家。

所以,在这婚礼祝福的时刻,我希望能开展出更大的视野,将婚姻的祝福,转化成对我们国家的祝福。祝福不是说说就好,而是要展现台湾在四百年殖民的痛苦之下,依然存在的信念与反抗力。

我相信,政治可以改变这一切。两个月之后就有一场选举,大家一定要去投票。不过我说的政治,不只是这四年一次的选举。政治,是我们每日生活的一部分。作为受雇者,我们可以组织工会,争取更好的待遇,捍卫劳动权益、强化协商平台。我们的周遭都有弱势者,我们可以团结起来,争取平等的教育、就业、财产、福利……还有……婚姻。(推荐参考:

是的。婚姻就是政治。身为今天的新郎倌,我要从婚姻来谈更好的政治。

挹芬和我爱着彼此,我们要结婚,得到祝福与证婚。可是,在座的各位之中,有许多比我们更深爱着彼此的朋友,可是他们不能结婚,仅仅因为他们是同性。

他们不仅得不到祝福,还会骂是毁家灭国、不知羞耻、招致灭亡、道德败坏、基因突变、对社会无公共利益、要被改变或被恢复……。是的,这些都来自护家盟的标语或发言。这不只是在反对同性结婚、领养,或是同性性行为而已,每一场游行、每一个步伐、每一扇旗帜、每一张文宣、每一则声明,都像是在对同志朋友们说:‘你们不值得一段被祝福与支持的生命’。(推荐阅读:

在这祝福的时刻想起这些,真的很痛心。我认为,没有人的生命应该被这样抹煞。婚姻不只是私人的事,更是一个制度,让相爱的人,在彼此承诺后,获得法律的保障。挹芬和我到户政机关做登记,就可以保有医疗、赋税、劳动、社福、继承、扶养、诉讼地位等保障。但在场有许多更相爱的朋友,更有能力照顾弟兄姊妹,却不被允许结婚;而在场也有许多朋友,反对我们这些相爱的朋友结婚。纵使你们并不认识彼此,但是我们之中许多人应得的幸福,却因我们之中另一群人,而无法得到。

今天是结合的日子,因此我不是要挑起挺同与反同的对立,而是想让大家了解到,我们要改变政治,而政治,就在这里。

而这个改变,更是奠基在我们的信仰里。耶稣最大的戒命,“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我们的上帝。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个精随到底是什么?犹太人与外邦人、公民与奴隶、白人与黑人、贵族与平民、异性与同性……千百年来,许多基督徒想尽办法阻止人结婚,但这是耶稣最大的戒命所说道的爱人如己吗?What will Jesus do?

身为今天的新郎,身为一位基督徒,我认为耶稣的爱,就是要打破歧视,不要因为性行为的方式不同,就歧视别人的爱、承诺、以及婚姻。全人类有将近一成的人口是同志,在座的比例可能更高。但我要说,即便今天只有一个人是同志,任谁也不该被剥夺他结婚的权利。(推荐阅读:

这里是台湾,我们相信人权、我们相信平等。这里是长老教会,我们相信公义。长老教会的信仰告白里说,要“使受压制的人得自由、平等”。今天我结婚了,我接下来也会有孩子,我不知道我将来的孩子的性倾向是什么,但我也希望他可以成长在一个公义、自由、平等、不互相歧视的教会、社会以及国家。

关怀同志朋友,只是展现博爱精神的第一步。而修法让真心相爱的人可以结婚,更是避免以法律来巩固不该存在的社会歧视。修法其实也不必然会完全消除这些歧视,但可以大幅降低歧视继续被复制。有了结婚的权利,也不必然要结婚,但这是人本来就该有的平等。不只是结婚,还有相应的家庭、继承、紧急医疗、救护同意权等。

我可以保证,同志朋友结婚了,太阳还是会准时从东边升起,孩子们依然是活得好好的,各位的信用卡帐单不会爆增、不会全身泡疹、也不会有蟾蜍爬身上、淡水河也不会变成血红色,我们的生活还是会照常下去,而与此同时,全国有至少十分之一的人,会过得更幸福。

谢谢大家听我说了这么多,然后也没有人大声呼喊着,彷佛要驱逐我身上的邪灵撒旦。

我希望我们有更好的婚姻,我希望和我一样相爱的人也能结婚,我希望每个人的婚姻都能幸福。而这些幸福不是婚礼上的祝福就够了,而是奠基在我们所展现的行动,要走入政治,争取更好的生活。争取婚姻平权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更多的议题等着我们去参与。(同场加映:

走入政治并不难,街上这么多社会运动,我们都可以参与。我们不会孤单,我们将会听到回音,我们将会找到同伴。大家的分工合作,我们会看到曙光,藉此摸清周遭的现实与资源。于是我们将看到方向。有了方向,我们可以定目标。有了目标,我们可以定时程。有了时程就可以执行,于是政治将逐渐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

且让我把各位的祝福,转化为对同志朋友,以及对整个国家的祝福。愿我们的未来,充满公义、平安与喜乐。 谢谢大家。

本文经作者吴奕辰同意转载,原文请点婚宴致词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