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执行长马克·佐伯格喜滋滋地在个人墙上分享即将当爸的喜悦,并且宣布自己将请两个月“产假”(Paternity leave)。我们想起九月 Yahoo 执行长 Marissa mayer 的两周产假,一起思考“产假”的决定,以及台湾距离“产假”的进步还有多远。(议题讨论:理想的产假

2015 大概是科技圈的富饶之年,新生儿呱呱坠地,“产假”议题也以更显而易见的方式搬上台面,多长的产假才合宜?公司高层该以家庭还是公司发展为重?突然成了全世界共同伤脑筋的关注焦点。

你记忆犹新,Yahoo 执行长 Marissa Mayer 于九月释出怀上双胞胎的消息,并发表声明自行缩短原定八周的产假,只打算请两周,引起正反意见讨论。多数意见表示:“Marissa Mayer 做了糟糕的错误示范,这是产假议题的倒退。”Marissa Mayer 成了一时间的媒体箭靶。

相较之下,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先是在七月分享与老婆 Priscilla Chan 的怀孕合照,并于11/20日在个人墙面下,留下期待的兴奋心情,并宣布将请两个月的产假,众人称好。

“Priscilla 与我已经准备好迎接女儿的到来了。我们已经开始挑选我们喜爱的童年故事与玩具,迫不及待想跟她分享。我们夫妻俩也讨论着,该如何与女儿共度她来到世界上的第一个月?这是非常私人的决定,我已经决定请两个月的“产假”,让我能好好迎接我的孩子。”

“研究显示,如果在职父母花更多时间陪伴他们的新生儿,最后成效对于孩子与家庭都会更好。Facebook 提供美国员工们四个月的带薪产假,让爸爸妈妈能够没有后顾之忧。”

“随着孩子出生的脚步越来越近,每一天感觉越来越真实了,我们也已经准备好来到人生的下一个阶段了。附上一张照片是我们家宠物 Beast 与婴儿车的合照,我想 Beast 也知道接下来会有很大的惊喜报到!”

相较之下,马克·佐伯格的决定显得“政治正确”许多,不过也让我们开始深思,产假的决定是否真的如我们想像得那样“私人”?

产假是否是私人的决定?Mark Zuckerberg 记得自己还是孩子的父亲

“产假”看似是私人的决定,但以 Marissa Mayer 与 Mark Zuckerberg 的立场,这更是超脱“私人”的决定了。他们必须权衡公司利益与家庭权益;他们必须在“父母”与“执行长”间选择某个优先的身份;他们更必须明白每个决定,都能由上至下的全盘影响公司生态,这都是很现实的考量。(推荐阅读:理想的产假

Mark Zuckerberg 的产假不只是私人的决定,更带有鼓励性质,像是对世界宣告,“FB 是这样的企业,我们尽力提供最好的社群服务,同时我们也兼顾每个人的生活品质。我们在意用户,同样也在乎家人。”

Mark Zuckerberg 的决定是感人的,在 FB 执行长的光环以外,他记得自己还是个孩子的父亲。而他珍视这个身份,想跟孩子扎扎实实地走过起步的第一个月,为了看什么书、听什么音乐、怎么认识世界...等细琐重要的诸多问题烦恼,他要关心身边的孩子一如他在意用户的每步体验,他要孩子不只认识自己是 FB 执行长,更是个实实在在存在身边的父亲。

想到 Mark Zuckerberg 怀抱什么样的心情写下个人墙上的文字,让我动容。而同时,面对产假争议,我们该做的不是谴责 Marissa Mayer 为承担 Yahoo 营运压力而选择将自身利益放在后头,而是致力创造让每个人请两个月产假都跟 Mark Zuckerberg 一样容易的职场环境。(推荐阅读:雅虎执行长 Marissa Mayer 产假请太短,何错之有?

那么,我们所处的台湾呢?我们对于产假的进程又是如何?

台湾性别现况:“产假”依然是个假议题

根据劳动部性别工作平等法之相关规定显示,“女性职员分娩前后,应停止工作,给予产假八星期。受雇工作在六个月以上者,停止工作期间工资照给;未满六个月者减半发给。父亲得于配偶分娩当日及其前后合计15日期间内择其中三日请陪产假。在产假之外,可以申请长达两年留职停薪的育婴假。”

尽管有明文规定,但能不能请产假?能请多长的产假?产假期间是否真的给薪?对现在的台湾来说,还是个遥远的“假议题”。

你并不陌生,时常耳闻台湾公司以“共体时艰”之名将产假员工薪水减半或留职停薪,又或者女性工作者在产假期间,仍必须分神处理公司事务,背负两端的压力,在妈妈与职员的身份间来回奔波摆荡。而父亲,更被理所当然的排挤在“父母”身份之外,重担更是沈重的落在女性职员身上。更多女性员工,心里有说不出口的恐惧,即便有留职停薪的保障,我们更害怕请了产假,再也回不了职场。

遥望挪威,父母可选全薪育婴假 49 周或 59 周育婴假领 80% 薪水;而法国,第一胎产假有 16 周,二胎以上增加至 26 周;瑞典则是父母享有 480 天育婴假,其中 390 天可领取原薪水80%的育婴津贴。而台湾的育婴假,目前的最新现况是夫妻两人可请半年的育婴假,并给六成新。

从马克·佐伯格的两个月产假,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世界前行的方向,除了员工的身份以外,还存在更多值得珍视的身份;我们深感台湾现况的不足,更期许政府能代表台湾替亚洲走出性别权益的更大步。(推荐给你:请感谢愿意在台湾生小孩的妈妈们

我期望着,哪一天在台湾,我们能更好好地把自己活得像个人。

身为女性职员,不会再觉得想生小孩的念头必然与职场晋升抵触不再担心生了小孩会让我们丢掉工作或过不好生活;我们的社会能更尊重每个生命的诞生与成长;而那一天,我们才能骄傲且心安理得的相信,我们的下一代,确实活在一个更好的地方。(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