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是人生下个阶段的开头了。告别了二十几岁那个有些稚嫩、有些迷惘、有些不可一世的样貌,三十岁,在经历人生角色的转换、职场的磨练,我们变得更沈稳、更确信自己的方向。来一起看看,跨过三十岁后的叶扬,是怎么迎接自己的新开始,如何在其中,过得自在惬意。(推荐阅读:孩子出生让世界全改变:“当了妈妈以后,要热爱疼痛”

嘿,小声一点。 不用谁说我也知道,三十岁在那边,探头探脑地露出尖尖的耳朵。三十岁是什么?那是很毒的食物吗?那是很大的妖怪吗?有令人害怕的细长牙齿吗? 如果还没有三十岁,妳是不会明白的。

我想起那个故事。 在一个天气晴朗的秋天,爱丽丝和姊姊一起坐在正飘着落叶的大树下看书。这时,一只兔子边看着怀表,一边跑过树边。“不好了,会迟到!”兔子说。“这真是只奇怪的兔子,我跟去看看怎么回事。”爱丽丝好奇的跟了过去。兔子纵身一跳,消失在洞穴里。

三十岁,就像那只兔子,跳进一个洞里面,那个洞漆黑深邃,或许没有回头的路。

三十岁的那一年,我结了婚,两年后生了一个小男生。 结婚的那一天,我戴着长长的假睫毛,拖着白色的裙摆,对着宾客傻笑挥手。那个时候的我,以为婚姻就像礼服一样,白色的里面还是白色,蕾丝的后面接着蕾丝。 我离开爸爸妈妈,搬进一个新家,跟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好多人问我,生活变得哪里不同。我说,当我回首过去,我的一分一秒,已经没有一点相同。(推荐阅读:结婚才能加入“成功俱乐部”?单身或结婚,我从来都不属于谁

生产的前两周,我异于常人地发奋工作,原因无他,只是这份工作是我唯一擅长的事,夜深人静时,我腰酸入骨,只能窝在沙发上,六神无主,搜寻着生产的相关讯息。我还上了内政部的网站,查询单年度在台湾因妊娠而死亡的人数。

嘿,三十岁就是这样,你很害怕,你很无助,可是你长大了不能随便把心里的话跟别人说。

生产的那一天,我痛得哇哇叫,没有人告诉我要怎么撑过这一段,怎么面对未知的恐惧,麻醉师替我在脊椎上打了无痛分娩针,压力顿时减轻,我的下半身好像突然变成了别人的,有另一个躯壳,替我承受了痛楚。

可惜那无痛针不是天天都有,生完孩子的整整一个多月,我觉得全身上下都破破碎碎。我站在镜子前,有一些僵直,有一些松弛,很多地方都不是那么美好,幸好我疼爱那些瑕疵,那些瑕疵证明了我从那场战役光荣地回来了,我的宝宝眨着湿湿的睫毛,躺在我的身旁,那么多的不足之处,我把它看成甜甜圈中间的那个洞,有其存在之必要。(孩子就是最大的幸福:大 S 写在结婚后:“幸福是遇到一个人,你想生他的孩子”

我变了。 最明显的,便是放在床头的一本小说要分五十次才能看完,经常记不住主角人物的身世背景,只好往前翻页重新再看。因为到了三十岁,我计较起剩下的日子,我明白不论多厉害,终究作不完所有的事,看不完所有的电影,为了节省时间,我不再怨恨谁,不太因为委屈就泪流满面,对于人生,关于理想的设定,我从超人心态退役下来,计算着油量与承载量,变成实事求是的驾驶。

我变了。 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然后三个人。 宝宝睡着的时候,我担心他会呼吸中止,几分钟就探头查看,宝宝喝奶的时候,我担心他噎着,拍嗝没拍出来,就只好在夜里直直地抱着在客厅里愣愣地闲逛,我还没有信心,自己能顺利养大一个孩子,大部分的时候,我睡眠不足满身大汗,觉得自己像一支马戏团的大象,小小的木桩,把我栓得紧紧的走也走不开。

你问我喜不喜欢这些? 我告诉你,这不是我人生最轻松的时刻,我是新手妈妈,也是一个职业妇女,每天早上起床,总要立即就战备位置,把化妆的时间改成喂奶,然后在捷运车厢里望着玻璃的倒影匆匆梳头,在重要会议中,我经常不自然地瞪着对方,以免一不小心就呼呼睡着。(也推荐你:新手妈妈的告白:成为母亲后,我学到的事

但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清明,我知道这是我要的。 在镜子前面,我张开眼睛,看见我心甘情愿的表情。

当然不容易,还好我的心甘情愿和我,背靠背,组成一支坚强的小队。

替女人迷写了一篇关于三十岁的想法。当初29岁的时候,我好焦虑,可是两脚跨过来以后,觉得一切都蛮惬意的嘛。想起当初的我,有一阵子一直叨念,我就要三十岁了,完蛋完蛋,还被彼得问,你到底紧张什么,又不是三十岁那天就要死掉了嘛。

女人真辛苦,男人满三十岁时都是抬头挺胸的吧。

亲爱的女人,记得要时时爱自己,30是个美丽起点。欢迎在这里看更多别人的心情。

让女人迷跟叶扬与妳一起【女人30从芯开始,女人迷强芯针处方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