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

这城市有雨 但适合走路
八月穿过捷运 觉得孤独
到站前确认行李
不再像是一名旅人
只带一句话、一本札记和少许谎言
只寄一封信 一个月一次 一期一会
你说 收到信就可以
听见城市的温度
嘈杂的 、过站的、轰隆
十一月变冷 起风像
吻 但不够体贴
列车进站很久
一直想着远行的事 想着
划去行事历上的
日子、月份、年份
雾气打湿了眼镜 朦胧
手腕安静 脚踝作痛
你曾花费力气
在行李中轻巧放入
笔和刀具 用逐渐陌生的
手势、口条、习惯
剪成车票的形状 过站时
替你拉上背包拉炼
太容易迷路 也太容易遗失
地图 所以得走更多的
路 当成对话
溶解的街道里
你一张脸都
不认识,你习惯了
这城市有雨 但适合走路

——这城市有雨,但适合走路 ◎黄文俊

风是黑暗
门缝是睡
冷淡和懂是雨
突然是看见
混淆叫做房间
漏像海岸线
身体是流沙诗是冰块
猫轻微但水鸟是时间
裙的海滩
虚线的火焰
寓言消灭括弧深陷
斑点的感官感官
你是雾
我是酒馆
冰凉的体温,摩擦的气氛,该是懂了的情势,去喝杯酒冷静下来,好好一起说再见。

——拥抱 ◎夏宇

就这样老去, 
顺从时间的安排,
用它锋利的刀,
取下青春。
等再过几年,头上添一些白发,
额上贴几行皱纹,
手里换几根拐杖。
我们这一生都要做的是,
让时间的含苞在我们生命里,
开着,也落着。
我们是拾花瓣的人,
身体里布满泥土和香。

——〈就这样老去〉诺布朗杰(藏族)

图片来源:http://bit.ly/1KGyakI

我年纪很轻
不用向谁告别 
有点感伤 
我让自己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然后我出发 
背上黄挎包 
装有一本本薄薄的诗集 
书名是一个僻静的小站名 

小站到了 
一盏灯淡得亲切 
大家在熟睡 
这样我是唯一的人 
拥有这声车鸣 
它在深山散开 
唤醒一两位敏感的山民 
并得到隐约的回声 

不用问 
我们已相识 
对话中成为真挚的朋友 
向你们诉愿 
是自自然然的事 

我要到草原去 
去晒黑自己 
晒黑日记蓝色的封皮 
去吧,朋友 
那片美丽的牧场属于你
朋友,去吧

——海子〈小站〉

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
然后将大门关闭
再也没有谁能够
闯进她神圣的领地
静静的——任凭车舆
在低矮的檐下静候
静静的——任凭帝王
在门前俯首
而我知道从那广袤的国度
她选择了一个人
从此用巨石封上了
感情的闸门

——艾蜜莉·狄金森〈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