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奈及利亚大屠杀死去两千无辜人民,11 月 12 日黎巴嫩受恐怖攻击,11 月 13 日的星期五夜晚,法国陷入恐怖攻击。世界从来不缺乏伤心的场域,让我们听着疗伤歌单,温柔抚平战争留下的伤痕。(延伸阅读:

11 月 13 日的星期五夜晚,法国陷入恐怖攻击。11月15 日周日晚间,法国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IS)目标进行了攻击。法国国防部表示向拉卡投掷了 20 颗炸弹,目标包括一个指挥中心、一个弹药库和训练营。整起事件中,有从巴黎的恐怖攻击到拉卡,7 名携带自动步枪、身绑炸弹的攻击者被打死,132 名无辜者罹难,352 人受伤,以及拉卡没有被统计的死伤。无数伤亡,一个失落的世界。

我们痛恨,我们怜悯,我们关爱,我们向所有死去的灵魂致哀。哀伤的是,这个世界选择用战争报复圣战,用鲜血偿还无辜。当所有人都挂上法国国旗时,仔细思考我们是可惜花都巴黎的香消玉殒,还是身而为人的生存权。

听着歌单,让我们轻轻闭上眼。原谅与宽慰如辛波丝卡写下:“我了解,爱无法理解的事物,我原谅,爱无法原谅的事物。”

Imagine:如果这世界没有伤痛

“你可以说我是作梦的人,但我并非唯一的一个。(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约翰蓝侬轻轻哼着:“想像这世上没有国界,试试看,这并不难。没有杀戮,没有牺牲,也没有宗教之分。想像全人类,都生活在和平之中”。嗓子带些历经世界的纷扰,和他永远保留的纯粹。

60年代的披头四用一首首歌带全世界寻找不流血的革命,用吉他与鲜花对抗体制的枪口。去年的雨伞革命,香港中环放着这首歌,所有人齐声唱着:“你可以说我是作梦的人,但我并非唯一的一个。”你愿意再为世界和平多许一个愿望吗?你依然相信善良的可贵吗?你期待自己是愿意做梦的那个人吗。(延伸阅读:

What A Wonderful World:谢谢你们让我看见爱

“我看到了蓝天与白云,明亮、幸福的一天。夜晚向人们道晚安,我心中想着: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What A Wonderful World〉为 Louis Armstrong 在晚年演唱,当时世界正处于越战。美国的孩子都要到越南打战,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他们宁可不要收到信件,被告知孩子死讯。Armstrong 浑厚唱着向往:“当人们走在路上时,会互相问“How do you do?”你最近好吗?当他们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是真心爱你的。


(图片来源:来源

一句“你好吗?”愿我们都能深深珍惜。

法国被恐怖攻击,脸书换上象征“自由、平等、博爱”色彩大头贴同时,有人说,黎巴嫩、奈及利亚也发生战争、遭受攻击,为什么没人关心?关心没有阶级,这世界从来不缺少悲伤。法国与黎巴嫩的生命没有阶级,关心,也不应该有。(推荐阅读:

关心,是一句深切而真心的“你好吗?”,是无能为力也努力做散播资讯的媒介,我们的关心永远不够,所以更谦卑打开看世界的眼界。

Hero Of War:战争里没有英雄

“一个少女在子弹和迷雾中走过来,我叫她别再过来,我求她停在那边,但是她却一直前进。我只能举起我枪,然后开火,子弹穿过烟雾射入沙里,血喷洒出来,她倒了下来,一面白如雪的旗子从她手中掉出来。”

我想起电影《美国狙击手》布莱德库柏利举起枪瞄准拿着炸弹的男孩,那男孩与他的女儿年纪差不多大。他不想开枪,可是他不开枪,死的就是对面的弟兄。马拉拉曾在逃过枪伤死劫后说:“我不想报复恐怖分子塔利班,我想教育塔利班组织的儿女。”有没有一天,世界会愿意受伤,愿意放下手中的枪。(同场加映:

“在这个互相怀疑的时代,我们需要信任的革命”。此话出自塔里克·拉马丹,他是许多传统伊斯兰的头痛人物,以伊斯兰教义为出发点,反资本主义、反殖民主义、反消费主义、动物保护等等立场。尽管他是备受争议的知识份子,但他提出法国对穆斯林的观点仍有参考价值:“我认为法国禁止一个穆斯林女人戴头巾是侵犯人权。法国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以及各国的极右翼政党和民粹主义者宣称我们要丢掉身份认同了,民族国家就是由民族定义的。我要说,不好意思,这不再是现实了”(延伸阅读:

在欧洲许多国家,穆斯林一直遭受经济层面甚至人权的歧视,这是不可忽略的事实。我们相信无论是“圣战”或是法国政府的“反击”,真正要做的沟通不在战火之上,而是政经体制还予基本人权。(同场加映:

Wind Of Change:暴风中才有自由

“这瞬息万变的风,直拂在时代的脸上。如暴风般吹响自由的钟声,只为了内心的平静。”

这首歌写在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造成东欧剧变的时刻,人民就像历经暴风圈,从最外围的瞬息万变,来到中心的静好。走过高压集权,松绑后他们面对世界更多不安的想像,但依然坚定前行。我们不害怕风起的时候,不害怕变动带来不舒服。时代越动荡,做一个越能静下来凝视人心的人。

Heal The World:爱能治愈世界

“我们不再只是活着,而是真正的开始生活 。(We stop existing and start living )”

我们不想说逝者如斯,但唯有看眼前路,才能保护身后身。悼念亡灵同时一如 Michael Jackson 唱:“不断的有人死去,如果你真心关怀生者 。为你,为我创造一个更美好的地方 。”

11 月 12 日黎巴嫩受恐怖攻击,41人罹难,超过 200 人受伤
11 月 13 日的星期五夜晚,法国陷入恐怖攻击

无数伤亡,一个失落的世界。无论是年初奈及利亚大屠杀死去的两千人,还是巴黎 132 名罹难者,生命都弥足珍贵,有一天,我们不再站在对立面指责彼此。哪里是更美好的地方呢?也许是我们不只为了巴黎哭泣的那一天;是我们不再争辩谁关心的世界更高尚那天;是我们不再用报复讨回公道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