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这则影片给你,关于一中老师曾恺芯变性之后,她经历的不只是“他”变成“她”的生理过程,而是生命更自由的一条长路。

我们认识她的时候,她是带着笑脸的曾恺芯了,尽管她在曾国昌的身份里勉强活了半辈子,挣扎有时,心碎有时。

她经历过青春期对自己身体性征的反动,她听闻过学校学生对她的猜疑与不解,但在为自己抹上第一抹眼影与腮红的那时候,她觉得体内死去好久的自己才活了过来。

“青春期开始产生变化时,有时候真的很想拿把刀把它...,但又没有办法。”曾恺芯对镜头苦笑,那些年是这样走过来的,灵魂被安在一个认同不了的身体里,可社会还是推着她向前走,她抗拒不了,也不知道她的心愿该跟谁说。

后来她结了婚,知道太太想要小孩,他们试过做试管婴儿,最后因为太太患了乳癌,没福气长久在一起。“我现在变成你以前跟我讲的那个小妞了,希望妳在天能够支持我,也许下辈子我们可以当个好姐妹吧。”她们的相遇像摇滚教母 Patti Smith 与 Robert Mapplethorpe,有些关系比男女情爱更长。

走进校园,有学生坦白“我第一次刚开始看到曾老师的感觉,觉得蛮奇怪的啦...”“我的家人刚开始有点反对,他觉得这是不该被认同的...”曾恺芯继续走,当别人告诉她这条路是“不正确”或“歪斜的”,她只知道这条路是她喜欢的,是她选择的。(推荐给你:“我们,就是灵魂找不到家”跨性别者小南的故事

“你不会知道做自己需要多少勇气。”事后说来都云淡风轻了,“可是我宁可选择变成女生,即使短命十年也没有关系。”

2015年8月13号下午,曾恺芯进了手术房,那一天她记得好清楚,那一天之后她身分证字号的第一个数字从一变成二,所有微小而重要的东西慢慢松动改变了,世界可以认同她想做女人的心愿。

11月5日,蔡依林演唱会邀请曾恺芯出席,蔡依林在舞台上高喊:“恺芯老师妳是我的偶像,听说妳只想拍左脸,但是右脸也很美啊。”会后,蔡依林在脸书上写下:“不要滥用言论自由,将批判放在后头。真正的自由,是拥有一颗自由的心。一颗完完全全挣脱框架的包容心以及接纳心。”

身分证字号从一变成二这条路

我看着曾恺芯拿着身分证笑得灿烂,画面在我脑海里久久不去,那像是诞生的过程,意识到生命是自己的,她一直都是女人,终于找回想要的身体。家人心疼她挨变性这几刀,可会不会这几刀也没有过去的混乱让她疼痛?(同场加映:“成为真正的自己,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澳洲跨性别者 Jazz 的生命故事

好险一切都过去了。

外甥女对镜头分享:“阿嬷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偷偷跑上台北来看阿姨,还带了好营养的鱼汤。恺芯阿姨跟阿嬷没有过多的交谈,整个过程好安静,但有很多感动在里面。”

真实的世界很多时候恶意与善意都是安静的,有暗中戳你一刀也有害羞伸来的一双手,人们的伤口与爱多数时候也是内化的,伤痛层层叠叠,感动循序渐进。有这样一首歌,唱着不一样又怎样,让我们更为自己理直气壮。

这不单只是从“他”变成“她”的生理手术,曾恺芯经历的不单只是“勇敢”的情绪,她像掂脚走在两个世界的钢索之上,松开舆论的繮绳,以美丽的逃逸之姿,触碰了更自由的自己。(推荐给你:从曾国昌变曾恺芯:我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女人

那样子的她,在美丽之外,拥抱了自己更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