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蔡依林在台北举行“PLAY”加场演唱会台北最终场,每每演唱《不一样又怎样》前,萤幕上就会播放不同的故事。写在曾恺芯叶永鋕的故事后,这次,蔡依林在最终场与我们分享曾英齐的故事:不完美,使我们成为不平凡的人。(推荐阅读:

 

曾英齐,国小就被确诊罹患“裘馨型肌肉萎缩症”,医生说他 10 岁就无法行走,20 岁前就会离开人世。曾英齐从蔡依林 2000 年的《SHOW YOUR LOVE》就收藏了她每张专辑。曾爸爸透过朋友牵线联络蔡依林,她南下拜访。2011年,曾英齐离开世界,当年他 28 岁,意志力使他活过了医学预言死亡的年纪。

曾英齐一生最重就是二十公斤了,他生命的重量却无可比拟。当我们害怕打扰曾英齐仅剩生命里的平静,曾英齐却在有生之年尽自己最大的影响力,乐观地参加演讲分享生命。甚至在仅剩日子里以纤弱双手在键盘上逐字敲打;完成了五万字的自传《我的肌萎酒》诙谐谈生命;死亡临行前,他在医学院举办一场生前告别式,宣示大体将回归社会,爱将留在每个人心里。

每个不一样的人,背后都有一个爱他的人

撑着英齐脆弱骨架的背后,是无私的爱。当曾英齐的父母找不到照顾这样罕见孩子的前例,他们心想与其单打独斗,不如结合众人力量,父亲曾金世在1996年成立“中华民国肌肉萎缩症病友协会”,夫妇俩不辞辛劳,他们背着英齐挨家挨户拜访,鼓励有特殊困难的家庭。

英齐爸爸说:“我儿子一生的表现让我觉得很钦佩。他离开我们四年,心中好像少了什么,都在思念他。这顶帽子带在身上,就想是他陪伴我们。去爬山时,他就化作一阵清凉的风,拂面。”英齐的爸爸为他学一手按摩好手艺,只为了替儿子减轻负担疼痛,这样一掌呵护就是二十年,未曾停歇。

曾英齐在世时曾说:“我从轮椅上看到的视野比别人低,我的父母仍把我带到俯瞰人生的高度。”他没有因为行动不便失去阅历人生的机会。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美西、澳洲,曾英齐父母带着他蹒跚走过,如二十八年来的亦步亦趋。(推荐阅读:

英齐妈妈:“如果英齐是一个平凡的小孩子,可能我们就过着平凡的日子。可是英齐丰富了我们这二十八年来,我觉得我值得。”

不完美,使我们的人生更值得

因为英齐的不平凡,所以他们一生值得了。影片当中英齐看见蔡依林出现,腼腆羞涩笑着,两人坐着,一起听英齐爸爸唱歌,那个明亮的午后就像人生不曾无常。

蔡依林在演唱会最终场说:“影片当中,我看到是真正的爱,那种爱是出自于全心的给予,我相信今天英齐也是陪着爸妈一起来的。他们教会我们一件事情,爱就是用完美的眼光,去看待不完美的人,我们每个人都有小缺点,但不会因为你跟他分手,忘记他,而失去,就像影片中的曾爸爸、曾妈妈一样,都觉得英齐在他们身边!对我来说,我看到的爱是接纳、是包容,再一次非常谢谢曾英齐。”(推荐你看:

每个人都有小缺点,曾英齐用他的故事告诉我们:不完美,人生不会因此不快乐。他的父母更用行动说:接受不完美,人生会有不一样的高度。不完美是份礼物,让人放下应该成为的模样;让人知道世上有深深爱着你缺陷的人;让人走更多巅坡,使我们成为更坚强、不平凡的人。

一个我们以为被上帝遗忘的孩子,或许比谁都深深地爱过人间,他的灵魂我们甚至不忍触摸,让人担心脏了那样的纯粹质地。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写下:“每个人都会有缺陷,就像被上帝咬过的苹果,有的人缺陷比较大,正是因为上帝特别喜欢他的芬芳。”

真正的爱是接受,像曾英齐拥抱世界的不完整;真正的爱是无条件,像英齐父母超越时空地爱着这个孩子;真正的爱是拥有一颗自由的心,是超越医学判定死期的意志力。

不一样让我们爱上彼此的芬芳,爱让我们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