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想过,你厌恶一个人,可能因为你有着微羡慕或嫉妒的心理?一起听听作者 Avross Hsiao 从心理学上解析性别印象:“生物心理学上,女人之所以斗争,是为了争取最好的异性基因,但跳脱男性主导的父权体制,女人若将火力放在提升自我,而不是贬低他人,或许能多少减少负面能量。”(推荐阅读:女书文化:只属于女人的字体

若是从生物心理学的观点出发,因科学长期受男性主导,其诠释方式难免有父权的色彩,不免有女性主义者甚为反对。就部分女性主义者而言,女人工于心计是父权结构下的产物,当争求男人的爱戴成了女人终其一生的成就、价值,甚至是自我认同时,女人就会陷入恶性的无限循环,招致自体相互攻击。这样的诠释结果,当然不是性别平等主义者所乐见的。

身为女人,我当然懂得甚么叫心计,何谓贬低、说三道四,我也体验过同侪间的排挤。在我自己的小圈子里,当我的姐妹淘们开始聊起八卦,尤其当八卦主角是正妹时,就代表话题正迈向高潮。

我的女人心计功夫不及格

在我国小时,我发现我无法和班上一位外表较为突出的女同学当朋友,或许是心生忌妒,又或许是个性不合,我就是无法接近他,无法和他相处,甚至只是团康活动需和他同一组都让我浑身不自在。曾经,我也被他工于心计,说我勾引班上男同学,让我心生不快,但我不想回击,我无法散播谣言,我做不到。小时候的我生性内向又话少,就生物心理学而言,我的女人心计功夫不及格。(神准塔罗:测试你的恋爱心机指数!

试着藉由让自己变中性,以免于被工于心计

不善于行销自己、贬低他人的我,为了摆脱心计的攻防,远离让我不自在的斗争关系,我选择尝试跳脱战场,走像中性。“中性”,也就是打扮中性、喜好中性、思想中性。或许也是本身个性和喜好使然,我不喜欢刻板印象中女性化的颜色、服装、动作和言语,甚至厌恶刻板印象中的女性形象,久而久之,也不善于和符合大众女性形象的女同学相处。小时候的我,不由自主地将自己“去女性化”,自认可因此免于陷入女人间的斗争。(不想穿内衣的21个理由!我的 soul bra 到底在哪?

即便如此,或许是我缺乏自信,又或许是因本身的性别气质,青少年时期的我依旧无法自在地和娇艳华丽的女人相处。可能是因为忌妒,可能是因为自认脱俗,我开始排斥花枝招展的女性风格。我觉得在男人间争宠的女人没有生活目标,我觉得让女人在男人面前卖弄姿色是父权主义宰制女人的诡计,我觉得女人如果只是为了获得男人的赏识而提升自我、贬低他人,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贬损。

女人最在意的,说到底都是自己

吊诡的是,即便我再如何厌恶浓妆艳抹的打扮,再如何排斥搔首弄姿的举止,负面情绪中仍不乏存有一丝丝的忌妒与羡慕,忌妒被聚光灯聚焦的存在感,羡慕被群众关注的簇拥感。有时当我换个角度,仔细欣赏拥有美妙姿色的女人或女体时,心中不禁赞叹那是世界上最令人陶醉的线条和风韵。(【王迪诗专栏】我的生活里,只有我是主角,何必羡慕别人?

茅塞顿开,原来,女人的爱与恨,是自己的爱与恨,女人的过不去,是跟自己过不去。

生物心理学上,女人之所以斗争,是为了争取最好的异性基因,但跳脱男性主导的父权体制,女人若将火力放在提升自我,而不是贬低他人,或许能多少减少负面能量。这也是女性主义派别间的矛盾与斗争,一位敢露、敢秀的性感尤物,究竟是父权主义的受害者,还是父权主义的再反动,一直是纠葛不清的逻辑辩论。

不论是女性主义、男性主义、性别主义、同性主义,还是酷儿主义,即便在接收多面向的思考翻转和脑力激荡的碰撞后,负面情绪依旧存在我内心世界的黑暗面。当我好好反省后才恍然大悟,厌恨安海瑟薇并不会提升自我的竞争力,承载着负面情绪只会更加耗损自我的吸引力。身为女人,我想最先该厘清的应该是自己看待女人的态度和角度。

当女人看着美女,看到的究竟是比不上美女的自己,还是心中幻想的自己?说来说去,整个世界就只是面镜子,事实上女人最在意的,说到底根本不是美女,而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