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届台湾同志大游行“年龄不设限-解放暗柜、青春自主”,这天谈起同志不如以往悲伤、愤慨,但仍有许多事情需要努力与革命

 
爱情待确认

#庆祝相爱爱里的我们会迟疑不定、会患得患失、会因为一个个不经意的问题窃喜或失落,如此痛苦却如此上瘾;当我们走入彼此的生命风景,我们的爱,不分性别、不分种族、不分年龄。尽管还有段路要走,还好我们都走在路上;因为在爱里的我们,都是最美好的样子。这一天,女人迷想告诉你一个故事,让我们一起遇见爱的各种模样,拥抱更坦诚的自己:《爱情 待确认?》// 也欢迎大家与我们分享你的故事。

女人迷 womany 贴上了 2015年10月30日

 

10月31日,号称亚洲台湾同志灯塔的台湾,在凯达格兰大道举行第13届台湾同志大游行“年龄不设限-解放暗柜、青春自主”。但这一天却是我的第一场游行。关注同志议题两年了,自己不是个绝对行动派,决定走上街头,只是想看看更多不同的声音。或许当自己成了媒体的一份子,你终究得相信亲眼所见、所感;当你意识自己手中的笔有了重量,我们就不能永远只在网路上看二手消息,轻易成为舆论的一份子。(起心动念与实践都是多元!女人迷内容准则 Guideline

这一天谈起同志,不如以往悲伤,不如以往愤慨;所有人用彩虹装扮将你围绕。你随意一望,每个人都跟着音乐快乐哼唱起舞;牌子上各种创意标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张:“我是异性恋,向同志致敬!”“拥抱差异,医同迈步”、“同志是上帝最美好的创造”、“加拿大我们是已婚配偶,台湾我们是法律上的陌生人”、“看见无性恋”、“希望有天出柜也能像护家盟发废文一样简单”。与你分享同志大游行的三个亮点,希望给你更多元的观点。

同志议题,不只婚姻平权:同志认识与教育从小教起

“小孩问我,她是男生还是女生?我说,你想当男生还是女生?”‘女生。’“好那你就当女生,但如果你以后想当男生也可以喔。”一位挺同志的妈妈这么说。

游行时,时不时会听见教育问题,而后在短讲上,我看见一群家长带着小孩现身舞台,她们拿着麦克风说:“我们是挺同志的家长。站上来是让大家知道,家长并不是都反对同志的。小孩在这也是想告诉大家,我们真的是家长喔!”那是“亲子共学教育促进会”的成员,特地来给现场的同志们打气。

看见这些妈妈爸爸们现身,我开始明白需要革命的,其实是自小深耕的思想。当我们的教育对同志议题仍避而不谈时,同志污名化就无法根除。部分反对的社会大众常问一句“这样以后我要怎么教小孩?”但当传统教育无法解释更多元的社会观念时,课纲的变动就有其必须。孩子看着课本写“家庭为一夫一妻制、由一个爸爸与一个妈妈组成”时,同志小孩要怎么想像自己的未来?要怎么产生对自己身份的认同呢?

仔细一想,今年六月美国宪法保障同婚后,婚姻平权就成了同志议题的重要指标;但同志议题从不只是能够结婚就好。游行前夕,马总统与女人迷私房对谈时,也说到关于婚姻平权,台仍有一段路要走。但在法律通过之前,我们要先有能拥抱、支持多元的思想。你知道了这个世界如此多样美好,就不会再为同志议题大惊小怪;如同酷儿影展策展人林志杰提到,在社会风气开放的泰国曼谷,同志早已不是他们的议题,而是内化成生活中的一部分了。(为不同于典型骄傲着!专访酷儿影展策展人林志杰:诚实面对自我,但不只考虑自己

爱滋除罪化:别再将同志与爱滋病画上等号

说是同志大游行,许多情欲自主与爱滋病友的议题也都能在游行中看见。刻板印象与歧视来自对未知的恐惧与误解。当天有一团体“帕三小事务所”高举破除同志污名、爱滋除罪化的牌子。一看见牌子,我不禁问起自己:关于爱滋,我们真的了解多少?

爱滋一词源自 AIDS (免疫缺陷症候群),感染大多在较封闭的环境,须经由血液、精液、母乳、阴道分泌溢才会感染(如输血、共用针筒、无套性交、口交、肛交)。且卫福部疾管署举办的爱滋病研讨会中,一年内发病的爱滋病患者中异性恋占四成,同性恋占三成。所以,爱滋病来自不安全的性行为,但不来自同性恋。(你会需要:保险套怎么用?

短讲上,一位男同志战战兢兢上台分享自己是罹患爱滋的同志。我看着他一旁静静聆听的伴侣,觉得这两个人都好勇敢。他们没有在台上刻意拥抱,强调零距离,只是一字一句念出最真实的心情。“我们会害怕会担心,但还是要站出来告诉大家,不要恐惧爱滋病。”患者若是控制良好,其实就与正常人一样,只是我们时常因为恐惧疾病在先,而忽略了患者的需要,他们同样渴望被爱、被理解接纳、也有着情欲的需求,如同台上这对伴侣一样。

主流与非主流:比起阳光胴体,你也要看见的边缘与阴柔

阿妹的“狠角色”在游行车上大声放送,整个街道占满一群跳舞的人。身材姣好的胴体、摇摆扭动肌肉、奇装异服的大胆、只用一件内裤遮掩大方与人群拍照。游行车上谈论着“肛交有多舒服。”

我转头问朋友:“你怎么不嗨一点?”他只说:‘我不属于阳光那一群人,而且我真的不爱肛交啊。’这让我想起游行一开始,主持人在台上就激动说着:“今天来同志大游行,就是要告诉大家你是同志啊!”

或许可以改成:今天来同志大游行,就是要告诉大家你有多支持多元与平权吧。

我们开始留意穿梭在身旁的人。只要再细看一眼,你会看见一群轻装低调的人、一群在轮椅上却面带笑容的残酷儿、一对对只是将手牵紧的情侣、母子。同志出柜的第一关是亲人,有时候他们最渴望的不是社会的理解接纳,而是养育自己成长、带着他们来到世界上的父母,看着那一双手,我感到一股稳定而坚强的力量。

现场更多的是戴上面具喊着口号、希望让目光聚焦在牌子主张的一群人。有的女孩很勇敢,冷天里仅用黑色胶带贴着自己的乳头。现场不只讨论同志议题,也谈论情欲自主、乳头解放,我不禁多望向她们身影一眼。(#FreeTheNipple:女人不只有一种样子,乳头也是

“真爱就像彩虹,永远没有尽头”

这是当天我最喜欢的一句话。

曾与同志朋友讨论过婚姻平权议题,并不是所有同志都想结婚,如同异性恋一样,也有人是不婚主义者。但不同的是,异性恋能决定他想不想,同志却没有选择权。部分社会大众因为不理解同志,产生过度恐惧与排斥;若我们从小就认知到世界的多元,现在也不会将同志视为议题,而是生活。

于是,同志议题从来不只是性别与婚姻,而是人权议题:别因为我的性取向对我有不同的待遇、别因为我生病了就忘记我的基本需求、别因为你看见阳光族群就忽略了另一群还在柜子里的人。

一场同志大游行,我看见的是形形色色的“人”,而不仅仅是同志。

此刻,现场麦克风又传来一段打趣的话:“一年里只有这时候能一次看到这么多同志喔,把握机会啊!”听到这句话,我身旁的朋友笑了。散场时,我们看见一对情侣静静牵着手走在前头,彩虹旗仍飘扬在寒风中,但不知为何心暖暖的。一位路人擦肩时送我一张贴纸,上头写着:“ LEGALIZE GAY MARRIAGE ”,我握在手里。希望有天同志的每一种样子都能被看见,平等能真正被实践;也希望有天我们不再需要同志大游行,因为每一天都是值得相爱与被祝福的日子。(推荐给你:同志,不该只有在大游行才能笑得灿烂

与你分享那一天我眼中的彩虹世界:


(老爷爷后来爬上制高点挥舞彩虹旗)


(欧盟经贸办事处也上街挺同志大游行)


(同志,是上帝最美好的创造)


(我们包容所有相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