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玫瑰》、《军中乐园》、《青田街一号》,万茜用演技展现了演员极大的弹性。但她却说自己最讨厌“演”,因为她是用生命理解、消化剧本角色,再付诸行动,演活每一个人物。(你会想知道:《丹麦女孩》艾迪瑞德曼扮女装!三位为戏突破的新生代演员

TEXT/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PHOTO/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身为专业演员,万茜却说自己最讨厌“演”,因为她用生命理解与体悟剧本描述的角色,再靠一颗心让角色活转……

《红楼梦》的“十二金钗”无论相貌、脾性均大不同,少有演员能够同时于演技和扮相两个层面胜任其中的多个角色。不过,想像万茜饰演孤傲羸弱的林黛玉、端庄大器的薛宝钗、豪迈爽朗的史湘云、甚至精明泼辣的王熙凤,似乎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推荐给你:红楼梦“美”的精神:国光新编京剧《探春》没提的女人英气

她的演技当然没话说──去年才以《军中乐园》的妮妮一角夺下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至于扮相,万茜有一张精致漂亮但极容易“雕塑”的脸蛋,只要妆容随角色的特质适度调整,她便可化身潇湘妃子或蘅芜君,置身大观园里与众姐妹咏菊啖蟹。

因叛逆走上演艺之路

事实上,万茜在今年的作品《青田街一号》中,便展现了自在驾驭多个不同角色的惊人本事,连她自己都大呼过瘾。她演一个叫林香的通灵者──正常情况下是个甜甜的、可爱的普通女人,一旦被附身,从表情、语音、到肢体动作必须顷刻间转换,眨个眼就变成老鬼、女鬼、赌鬼、色鬼等等。她的拿捏恰到好处,丝毫没有给观众“演”的违和感,举重若轻的功力的确非凡。

“我是个相对理智的人,”她操着一口京片子说,“通常,我拿到剧本后会先分析人物,寻找属于剧中人的调性,因为不同性格的人处理事情的态度和方法都不一样。等我把这个人‘吃透’了,进到剧组便把这些东西全部扔掉,因为它已经是我的了,接下来就用情感进行表演。”

如同对岸大多数演员,万茜亦是科班出身;不过,她并非从小就热爱戏剧,而是为了一个颇好笑的原因选择就读上海戏剧学院。“爸妈管教非常严格,我从小被打大的,”她笑着解释,“跑到上海纯粹是搞叛逆──心理层面的叛逆,不是行为方面的离经叛道,想离开家越远越好。”她原本在长沙念中学,但老觉得还是距离家乡湖南益阳太近,所以报考上海的学校;“收到入学通知时,我心里头想的不是‘耶!我中了’,而是‘哇噢!我可以独立生活了’。上了大学,才在学习过程中慢慢喜欢上表演,觉得很有意思。我特别喜欢话剧,直到现在,话剧舞台对我而言仍旧是个神圣的地方,我非常希望能在舞台上和好导演、好演员碰撞。”(你会想知道:赖雅妍:用全身的力气演戏,才能叫做演员

想耍坏不想装嫩

出道至今,万茜大多拍电视剧,大银幕作品相对较少,但她的电影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其实,我对电影只有粗略的了解,没有发言权。就我个人来说,电视属于快速进行的工作,拍电影让演员可以拥有更多时间雕琢角色,其余没什么差别。”

此外,她截至目前为止的五部电影中,有三部与台湾男星合作──《柳如是》的秦汉,《军中乐园》的阮经天,以及《青田街一号》的张孝全。“两地表演习惯很不同,”万茜表示,“和台湾男演员对戏的时候,我必须把自己切换到另一个档位,否则会格格不入。‘声台形表’──声音、台词、形体、表演,是我们在学校的必修课程,但有时却形成一种束缚或包袱。有些台湾演员虽然没受过学校训练,但生活化的演法反而自然,看了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