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我们谈过非洲莫桑比克阿富汗的童婚,但关于童婚,你还需要知道的更多。你能想像较先进开放的西方国家里也有童婚小新娘吗?在美国,一位8岁女孩被迫嫁给大她21岁的堂兄;在挪威,一个12岁的小女孩要与37岁的男人结婚。一起来看看两个童婚案例,童婚从来不是地区性议题,而是全世界都必须正视的议题。(另一个世界议题:欧洲难民潮下被隐藏的名字!岸边男孩艾伦的警示:“我们的梦想都死去了”

每分钟,都有28个未成年少女被迫结婚,每一年都有1500万名女孩沦为童婚小新娘。在还不明白什么是婚姻时,就已披上嫁纱;在身体还不够成熟时,就已生下一个小小孩。这样的悲伤案例,不只发生在印度、非洲国家,就连我们以为先进开放的西方国家也无可避免。她们无法决定自己的人生,穿在她们身上的婚纱并不象征着幸福,不够成熟的身体乘载了可能失去性命与受虐的风险。两个童婚案例,要你看见那些数以万计、求救无门的女孩。(用 Rap 控诉阿富汗童婚!Sonita Alizadeh:我不沈默,有一群女孩需要我


童婚年龄世界分布图(photo credit:煎蛋 )

stopbryllupet:女孩用自己的婚礼为童婚发声

社会进步指标名列前茅的北欧国家挪威,有一名12岁的小女孩 Thea ,即将与一个大她25岁男子 Geir 的结婚。

小 Thea 将筹备婚礼的过程、面对婚姻的不安全纪录在网志上。于是,这场婚礼获得全球关注,三百多万人不只透过 Facebook 与 Twitter 标上 #stopbryllupet( bryllupet 是挪威语,婚礼之意 )的标签、还通报儿童福利机构、警察单位,希望政府能阻止这场荒谬而残忍的婚礼。

婚礼当天,400多名女性在教堂外举牌抗议着,Thea 面对牧师的询问,她摇摇头,转身离场。在场的人都开心极了,一位妈妈感动亲吻怀中的小女婴。隔天,Thea 就在网志上写下了这一段话:

“对大多数的女孩而言,婚礼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但对世界上其他国家与地区的未成年女孩而言,童婚却是她们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如果你们不能容忍我在挪威的婚礼,请记住,全球平均每天有39,000名女孩,在还没成年时就被迫嫁人。”

还好,这场婚礼并不是真的。是世界非营利组织“国际计画 Plan International ”为了唤起世人对童婚现象的关注所策划的行动剧。Thea 的婚期订在10月11日,因为那天是联合国订定的“国际女孩日”。

当我们为 Thea 转身离场感到欣慰开心,庆幸这只是一场引起世界注目的骗局时,美国的角落却实实在在地发生这样的真实故事。(推荐给你:“我八岁,我有一个小孩”童婚小新娘的悲歌

不曾停歇的童婚悲歌:那五个月婚姻,成了她一辈子的伤

年幼时与父母移民至美国的小女孩 Naila,在一次返乡巴基斯坦时,被亲戚要求嫁给21岁的堂兄。那一年,小 Naila 只有八岁,在她还不能理解什么是婚姻时,就订了婚。但这样的结婚年龄,在 Naila 的父母眼中却没有任何不妥,因为母亲也是在年纪轻轻的14岁,就嫁给了她的父亲。(《南亚的新娘》刻画童婚的痛 : 还给她们象征幸福的嫁纱

订婚后回到美国上学的 Naila 与班上的男同学谈起恋爱。得知此事的父亲狠狠毒打了她一顿。隔天老师看见浑身是伤的 Naila ,立刻报警将她送至庇护中心。但小 Naila 想家、想念妈妈“我不想要这段婚姻,但我爱我的家人。”于是 Naila 偷偷溜回家,从此辍学。

一年后,父母将 Naila 带回巴基斯坦与堂兄举行了婚礼。Naila 在婚后十天曾逃出家门一次,却被亲戚送回丈夫家。她的护照、手机全被丈夫没收,还惨遭丈夫五个月的强暴与虐待。那段日子,丈夫扯着她的长发,来来回回从房间的一头拖至另一头,她浑身遍体鳞伤;每天,她都害怕着夜晚的来临、害怕睡在一旁的丈夫。而这可怕的一切,美国政府完全无法插手,只因为 Naila 不在美国土地上。

日复一日,就在 Naila 快对未来绝望时,返美的母亲因为违法带 Naila 出境被捕。为了救母亲,父亲请求巴基斯坦的亲戚让 Naila 回到美国,这个神奇的转机才使 Naila 重获新生。


( photo credit:EPOCH TIMES )

也成为她往后的力量

当飞机降临美国境内,等着 Naila 的是社工人员、儿童保护机构、机场警察,还有一连串的治疗。 那一天,她自医院醒来,阳光洒在脸上、身上散发着刺鼻的药水味;那是一个没有她丈夫的早晨,一个她一生中最感幸福的早晨。

10年过去,如今 Naila 已经25岁,但有些疤痕却像她大腿上的凹痕一样,永远不会消失。她罹患了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PTSD ),需要每两周接受一次治疗。“我希望每个人的故事可以有个快乐的结局,但许多人却像我一样,心生病了,甚至还可能发生让人沮丧的死亡。”重生的 Naila 下一步是拿到硕士学位,并从事有关童婚、强迫婚姻的社会工作。

“在解决世界上的童婚之前,我们需要先解决美国的。”

将痛苦走过一遭,Naila 更有力量与智慧去帮助那些惨遭童婚毒手的小女孩。

一起拯救那些看不见的女孩

我们看见的 Naila,是成功逃脱而受访的例子;而我们看不见的,是 Naila 背后千千万万个求助无门的女孩。

美国的法定最低结婚年龄是18岁,却总有例外。未成年孩子的婚姻可以在“父母同意”情况下结婚,而法律并不会知道孩子本身是否出自自愿,最严重的是,美国的法律亦没有明确禁止“强迫婚姻”,从2009至2011年,至少有3000名女孩在强迫、欺骗、殴打下成了婚姻的牺牲者,多数并未满18岁。

Unchained at Last 是全美唯一一个阻止童婚与强迫婚姻的美国非营利组织。他们表示,几乎每个地方都存在着强迫婚姻与童婚,但只有10个州拥有具体的法律去阻止。

我们庆幸12岁挪威女孩 Thea 的婚礼只是善意的谎言,用来唤起我们对童婚的关注。但当我们对 Thea 和 Naila 的童婚感到愤怒与不忍时,别忘了世界上,每年有1500万女孩沦为童婚小新娘。童婚现象,从来不只出现在非洲、亚洲国家;我们想告诉你,童婚是急待被解决的世界议题。

如果可以,我们一起为童婚尽一份力:Unchained at Last Donate Now